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章 老谋深算的宋先生
    其实不是放不放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唐黎的手指攥住衬衫袖,无意识地捏紧又松开。

    安静的车内,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也让她感觉自己在故作聪明。

    她快速回忆了遍自己方才的一言一行,并未有什么明显的漏洞,也没表现得太过刻意。

    只不过——

    想到和她同车而坐的男人位高权重,心里依旧没底。

    在28岁成为财政部长,当年的宋柏彦,一度打破官员任免的惯例制度,而明年,这个男人32岁的时候,又将成为s国历届最年轻的总统。

    这样的宋柏彦,无疑有着非常强的政治手腕。

    所以,整个黎家在他面前都不敢托大。

    昨晚回黎家的时候,她已经想起来,也猜到宋柏彦为何会出现在黎老夫人的寿宴上。

    黎老夫人姓方,娘家的兄长有个女儿叫方。

    上辈子她跟着黎鸢儿进组拍戏。

    中场休息,她从洗手间回来,看见黎鸢儿靠躺在遮阳伞下,戴着墨镜和太阳帽,身边是帮她打扇剥柚子的私人助理,自己手里拿着个迷你电风扇,一边跟剧组工作人员叹气道:“如果我小姨没在订亲后就车祸过世,现在的总统就是我姨父!”

    如果她当时没听错,宋柏彦和方家勉强算得上姻亲。

    那么,他出现在黎家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至于宋柏彦知道她的身世……

    唐黎有种“她想和人玩欲盖弥彰,对方却知道她所有底牌”的感悟,仿佛她在宋柏彦面前说什么做什么目的是什么,对方早就已经心知肚明,只是想不想戳穿她的区别。

    她的思绪百转千回,季铭也在这个时候回来。

    看到季铭手里拎着的药袋,她先发制人:“要是宋先生还有事,那我就不耽搁你们,我可以从这里走回学校,也就十来分钟。”

    见她一副安分小鹌鹑的模样,季铭转头去看自家先生。

    他离开也就几分钟,先生做了什么,把人家小女孩吓得像坐上灵车?

    季铭还记得,昨晚就是这女孩,得知先生给她送伞,真的是软磨硬泡要见先生。

    他把人送回家,进家门都是一蹦一蹦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反差有点大……

    唐黎见无人应答,正想着找理由,却听到宋柏彦接腔说:“既然不远,开车折回去更快,省得你走冤枉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唐黎抱着药袋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宋柏彦打破沉默:“在首都上学,有没有不习惯?”

    唐黎闻言,缓缓揪紧袋子。

    发现她终于有些怕自己,宋柏彦淡淡一笑:“昨天晚上在黎家,又是翻阳台,又是在寿宴上捣乱,之后在外面又闹着季铭要见我,我以为你真的已经胆大包天。”

    温缓的声线,不带任何责怪之意,却没使唐黎的身体放松。

    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——

    自己那些把戏,落在他眼里果然是小儿科。

    不管是26岁的她,还是19岁的她,当着宋柏彦的面,都是在画虎不成反成犬,不用他多费心思应对,自己就能洋相百出。

    ……就像此刻此刻的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