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章 我就吃不得了?
    翌日,唐黎在一阵短信提示音里醒过来。

    再睁眼看见黎家的客房,重生的感觉越发真实,而不是她临死前的自我幻想。

    唐黎坐起身,拿过自己的滑盖手机。

    这款手机,是她17岁生日前,唐茵拖着病体带她去店里买的。

    比起s国其它省市,滇南的生活水平无疑偏低。

    尤其是靠近缅越边境的那些村庄。

    在唐黎8岁前,唐茵一直是滇南某家镇上医院的护士。

    后来为救一个病人,唐茵不幸感染艾滋病毒,被医院劝退后,唐茵带着女儿搬去偏远的小乡村。

    没有工作,母女俩生活清贫,却也能自给自足。

    那时候,母亲帮她买手机,又给她准备好北上的火车票,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油尽灯枯,所以,为她留了基本的生活费后,用光了家里剩下的积蓄。

    也因为这样,哪怕回到黎家两年,她都没舍得换掉这款旧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上有两条未读短信。

    发件人那里,标注着“吴雪涵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[唐黎,你今天回学校吗?]

    [刚才英语课上老师又点名了,她说缺席三次,期末考就直接不及格,你已经被点到两次,周四的英语课你最好来上。]

    望着吴雪涵三个字,唐黎有片刻恍惚。

    吴雪涵,她在艺术学院的同学,也是睡在她下铺的室友。

    唐黎是去年6月参加的高考。

    在她回到黎家后,黎文彦就把她安排进黎鸢儿就读的私立中学。

    她比黎鸢儿大一岁,理应高黎鸢儿一届。

    但在滇南的时候,由于母亲的身体每况日下,她从高二开始就没好好读书,来了首都后,在学习进程上,更加追不上其他高三学生。

    又因为在黎家压抑的生活,即便复读一年,她的成绩也未见起色。

    到最后,黎文彦把她塞进一所三本学院。

    黎鸢儿考上的首都电影学院,也在这所学院对面。

    [我上午就回学校。]

    回完短信,唐黎起床去洗漱穿衣。

    她放在黎家的衣物不多。

    打开衣柜门,目光就落在那件兰灰开衫上。

    随后,她拿了件t恤套上,取过开衫和手机下楼去。

    早晨6点55分,黎家其他人还没起来。

    厨房里,佣人正在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唐黎走进餐厅,看见桌上摆了份鸡蛋培根三明治,径直坐到那个位置上,当她拿起刀叉,耳畔却传来“欸”的阻止声,带着明显的责备之意。

    唐黎抬起头,吴妈已经把手里的牛奶搁在桌边。

    “三明治是为二小姐做的。”吴妈眉头微皱,不满地看了眼唐黎:“如果二小姐醒来,发现她的早餐没了,还不定怎么闹。”

    换做以前,唐黎听到这种话,肯定二话不说就放下刀叉。

    因为她有“自知之明”。

    清楚自己在黎家不尴不尬的处境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早上,唐黎非但没让出三明治,反而拿着餐刀和叉子,慢条斯理的切下三明治一角。

    尔后,她掀眸看向吴妈,瞧见吴妈拉下的嘴角,唐黎唇边的弧度加深,反问:“同样是这个家里的小姐,黎鸢儿能吃三明治,我就吃不得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