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章 就像恶作剧的孩子
    我要不费心,您老可真会这样孤家寡人和狗过后半生。

    只不过话到嘴边,白易谦又拐了个弯:“你自己也说秦忠的儿子和黎文彦的女儿订了婚,我又不是没见过黎家的小姐,那丫头和秦衍声走那么近,孤男寡女的,也太不知道避讳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观察着宋柏彦的脸色:“也幸好是遇到我,我不是大嘴巴,她又认识你,我肯定不会在外面乱说,换做别人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——

    宋柏彦问他:“确定没有其他人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白易谦自动忽略缀在那丫头身后的另一个女孩,说得言辞凿凿:“在女色方面,不是谁都像你这么君子坦荡荡,小姑娘年纪轻,被骗被糊弄是常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却笑了笑:“以她的聪明劲,被骗不至于,她如果自己不想和秦衍声吃饭,秦衍声也难勉强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她纯属自愿?”

    白易谦心道,这丫头胆子倒不小。

    哪怕当时还有第三个人,但她这样和秦衍声在私人会所吃饭,黎家小姐又不在场,要说双方没什么心思,讲出去很难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“她这样不怕被黎家其他人知道苛责?”

    宋柏彦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唐黎的心理,他大概能猜到七八分。

    就像个策划着恶作剧的小孩,不怕家人的责难,相反的,她更期待看到家人因为她的恶作剧而气急败坏的情景。

    她故意和秦衍声走得近,恐怕是想给黎文彦的大女儿添堵。

    不管黎盛夏私下和她有过什么过节,当黎盛夏得知自己的丈夫和父亲的私生女在私人会所出双入对,再加上,小丫头估计会让秦衍声对她的印象很不错,这样一来,秦衍声在黎盛夏的面前自然不会说她不好,甚至在言语上偏向她,女人的嫉妒心不容小觑,哪怕黎盛夏面上不显,终究是如鲠在喉的难受,又不得不笑着咽下这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如果她图谋得更多,只要在秦衍声那头多费心,黎家和秦家的这桩亲事就算不黄也会多生波折。

    宋柏彦站在书房的阳台前,缓缓抽着烟。

    不多时,手机震动声从屋里传来。

    走到书桌前,宋柏彦看了来电显示,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电话是汪杨明打来的。

    听到宋柏彦的那声“老师”,汪杨明的声音在那端响起:“昨晚想和你通电话,结果被老太婆一打岔就忘了,她前天去首都开会,我让她把茶叶给你带过去,千叮咛万嘱咐,还是被她给弄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汪杨明的叹息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显然头疼得不行。

    宋柏彦拿着手机贴在耳边,稍稍低头,另一只手轻叩烟灰:“师母也就粗心这个缺点,老师这么多年该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得不习惯啊。”汪杨明忽然想到什么,又道:“上回你带到家里的小姑娘,我听她说,已经被影视公司看上,要去演她那部改编的电视剧。”

    汪杨明感叹:“我都忍不住怀疑,那天你是不是故意把人带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