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7章 她拿了宋柏彦的内裤……
    唐黎跑到三楼和二楼的拐角,发现那条藏獒正蹲坐在楼梯口,嘴里还咬着她那只蓝色的bra。

    哪怕是家养的藏獒,也不可能变成哈士奇。

    狗敌视任何要抢它嘴里东西的人。

    唐黎挺怕自己去拿文胸就被它咬一口。

    她以前养过狗,不表示她就能把藏獒和土狗同等对待。

    未等唐黎真的下楼靠近,那条藏獒犬突然转身,跑进二楼的走廊,直接溜进某个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有一种被狗逗着玩的错觉。

    唐黎来不及多想,来到藏獒进去的那个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房门虚掩着,她透过门缝看见藏獒的背影,它正趴毛绒绒的地毯上撕咬文胸带。

    唐黎已经猜到这是谁的房间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,她只能巴巴瞅着那条藏犬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擅闯别人的卧室不礼貌,当她发现藏獒忽然起身跑开,只留她的文胸在毛毯上,心里难免生出迟疑,她不想宋柏彦看到这件东西,可是她现在不拿回来,极有可能再也没适宜的机会。

    犹豫不过三秒,唐黎选择了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宋柏彦在不在里面。

    所以,脚步放得很轻。

    不想冒犯宋柏彦,她拿到自己的东西就走。

    当她拿起床尾地毯上的文胸,发现里面的胸垫不见了!

    她的文胸是无痕无钢圈的吊带款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就是那片胸垫。

    没有胸垫,穿上就跟不穿一样。

    唐黎心想肯定是狗叼走了,环顾一圈,没找到藏獒犬,余光留意到敞开的衣帽间。

    不等她找去衣帽间,一个毛绒绒的狗脑袋从卫生间门缝伸出来。

    藏獒“嗬嗬”吐着舌头,嘴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唐黎怀疑,胸垫被它扔在卫生间。

    重生后第一次,唐黎想用“焦头烂额”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该怎么办,不好老待在这里,因为宋柏彦随时会回来,藏獒犬蓦地跑出卫生间,一溜烟从卧室的门缝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状,唐黎没再迟疑,跑进卫生间找胸垫。

    找来找去,目光停在脏衣篓上。

    宋柏彦已经洗过澡,灰色衬衫和裤袜都被扔在里面。

    整个卫生间,只有这个脏衣篓能藏东西。

    她在脏衣篓旁站了十几秒,最后还是蹲了下来,从里面捞出衬衫类衣物,果然在底下发现自己的胸垫。

    和胸垫躺一块的,还有条黑色短裤。

    她只能先把短裤拿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是男人贴身穿的东西,唐黎不敢乱碰,不是嫌脏,只是不想侵犯他人的**。

    当她拎起短裤一角,卫生间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宋柏彦没想到会在自己卧室的卫浴间看见唐黎,她刚过肩的黑发半湿,身上穿着白色的浴袍,本就漂亮的五官,在沐浴后显得越发白里透红,瞧见回来的自己,她的眼底闪过慌乱,人依旧蹲在脏衣篓边。

    宋柏彦也注意到,她手里正拿着自己方才换下的短裤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唐黎知道自己的解释苍白而无力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就算她对他有不一样的感情,也干不出某种不可描述的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