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5章 我爸有很严重的自虐症
    唐黎眼底的讽刺,让黎文彦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!”重重的关门声,震得宿舍里回音绕梁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吴雪涵双手拎着个泡脚盆回来。

    “叔叔走了?”吴雪涵把装水的泡脚盆放地上,甩了甩胳臂,一边问唐黎:“是不是聊得不怎么愉快?”

    她在隔壁有听到摔门。

    怕唐黎心情不好,吴雪涵转移话题:“我看到余穗那里有个泡脚的盆,她说插上电还能按摩,你最近拍戏这么累,我觉得很有必要泡泡脚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,她的话音刚落,唐黎就走过来,拎起泡脚盆出宿舍。

    吴雪涵以为唐黎是要还回去,忙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结果,她发现唐黎去的是过道尽头。

    过道尽头是一扇窗,望下去就是宿舍楼的出口。

    黎文彦面色不善地下了楼,刚走出宿舍楼,一盆水如大雨倾盆而下,淋了他满头满身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黎文彦抹了把脸,火气蹭蹭上涌:“谁他妈倒的水!”

    他抬头——

    除了黑压压的夜空,什么都没看到!

    混账东西!

    黎文彦嘴里咒骂,一边拿出手帕擦头发衣服,下台阶的时候,皮鞋踩到湿漉漉的果皮,左脚往前大幅度滑去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老梁在车上看见这幕,赶紧下来扶黎文彦。

    临到上车,黎文彦却出声喝止:“等一等!先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议员没事吧?”老梁担心。

    夜幕下,黎文彦的脸色忽红忽白。

    他没办法告诉老梁,刚才那一下摔,扯到了他的蛋……

    冷眼看着黎文彦像小脚老太婆被司机扶上车,唐黎拿了泡脚盆转身,看见目瞪口呆的吴雪涵,她轻轻耸肩:“我爸有很严重的自虐症,平时就喜欢别人这样对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个解释好随意。

    待吴雪涵回到宿舍,发现唐黎已经在吃晚饭。

    坐在唐黎身边,吴雪涵想了一想,还是开口说:“阿黎,我觉得……就算你和叔叔有矛盾,但他毕竟是你的爸爸,最好不要闹得太僵,血脉是割不断的,我不希望你将来后悔。”

    唐黎停下吃饭的动作,转头看向吴雪涵,微微弯唇:“并不是所有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,有人把自己的孩子视为污点,血脉是割不断,却可以无视。无论我现在做什么,将来都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叔叔是不是对你不好?”

    半晌,吴雪涵才问。

    唐黎只说了一句:“从今晚开始,我已经没爸爸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唐黎都待在剧组拍戏。

    周五下午,拍好戏回来,她在文檀园门口就听见一声口哨。

    因为吴雪涵来例假,这两天在宿舍休息,没陪她剧组和学校两地奔波。

    唐黎循着口哨声望去——

    路边有一辆红黑色调的重型机车。

    傅司穿了黑色夹克和牛仔裤,跨坐在机车上,长腿支着地面,双臂倚着车把,一头黄发在阳光下耀眼,正笑眯眯地看唐黎。

    待唐黎走近,他就抬起下巴朝身后示意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唐黎问他。

    “带你上我家吃饭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