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章 我怕阿黎对这桩婚事不满意
    唐黎按着小腹的手稍稍往上挪。

    与其说腹痛,更准确地讲,是胃疼。

    她另一手扶上路灯杆子,等着这阵疼痛过去。

    前世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来首都大半年后,她的胃就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她在黎家过得拘束,基本每天都吃不饱晚饭,如果佣人没给她准备早餐,她宁愿喝杯开水压下饥饿感,也不会开口讨要一块面包。

    后来上大学,她靠自己赚生活费,更不愿在一日三餐上增大开支。

    她嫁给韩继风两三年后,胃病日趋严重。

    特别是被烧伤以后——

    一系列并发症导致她的内脏功能不断下降。

    到后期,她每天都要吃一大捧药片来维持自己残破的身体。

    俱乐部的三楼。

    宋柏彦正站在落地窗前。

    从他的角度,恰好看见外面楼下蹲在路边的女孩。

    一身运动套装的白易谦拎着网球拍,刚踏进健身房就注意到窗前的宋柏彦,以为宋柏彦在欣赏什么有趣的东西,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瞧见那蜷缩成一小团的纤弱身影。

    “女人这样,十有**是痛经。”白易谦做了一回旁白。

    宋柏彦从窗外收回视线,侧目看了眼打球打到大汗淋漓的白易谦,出声问他:“今天遇上对手了?”

    白易谦往高拉背训练器的垫子大马金刀地一坐:“对手没遇上,倒是出来的时候碰见夏正国。”说着,抬头瞧向宋柏彦:“我看他是从这个方向过去,是特意来见你的?”

    宋柏彦已经转过身,对此不予置否。

    “这老小子!”白易谦哼笑。

    忽然他想到什么,开口道:“我看夏正国眉开眼笑的,话里话外的意思,今天好像是来给他儿子相看对象的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闻言,抬起深邃的眼望向白易谦。

    他不禁想起唐黎先前那番话,还有她倔强却讥诮的表情。

    白易谦继续说着笑:“夏正国也算是个聪明人,他老婆也厉害,这对夫妻精明得很,夏家的门第不算差,普通出身的儿媳妇估计瞧不上,不过他们儿子的情况,圈子里的人私下多少有耳闻,恐怕也没谁肯把女儿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夏正国的儿子有问题?”宋柏彦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见过本人,就是外面传他这里有点不大灵光。”

    白易谦抬手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像夏正国这种擅于左右逢迎的角色,如果他儿子是个正常人,早就带出来过场子,哪会藏得这么紧。”白易谦分析得头头是道:“不过我看他刚才的样子,应该对儿媳妇的人选挺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宋柏彦重新望向楼下。

    路边已经没了人。

    黎文彦换好衣服出来,妻子女儿早就在等他。

    休息室内,欧阳倩拿起手表帮丈夫戴上,一边温声软语地开口:“夏夫人走之前,还问我要阿黎的出生年月日和时辰,估计是打算去合八字。”

    黎文彦心头一松:“夏家满意就好,到时候你多费点心。”

    欧阳倩回握丈夫的手:“老夫老妻干嘛还见外,不过——”她欲言又止,顿了一顿才说:“我就怕阿黎对这桩婚事不满意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