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章 管得太多的宋先生
    后来宴会上,唐黎听同桌的女伴提起一些圈内的轶事。

    其中就涉及余穗的父亲余国峰。

    余国峰是某行的高管,年初因为挪用公款赌博被抓入狱,同时也被查出,余国峰除了欠下巨额赌债,还在外豢养了一对母女做情人。

    母女共侍一夫,这种风流韵事很快就传得家喻户晓。

    而余国峰的“有情有义”也被圈里人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余国峰早就帮那对母女办好移民手续,眼看私刻公章的事快瞒不住,立刻送母女俩出国,甚至提前在加拿大为她们买好一栋别墅。

    等余国峰被抓,他留给余穗母女的,只有三千多万外债。

    余穗和母亲居住的房子也被银行收走拍卖。

    最值得拿来当做谈资的是——

    余国峰养的这对情妇,小的还是他女儿同学。

    那时候,唐黎和韩继风的夫妻关系已经降至冰点,在外也是貌合神离,就算她心中万分好奇,也不会主动向他询问任何事。

    晚上8点整,一则短信被群发到每位表演系学生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十月底,艺术学院举行一年一度的迎新晚会。

    院领导考虑到白天的事影响恶劣,取消原先定下由余穗主演的歌剧角色,让表演系二年级四个班级内部商量,重新选个替补者出来。

    吴雪涵看完短信,咕哝道:“专门学过舞蹈的,咱们专业,我记得只有伊宁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蒋伊宁,唐黎想起了编导系的袁进。

    大一的下半学期。

    她夜里从图书馆回宿舍,途径北苑那片小树林,撞见蒋伊宁和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搂搂抱抱。

    后来,表演系和编导系的学生一起上概率论。

    她在教室门口撞到人,惹来对方的咒骂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袁进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个和蒋伊宁搂抱的男生。

    然而上辈子她们同宿舍三年,蒋伊宁一直强调自己没谈过恋爱,唐黎在学校是个异类,自然不会把自己不小心撞破的事宣扬出来。

    唐黎没忘记,余穗撕裂裤裆的照片是被袁进放去网上。

    随即,她又想起另一桩事。

    因为记忆有些模糊,唐黎只好问吴雪涵:“上学期表演系的期末考成绩名次,紧排在我后面的是谁?”

    吴雪涵回想:“……好像是伊宁。”

    难怪……

    唐黎瞬间就捋顺许多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班成绩最好的两个原来都和我一个宿舍,可惜我的高数一塌糊涂,不能像你们拿奖学金。”吴雪涵一脸的羡慕,突然又意识到什么,她扭头看向唐黎,小声道:“阿黎对不起,我忘了你——”

    吴雪涵没再往下说,怕唐黎难受。

    这学期,获得奖学金的名单周四已经下来。

    唐黎的名字没在上面。

    明明唐黎考了第一。

    迎上吴雪涵担忧的目光,唐黎微笑:“我暂时不缺钱,就算没奖学金,也不至于穷困潦倒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有生活费啦?”吴雪涵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唐黎轻嗯了声,尔后弯起唇角:“不久前遇到一个大善人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她又说:“就是管得太多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