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3章 大叔我爱你
    宋柏彦从桌上取过一只白瓷碗:“你自己的事都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。”白易谦给自己盛了碗稀饭:“再说,我的事哪有你的重要?我也没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肯追着我跑。”

    “好歹是税务局局长,说话注意分寸。”

    白易谦放下勺子:“你都让人留宿在这里,还不允许我说两句,你这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,要我说,你如果真的对她没想法,最好早点讲清楚,现在的小姑娘生猛,等到人家泥足深陷,你又不肯负责,小心她对你霸王硬上钩再把你囚禁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越说越不像话。”宋柏彦截断他的话:“她还在屋里,别让人瞧见你这副流氓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易谦。

    唐黎从洗手间回来,走到拐角处就听见白易谦的声音:“我说个实话就成流氓了?行,你是正人君子,你就继续端着,等哪天到嘴边的肉被别人叼走,够你心里不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唐黎没听到宋柏彦接这句话。

    白易谦又道:“我刚找到一首歌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机搁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随后,欢快喜庆的歌声响起在餐厅里。

    听着歌词,唐黎感觉脸颊发热。

    哪怕她觉得狗血,却仍然有种被言中心事的难堪。

    餐厅里,音乐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你关掉干嘛。”白易谦阻止已经来不及:“歌词不挺应景的,那丫头对你的心思,可跟这歌唱得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个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唐黎终于听见宋柏彦开腔,他的嗓音低缓宽厚:“我比她大不少,现在她做出的决定,将来难保不会后悔,真要论起来,我也算她的长辈,这种时候,我更该理智看待某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太理智容易缺乏生活乐趣。”白易谦啧了一声:“你这样为她考虑,小心她不领你的情。”

    闻言,唐黎扶着墙壁的左手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宋柏彦又道:“不领情也没事,总好过她以后追悔莫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,你先前订亲的对象,不就是黎文彦母亲的侄女,要不是那个方病逝,她现在还真得叫你一声表姨父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易谦不死心地问:“那丫头也许是真看上你了呢?”

    唐黎忽然不想再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她从拐角走出去,一边低头翻双肩包:“剧组的通行证去哪儿了?怎么突然找不到。”话音未落,又抬眸看向餐厅的两个男人:“我好像把通行证落在客房里,我先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唐黎就走去楼梯口。

    白易谦收回目光,转头看向宋柏彦:“可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早餐后,唐黎跟着白易谦离开。

    宋柏彦看着白易谦的轿车驶进那片茂密林间,转身准备上楼,手机却在裤袋里震了震,是唐黎发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会证明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证明我对你并不是短暂的依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