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章 我们先生信佛
    季铭开口之际,已经将折叠成砖状的文件袋递过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那个沉甸甸的纸袋,唐黎没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心里有疑惑,她重新抬头望向季铭。

    季铭解释:“先生偶然得知唐小姐还没交今年的赞助费,所以吩咐我在银行取了五万块,送来给唐小姐应应急。”

    似乎看出她想要追问,季铭率先开口:“再多的我也不知情,先生想做什么,不是我能随便问的。”

    唐黎没矫情地不要这笔钱。

    接过文件袋,她问:“宋先生一直这样做善事吗?”

    季铭微微一怔,随后道:“先生他礼佛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确实是个大善人。

    可是倘若真的清心寡欲,为何会刚过而立,已经稳坐财政部的头把交椅?

    这句话唐黎未说出口。

    追求权力,体现的恰恰是人**望。

    季铭离开学校,前往宋柏彦在外独居的私宅——云栖山庄。

    云栖山庄坐落在京都郊外的凤云山麓,依山而建,风水极佳,传闻这里曾是古时某位帝王的行宫,有着龙脉之兆,五年前落地建成,占地面积甚广的庭院,被风水师夸赞为“呈子龙飞天之象”。

    既是私宅,又因此间主人身份尊贵,安保工作素来极严。

    轿车出现在山脚,庞大的黑色铁艺门缓缓开启。

    蜿蜒的水泥路掩藏于山石之间,两旁是苍劲的绿松,和石缝间伸出的紫椴交相呼应,已是初秋,枝繁叶茂,繁花似锦,所到之处未见分毫颓色。

    庭院外的山涧溪水,冒着潺潺白雾,显出不合时节的盎然春意来。

    季铭下车,直接去了后山湖畔。

    刚穿过庭院回廊,他就看见在湖边散步的宋柏彦。

    湖面被阳光映出粼粼水光,男人忽然停下步伐,背手眺望着这片天然湖海。

    听见声响,宋柏彦才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这次不等宋柏彦问及,季铭主动告知:“钱已经送到唐小姐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没有问什么?”

    季铭停顿后道:“唐小姐问您是不是常做善事?”

    宋柏彦闻言一笑。

    “除此没再问你别的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继续往前走,季铭跟随。

    片刻后,宋柏彦醇厚的嗓音再次响起:“你过会儿回趟财政部,取消下午的会议,理由,就说我身体不适。”

    季铭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也许是心中积累太多困惑,他忍不住问:“先生和唐小姐以前认识?”

    “早些年在滇南算得上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许久,宋柏彦才回答。

    季铭其实没想到,先生会如实告诉他。

    站定在湖边,宋柏彦不禁想起中午女孩血迹斑斑的模样,比起昨晚更加狼狈,如果不是知道她就是黎文彦的女儿,昨晚在黎家的书房,不一定能把她认出来。

    当年瘦弱机灵的女孩,如今五官长开不少,却依稀有着当年的影子。

    时隔四年,他仍然记得,当他受了枪伤从昏迷中醒来,那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把小脏手按在他薄唇上,听到外面脚步声不断,小脸上满是紧张,却没顾着自己逃跑,在他耳边叨咕:“你别出声,不然我闷死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