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7章 那一刻,她美如最细腻的白玉
    晚上8点多,篝火晚会在空地上热热闹闹地进行着。

    唐黎换好衣服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趴在桌上玩着魔方的小沙弥,不经意抬头,看见穿上少数民族服饰的唐黎,映着堂屋里昏黄的灯光,他愣了一愣,然后扭头高声喊阿妈。

    小沙弥的母亲过来,瞧着低头整理腰封的女孩,抿嘴笑:“你穿这身衣服比我合适多了。”

    唐黎听了,抬头看着对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把头发梳起来。”小沙弥的母亲让唐黎坐在凳子上,自己拿起梳子给唐黎盘起头发:“这身衣服我就穿过一次,就是遇到孩子他爸那天,后来订了婚,我就不能再穿这类衣裳。”

    唐黎坐着没动,望向梳妆镜里的自己,红色窄袖的对襟短衣,领口是质感华丽的黑底配以苗绣,彩色的流苏小穗自然垂坠,袖口、腰封和裙摆统一呼应,褶皱的百褶裙,色彩明快,让她像足一个初长成的待嫁少女。

    小沙弥的母亲含笑道:“我们这里的习俗,没找对象的年轻女孩,特别是遇上节日,都要打扮得精致漂亮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拿过桌上的银制头饰:“因为谁也不保证,会不会在这天遇上自己喜欢的情郎。”

    唐黎微阖眼睫,再睁开,入目的是齐眉流苏,细致又耀眼夺目,是一种灵动的美。

    小沙弥已经等不及地跑过来:“好没有?好了我们就走吧!”

    一支烟抽到烟屁股,宋柏彦就被村民邀请坐去树下,一米八几的个头,身高腿长,矮小的板凳,几乎是可以忽略的存在,在他坐下后,也许是气场使然,周遭原先瞎闹的人稍有收敛,开始专心看表演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,宋柏彦又点上一支香烟。

    这几天他在山上很少碰烟,只在下午回到院子,抽支烟解解烟瘾,或者在入睡前,坐在床头点支烟,一边翻阅不知从哪儿找出来的经文,一边把积攒的烟灰磕在厚纸板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吗?”旁边有人试探的问。

    宋柏彦闻声转头,是个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孩,手里拿着一瓶开了盖的啤酒,言行略显局促,又补充:“放心,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见宋柏彦接了,男孩面露笑容:“你随意,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跑开去耍玩。

    看着男孩欢快的背影,宋柏彦也生出些感触:“长在这种小地方,生活不见得就全是不如意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季铭点头:“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做不到这样无忧无虑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前方爆发出欢呼声。

    季铭率先投去目光,看见聚在一块的村民忽然分开,有个盛装打扮的女孩,被小沙弥牵着手一路走来,周遭的起哄声起,伴随着鼓掌,不绝如缕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唐小姐。”季铭道。

    宋柏彦抬手把香烟送到嘴边的动作稍顿,顺着季铭的视线望去,唐黎身穿着一袭红色的民族服饰,她的皮肤本就白皙,映着熊熊的火光,眉眼弯弯,犹如这世上最为细腻的美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