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章 一场无本的赌局
    闻言,中年男人舒展了眉头。

    应璇儿在小说中就是个很有争议的角色。

    她平日里清高倨傲,说话做事从来不知道谦虚两字怎么写,她在舞团的待遇是除了领导外最好的,很多老人在她面前都得客客气气,应璇儿也不会假意放下架子,因为在她眼里,她既然是舞团的扛把子,享受优待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而台上的唐黎已经认出中年男人,正是《原罪》的导演阮江。

    阮江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:“你来之前有特意做造型?”

    问完,见其他评审似乎没怎么听明白,他主动解释:“根据小说的剧情,应璇儿会杀害自己的妹妹应絮,起因就是她妹妹想开车撞残她,在这之后,被惹怒的应璇儿才会算计杀害应絮。”

    从车祸到应絮被杀,中间只隔了36个小时。

    虽然小说里没有具体描写,但是当应絮被发现死亡,刚从医院回来的应璇儿,无疑和唐黎现在的样子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唐黎回答道:“我的手臂是昨天被自行车带倒蹭破了皮,至于额头的伤,是因为早些日子从楼梯上滚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阮江打趣地开口:“那你倒是挺多灾多难。”

    唐黎却没有接这句话。

    另一位评审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,大几,哪个专业的?”

    “唐黎。”唐黎如实道:“我没在首影上学,是隔壁艺术学院的大二学生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评审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原先和唐黎搭戏的女老师,这会儿已经回到评审席,她看着唐黎问:“你知道这场试镜,那应该也了解,‘应璇儿’这个角色是阮江阮导演为首影学生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唐黎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你为什么还来?”阮江问她。

    唐黎没回避阮江的审视:“因为我认为,我会是最好的应璇儿。”

    这时,那名女老师出声道:“虽然你演的不错,但远远不到无可替代的地步,而且你非本校学生,单凭这点,你就没有试镜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礼堂内,顿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女老师这番话,似乎把人置于了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半晌,有评审刚打算说“下一个”,站在台上的女孩忽然开口:“我觉得我合适,不是我演得多好,而是因为比起其她人,我能更好地理解应璇儿的所作所为。”

    阮江道:“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?”

    “凭直觉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很狂妄,阮江却笑了,尔后道:“你回去等通知吧。”

    等唐黎离开,女老师道:“毕竟不是首影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办法。”阮江叹息,低头看着那张唐黎刚填写了个人信息的a4纸,“至少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找到比她演得更好的应璇儿。”

    唐黎走出首影的校门,攥着书包带的力道才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真实情绪,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这就像一场赌局。

    还是一场无本的、没多少把握的赌局。

    唐黎正准备回艺术学院,没走几步就遇上在路边撸串的黄发男生,对方也瞧见了她,嘴里咀嚼的速度慢下来,蹦出一句: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有钱人家的孩子吃路边摊?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