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5章 把左脚抬起来
    车窗上,雨水淅淅沥沥地砸下。

    唐黎坐在轿车后排,沿途茂密的百年老树,呈现参天之姿,枝叶蜿蜒,在这样的雨夜,别有一番闲静趣味。

    望着车窗外,她的双手微揪腿上双肩包。

    第一次踏足这个山庄,唐黎并非没有一丝紧张的心绪。

    不仅仅因为这是宋柏彦生活起居之地。

    进山庄的时候,季铭负责开车。

    “脚上什么时候受的伤?”

    听到旁边传来宋柏彦的询问,唐黎从窗外收回目光,路灯光偶尔照亮车内,她看了眼自己的左脚,低声解释:“刚才路上不小心踩到灌木丛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雷克萨斯停在住宅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那是一幢庄园式的建筑。

    唐黎下车后,跟着宋柏彦进家门。

    可能是夜已深,偌大的屋子却没什么佣人,宋柏彦脱了西装外套,随手搭在沙发背上,深夜涌上来的疲惫,让他点了支香烟,右手两指夹着烟身,转身就指示停好车进来的季铭上楼拿医药箱。

    不多时,季铭就把医药箱放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宋柏彦已经在沙发坐下,抬头瞧见唐黎还站在外面,他抿嘴笑了笑,客厅垂吊的水晶灯光下,男人那双深刻的眼睛,似有着浅浅的笑纹:“没见过这种样式的房子?”

    不想被看笑话,唐黎嗯了一声:“在电视上见过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没接她这句话,只让季铭先去休息,尔后重新看向唐黎:“打算一直站在那里?”

    唐黎却说:“……我想去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往里直走再右拐。”宋柏彦给她指路:“这栋楼里没住其他人,要是真找不到就开门看看。”

    唐黎在洗手间待了两分钟。

    等她再回来,宋柏彦正用夹烟的手拿着瓶药水在看说明。

    这次,唐黎没再杵在客厅外面。

    她选了边上的单人沙发。

    只是她刚坐下,宋柏彦就温声开口:“坐到这边来,先把你脚上的伤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黎犹豫,最后还是坐过去。

    “把左脚抬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黎配合地抬脚搭在沙发边缘。

    宋柏彦拆了盒棉球,又拧开那瓶碘伏,扭头瞧见她白皙的脚丫,却不见脱下的袜子,再去看她另一只脚,果然也没穿袜子:“已经11月底,穿鞋子还不穿棉袜?”

    唐黎没想到宋柏彦会关心这个,微微愣了愣,随即回答:“拍戏要换装,穿袜子不大方便。”

    接连弄丢两双袜子,她就不再穿去剧组。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”唐黎如实道:“现在流行不穿袜子。”

    嘴里回答着,她的目光不由看向宋柏彦脚上,是黑色的棉袜。

    很多穿正装的男人都是配深色袜子。

    宋柏彦听到唐黎说不穿袜子是流行的时尚,有时候确实无法理解现在小孩的想法:“马上就要冬天,这样穿不怕冻到自己?”

    唐黎轻轻说了句“不会”,尔后又道:“去年的袜子已经不太好,等我买几双新的我就穿。”

    随后,宋柏彦让她把脚伸过去。

    唐黎双手搭着身后沙发,左脚搁在宋柏彦的腿上,目光落在他拿着镊子的右手上,骨节分明,正在替她擦拭脚踝处的伤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