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3章 你真的知道什么是‘喜欢’?
    女孩的手冰凉,轻轻碰到男人宽厚的手掌,然后攥住他的几根手指:“别人的干爹都是做生意的,跟我的不能比,你成了我的干爹,别人肯定不敢来潜我,连黎文彦都不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,透着几分狐假虎威的自得。

    好像自己真想了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宋柏彦任由她拉着自己的左手,感受到掌心的凉意,微微收拢手指,攥紧她的小手:“就这么急着给自己找个靠山?”

    “那你答应吗?”唐黎仰头,屋檐下的灯光昏暗,她的视线里,男人俊朗的五官隐匿于薄烟后,她看着他慢条斯理地点了点烟灰:“这么大个女儿,我怕是没这份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是挺喜欢我的吗?”

    唐黎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宋柏彦停下用拇指敲烟灰的动作,尔后一笑:“我心里想什么,你现在都已经能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看出来,是你自己做出来的。”唐黎的脸颊泛红,意识却越来越清晰:“你要是不喜欢我,为什么帮我缴赞助费?你让季铭给我送伞,还在车上给我涂药,我在论坛被攻击,也是季铭打电话给公安局,你又让学校帮我换宿舍,还老把你自己的西装借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心理老师,一直给我上思想课,生怕我长歪,黎文彦要把我送给别人,你说会找他谈,你又不是我什么人,有什么立场找他谈我的婚事?

    我想接近秦衍声让黎盛夏心里不舒服,你一知道就找我吃饭,说是吃饭,其实就是给我做心理疏导。

    我去找你,你就让我在云栖山庄过夜,还有在黎家寿宴上,庙里的小沙弥告诉我,你每天早上都让他不要吵醒我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的笑容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唐黎又道:“我都把话说很明白,你还老把我当小孩,偏偏又对我那么好,除了你喜欢我妈妈,我想不出还有别的理由,所以,连带着爱屋及乌,你看到我就像看到自己女儿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:“我刚才都想通了,你如果真喜欢我妈妈,我也能理解,我妈的确长得好看,我外公以前做的事她都不知情,她一直以为我外公是做玉石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哪怕她心里万分不愿意承认,现在也不想再骗自己:“这样关心一个跟你毫无关系的人,你的脑子又没被门夹坏,其实我早该发现的,你家的狗也叫阿喜,你还有根红绳,我的那根就是我妈编的,虽然我已经不记得纹路编法,如果是巧合,当巧合太多,也就成了事实。”

    唐黎低了低头,继续道:“她善良又知书达理,你喜欢上她,不是多匪夷所思的事,换做是我,我也会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没接这些话,只是问她:“小小年纪,你真的知道什么是‘喜欢’?”

    ——怎么会不知道?

    她又不是真的只有十九岁。

    抽回自己的手,唐黎别开视线看向远处,神情恍惚:“不知道,我以为我知道,可是到头来,发现都是我自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上辈子还是现在,她在感情上好像永远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做我干爹就算了,强扭的瓜不甜,我也不是那种喜欢霸王硬上钩的人。”

    话落,唐黎站了起来,背着手缓缓倒退,然后看着宋柏彦莞尔:“我会根正苗红地长大,就算你当不成我干爹,那也算是叔叔,你人这么好,我妈没早几年遇到你真的很可惜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抬眼,深邃目光注视着她,没出言反驳。

    “这次,真的晚安。”

    唐黎退回自己的屋子门口,伸手拉过门,又望向宋柏彦:“早点休息,宋叔叔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“吱呀”一声关上门。

    转身靠在门板上,唐黎感觉那罐啤酒激起的勇气已经消退殆尽。

    她没醉,很清楚自己刚才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回想起宋柏彦在篝火堆旁拥着自己的画面,她的心里依然泛暖。

    其实这样也挺好,与其强求不如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唐黎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为唐茵诵经祈福上,哪怕住在同个院子,她都没怎么碰见宋柏彦。

    只在第二天傍晚,经过主持的小院,看到宋柏彦和老主持坐在石桌边下棋。

    不过她识趣地没进去打扰。

    待唐黎离开,老主持忽然抬头,往院门口看了一眼,尔后道:“财长这次上山,不再像以往那般心无旁骛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放下一枚象棋,淡淡而笑:“庸人自扰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有为法,尽是因缘合和,缘起时起,缘尽还无,不外如是。”老主持饱经沧桑的声音,犹如佛偈:“若能两情相悦,便是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看着棋盘上的布局,这一次,宋柏彦手指间的迟迟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隔日早上,唐黎搭宋柏彦的专车回首都。

    当轿车驶近艺术学院的校门口,唐黎就让司机停车:“回宿舍的路,我可以自己走进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间,学校里到处是人,她不想太张扬。

    下了车,唐黎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目送轿车扬长而去,她才进学校。

    唐黎已经和吴雪涵通过电话,得知吴雪涵跟余穗还在上课,又因为未到吃午饭的时间,她就先回文檀园。

    刚走到上坡的路,唐黎的脚步就顿在原地。

    前方,文檀园大门口,路边树下,停着一辆白色的奥迪轿车。

    有个年轻男人正倚着驾驶车门,身上是孔雀蓝的大衣,黑色西裤和白衬衫,衬得他身姿英挺,轿车的论坛旁,已经有好几个烟蒂头,他似乎在想着什么,整个人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明明阳光明媚,唐黎的手臂却泛起阵阵小颗粒。

    似乎有无尽的寒意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世,再见到韩继风,她只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,让她不愿再往前迈半步。

    唐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往回走的,等她缓过神,已经站在教学楼外的十字路口,看着来往的学生,脑海里挥之不去的,是她前世怎么中枪倒地的那一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