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章 美人迟暮,英雄末路
    上辈子的凄凉还历历在目,所以,她才会愈发在乎那点温暖,在她醒来的那晚,有这样一个人,在寿宴上为她解围,在她倍感孤寂的雨夜,又让下属送伞给她。

    又或许,因为宋柏彦见过她最狼狈落魄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给予的,是类似长者的关心。

    而不是她见惯的漠视。

    人都是这样,渴望得到在意的人的关注,她亦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这种在意似乎又与情爱无关,仅仅是因为投桃报李。

    “昨天中午我和你父亲一块吃饭。”唐黎抬头,看到宋柏彦正在沏茶,他低沉的嗓音款款而来:“听你父亲话里的意思,打算和夏家结一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宋柏彦的目光重新投回她身上,这一次,已经卸下严肃,有了少许暖意:“今晚你们来夏家,应该就是为这桩亲事。”

    唐黎是默认的态度。

    见她不作声,宋柏彦又说: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固然没错,不过现在社会,你们年轻人自己的想法更为重要。”

    唐黎下意识回问:“你难道不是年轻人?”

    话出口,她才察觉语气不对。

    唐黎稍稍抿唇,宋柏彦却笑了笑,尔后开腔道:“我已经老了,比不得你们这些十几二十出头的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很少有人肯承认自己老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事业前程方面大有所成的上位者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服老,古代皇帝就不会在晚年纷纷求长生不老药。

    美人迟暮,英雄末路,都是世上最无可奈何的悲哀。

    这种悲哀最令人同情也最令人惋惜。

    听着宋柏彦像是自我打趣的回答,唐黎不禁想起上辈子,自己在檀宫外见到他,透过半降的车窗,35岁的男人,两鬓早已染霜,即便身体不好,却不显病态的虚弱,反而让他的五官线条越发冷硬。

    也是那年,s国的西部发生一场严重的动乱。

    作为国家首脑,宋柏彦就此事在檀宫前发表重要讲话。

    唐黎还记得当时在电视上看到的报道。

    宋柏彦着一身黑色西装,白色衬衫搭配海蓝领带,当他站在演讲台前,记者的闪光灯此起彼伏,高大挺拔的身姿,成熟内敛的气度,他的西装左领处,白头海雕的国徽,举手投足间尽显上位者的威严和绅士气度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,西部的动乱被武力强行镇压。

    此刻,唐黎却无法将眼前的男人和那个手段强硬的政治家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——

    宋柏彦从未在她面前表现出不可接近的一面。

    书房的门忽然被敲响。

    一颗小脑袋从门缝探进来,宋景天瞧了瞧唐黎,然后巴巴地看向宋柏彦:“大哥,我可不可以请求家教辅导?”

    宋柏彦知道他想找谁,也就没再留人。

    唐黎被宋景天拉出书房,小家伙叹了口气,开始指控她:“你看我,这个时候还不忘来救你,你自己做的事,对得起我吗?”

    唐黎问:“你的生字表都抄好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正要回去抄。”宋景天把她带到自己房间,不忘把门掩上:“你先在我房间待会儿,等胡叔回来,我就让他送你回学校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