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章 一切才刚刚开始……
    唐黎的肩膀忽然被人轻轻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回头——

    来人是一对情侣。

    “同学,可不可以往里坐一坐?”

    唐黎抱起书包往旁边挪位。

    ——屁股下压住什么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拿,发现是《原罪》的原著小说。

    不知被谁落在这里。

    书的某一页被折出小角。

    唐黎顺势翻开。

    舞台上,女孩抑扬顿挫的声音传来:“你说的我没听懂,妹妹既然已经去了,我们首要做的,是让她入土为安,而不是在这里相互质疑,弄得这个家分崩离析!”

    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,唐黎快速扫视书页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恰好有台上女孩说的那句台词。

    唐黎很快明白,这就是今天试镜的剧情。

    随后女孩接下来的表演,证实了她心里的猜测。

    聚光灯下,女孩坐在梳妆台前,一边看着镜子用粉扑补妆,一边背台词:“小妈与其在这里跟我疑神疑鬼,不如回房间和爸爸好好商量,是给妹妹做个单人坟,还是把你和我爸的一块也提前做好,弄个家庭套餐还能打8折。”

    女孩过来试镜,显然有做过功课。

    她扎着高高的马尾,额头饱满,眉眼精致,很贴近小说中应璇儿的造型描写。

    只不过,可能是太过紧张,台词出口时的情感把握并不到位。

    18岁的应璇儿,外表看着光鲜亮丽,内心却有着阴暗孤僻的一面,她的母亲因为抑郁症,在她6岁那年跳楼自尽。

    当她母亲的身体从落地窗外坠楼,应璇儿正在一楼的舞蹈室里踮脚练习基本功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这一幕变成噩梦纠缠她整整12年。

    也在那年她开始厌恶跳舞。

    她母亲死后没多久,父亲就把养在外面的情人和孩子带回家中。

    幼丧所亲,看着父亲和鸠占鹊巢的入侵者日日眉来眼去,6岁的女孩在一个个孤独无依的夜晚,渐渐走向人性的极端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应璇儿是罪犯,却未因此被观众厌弃。

    甚至很多人能理解她杀人的动机。

    父亲间接害死她母亲,又在接来情人母女后,动不动对她这个女儿责骂,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,都不可能不产生负面的情绪。

    然而,杀人犯法,应璇儿仍然需要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——

    面对痛失爱女的继母,应璇儿心里只有痛快,语气上不该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底下的评审员开始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女孩余光瞥到台下情形,更加紧张,喉咙就像被锁住,和她搭戏的女老师,用继母咄咄的口吻道:“好!你是出息了,我现在就去找你爸,让他来听听他的好女儿,是怎么盼着他早死的!”

    说完,女老师转身往“外”走。

    按照小说的剧情,应璇儿要拉住继母,两人的对手戏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可是女孩还坐在梳妆台前,没及时反应过来,再想去拦女老师就要跑,明显不符合小说里的情景描述。

    眼看女老师就要走下舞台——

    一股突然出现的力道狠狠拽住她手臂!

    另一道轻幽的女声随之响起:“小妈刚死女儿,出现精神问题我能理解,但如果这时候还想着挑拨离间就有些过了。”

    女老师偏头,只看见一个海蓝灰头发的女孩。

    女孩的唇角微微上勾。

    在女老师讶异之际,女孩靠近她耳朵:“妹妹死前流了那么多血,小妈要不要帮她定做个医生纸人,省得她在下面继续不小心,到时候可就魂飞魄散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目光闪动的女老师,唐黎嘴边的弧度加深。

    一切,才刚刚开始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对她,还是对应璇儿的人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