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章 宋先生怎么会来这里?
    唐黎站在路旁,按着胳臂肘的右手不自觉收紧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是这样和宋柏彦相遇。

    脑海里,闪过一句话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

    对方温和的态度,不管是眼神还是嗓音,犹如一道暖流注入她的心脏,仔细回想,在母亲过世以后,似乎再也没人这样纯粹地关心过她。

    唐黎用鼻音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柏彦看她低着头,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,无助又流露出迷茫。

    “跌了一跤?”宋柏彦又问。

    唐黎发现自己脏兮兮的牛仔裤膝盖。

    男人不见外的口吻,让她心里隐隐有个猜测,却未马上宣之于口,只是道:“刚被自行车撞到,手臂蹭破了点皮。”

    随着话落,她抬眸看向宋柏彦:“宋先生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外甥在这读书。”宋柏彦说着,幽深视线重新回到她受伤的胳臂处,磁性的声线传入她耳里,是低沉的稳重和宽厚:“先上车,送你去医院包扎伤口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那句询问,是她的再次试探。

    ——试探宋柏彦是不是真的格外宽待她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……

    唐黎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驾驶座里的季铭下车,站在路旁,拉开另一侧的后排车门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唐黎还是选择上车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是男人坐的专车,少了几分柔和感,和上次一样,在车门被关上后,闻到真皮座椅散发出的淡淡皮子味。

    高档轿车的隔音效果奇佳。

    唐黎捂着伤口,手臂被她搁在身前,怕血渍弄脏座椅。

    车内,有短暂的静谧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,宋柏彦把正在看的资料塞进档案袋,随手搁去一旁。

    当季铭发动车子,宋柏彦开口问她:“上午三四节没课?”

    他应该是注意到她肩上的书包。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唐黎如实回答:“是线性代数,不过刚才院领导有事把我叫来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余光忍不住去观察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宋柏彦靠着座椅,双腿交叠,显得坐姿随意,深驼色的皮鞋,就像他那身休闲的穿着,少了几分严肃,让人在他面前稍有放松。

    “昨晚回黎家,你父亲有没有再为难你?”

    唐黎微怔,一时竟忘了回话。

    她是黎文彦女儿这件事,目前只有黎家人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黎文彦不大可能告诉外人。

    毕竟在他眼里,她这个女儿算是他前半生留下的污点。

    没人会把自己的污点时常挂在嘴边……

    空气里,是隐隐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宋柏彦见她不答,也没揪着要个结果,就像个宽容开明的长辈,并不会强人所难,只吩咐季铭:“去一趟附近的医院。”

    季铭看了眼后视镜提醒:“先生,您中午要赴白局的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去医院。”唐黎识趣地开口:“我没关系,如果路边有药店,把我放在药店门口,我自己可以去买瓶红药水和棉签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家药店出现在前面街上。

    等轿车熄火在路边,季铭比唐黎先一步下车去药店。

    唐黎想说不必,宋柏彦却道:“放心吧,这点小事季铭能办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