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章 好学生也抽烟
    唐黎有短暂的走神。

    因为记起昨晚宋柏彦在包间说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他的话外音,自己把对他的依赖,那种晚辈对长辈的孺慕,解读成了女人对男人的迷恋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傅司这样说,她忍不住去想,到底是她没理清自己的感情,还是宋柏彦把一切看得太透。

    “我舅好歹是个正常男人,心理和生理我看都没毛病,你说,他要是私底下真的没找女人,平日里,来了**要怎么纾解?”

    唐黎已经收回思绪。

    随即,想起那晚在商埠,宋柏彦站在她身后伸手拿橱柜里的杯子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男人身体靠近时的温热。

    男人三十而立,除了行事愈发稳重周全,还有身板,不再像二十几岁的男生那样清瘦,不会给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瘦弱印象。

    “再好的刀也不经藏,日子久了都得生锈。”傅司抖着二郎腿,有些吊儿郎当:“我觉得我舅是得赶紧找女人结婚,这个问题刻不容缓。”

    唐黎关上水龙头:“在背后编排长辈,被你家里知道,要打断的可能不止一条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编排长辈,不是你问我,我在好心解释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不顾他的辩解,唐黎又下了一道逐客令。

    傅司不情愿地走出厨房。

    但他没走,而是一屁股坐去书桌前。

    然后,开始拉抽屉玩。

    唐黎从厨房出来,发现傅司拿出抽屉里的半岛铁盒,想阻止他已经来不及:“谁允许你翻我东西的?”

    这一刻,她的心跳略快。

    傅司已经打开盒子。

    突然听见颇为严厉的质问,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看着唐黎过来,傅司愣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唐黎刚要取走半岛铁盒,身后传来傅司幽幽的声音:“没想到啊,好学生也抽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黎合上盒子的动作停顿。

    她回头去看傅司。

    果然——

    傅司手上拿了个香烟蒂头。

    这个烟蒂头,也是她刚才紧张的缘由。

    傅司诡异的目光已经投向唐黎:“好彩的特供烟,这烟可不便宜,通常都是供给那些政客、或者商业精英人士,譬如我舅,他抽的就是这个,啧啧,你个穷学生,还买得起这款香烟。”

    唐黎伸手:“把烟头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好好瞧瞧。”傅司不肯递过来,拿着烟头好一番打量:“过滤嘴上还有咬痕,看不出来,原来你还是老烟枪。”

    他又抬头望向唐黎:“你把烟都藏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长这么大还没抽过烟。”傅司的神情有些跃跃欲试,暗示唐黎:“好东西别独吞,拿出来一块分享分享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没烟。”

    说着,唐黎就想去拿那个烟头:“你先把它给我。”

    傅司立刻把手举高:“想销毁证据?我舅住的地方倒是有这款烟,下次我去偷拿两盒,不过你这个烟头,我得留着作纪念,如果被我舅抓了,我还能争辩争辩,连我们学校的优等生都抽烟,我抽着试试一点都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想到他会告诉宋柏彦,唐黎更得把烟头拿回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