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9章 我想在山上留几天
    宋柏彦听了主持的禅语,只是淡淡一笑,佛家讲求心无杂念、四大皆空,真正能做到这一步,等同于皈依我佛。

    佛曰:浮生皆苦,万相本无。

    人自出生就要经受苦难,在红尘摸爬滚打,经历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爱憎痴,到头来才发现一切不过是虚幻。

    而众生又在轮回中,想摆脱“颠倒妄想”的处境,答案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——涅槃。

    也就是佛想让世人追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老主持又说:“多欲为苦,生死疲劳,从贪欲起,少欲无为,身心自在。少欲之人,则无谄曲以求人意,亦复不为诸根所牵。行少欲者,心则坦然,无所忧畏;触事有余,常无不足。有少欲者,则有涅槃。”

    “心静如水,无欲则刚。”宋柏彦开腔说:“只不过,身处尘世,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老主持缓缓叹息: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身不由己,说到底只是自己的放不下。

    “信佛的人拜佛,是一种皈依;不信佛的人拜佛,起码也是一种尊重。”老主持身上的袈裟略显陈旧,上了年纪的人,目光却不见浑浊,眉眼慈善:“信或不信,财长既来拜佛,多年如一,求的也不过是一个安心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柏彦背着手微笑,并未因被老和尚道破心中所想而不快,反而接了一句:“区区俗人,不敢与主持谈经论法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眼角余光就瞥见不远处的那道倩影。

    正是夕阳向晚时,唐黎站在拱门旁,穿着果绿色的冲锋衣,右肩上挎着一个略大的黑色双肩包,扎了个松松的马尾,不施粉黛的小脸,那双小鹿眼也正望着他这边。

    这样的偶遇,显得过分巧合。

    老主持跟着转过头,发现庙里有个陌生小姑娘,询问地看向中年和尚,中年和尚忙过去解释,得知是来存放长辈骨灰盒的,老主持面露亲善,尔后道:“我佛慈悲,施主孝心诚然,自然不该被拒之门外。”

    隔着些距离,唐黎看懂老主持的意思,双手合十回谢。

    随后,她又把目光投向宋柏彦。

    老主持忽然说:“这位女施主看来认识宋财长。”

    唐黎还等在原地。

    老主持和宋柏彦又说几句话,带着中年和尚先行离开,只有宋柏彦还站在香炉前。

    大概十秒后,宋柏彦朝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唐黎握着包肩带的手拢紧。

    “最近不用拍戏上课,怎么有时间来这里?”

    左侧不远处还站着两个保镖,唐黎稍稍稳定心神,依然是她告诉庙里和尚的那番说辞:“我前天刚杀青,听说广源寺有供奉先人遗物的地方,这几天刚好没事,我就把我母亲的骨灰盒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听了点头,说话时喉结轻轻动着:“这里叫车不方便,我让季铭送你回县城。”

    迟疑片刻,唐黎上移目光回视他:“如果可以,我想在山上留几天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