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章 宋先生也在附近
    “况且,”季铭站在她面前,伞沿的雨水蔓延,在他肩头晕开深色水渍:“先生也说了,夜已深,外面不见得多安全,尤其对女孩子而言。”

    唐黎听了,沾着雨水的小脸上,表情有些怔然。

    季铭口中的“先生”,自然是宋柏彦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会在这里又碰见对方。

    唐黎没接话,只是问:“宋先生也在附近?”

    闻言,季铭偏头望向某处。

    唐黎跟随他的目光,发现马路对面是一家高档私人会所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般,她抬眸看向二楼某扇落地窗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看见了那位宋先生。

    古风味十足的木方桌,穿白衬衫的男人,黑泥紫砂的茶杯,似有雾白的水汽氤氲,在这样的雨夜,平添了几分惬意和安逸。

    宋柏彦的对面,好像坐着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窗棂有些阻挡唐黎的视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宋柏彦仿若有所警觉,突然侧目望过来。

    隔着一条马路,又是居高临下,唐黎看不清对方此刻的神情,但从对方不变的闲适坐姿来判断,在瞧见她的那瞬,宋柏彦并未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身旁,季铭再度开口:“既然伞已经送到,我现在帮黎小姐叫辆车。”

    唐黎回头看他:“这伞是宋先生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带走伞,宋先生怎么办?”

    季铭只好接话道:“这伞是从会所拿的,黎小姐不用担心,晚点离开的时候,先生会直接从地下停车场走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唐黎其实早有预料。

    沉默不到三秒,她又问:“是宋先生让你送伞给我的?”

    在季铭看来,这位黎小姐是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不等他组织好语言应对,对方再次抛来问题:“宋先生为什么要给我送伞?”

    季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他才回道:“黎小姐可以把这看做,一位世交长辈对晚辈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唐黎不语,似乎认同了他的说辞。

    季铭取出手机,刚要拨号叫车,女孩清软的声音传来:“作为晚辈,宋先生特地叫人给我送伞,回去前,我是不是应该向他道声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铭回头去看这位黎小姐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不必,却在视线触及女孩额角的伤势还有她微肿的左脸时,有些话堵在了喉间。

    黎家老夫人那巴掌,他是看见的。

    那个看着还算和蔼的老人,用了十足十的力道。

    季铭也注意到唐黎青紫斑斑的手臂。

    他不了解黎家的情况,但在冷风瑟瑟的夜晚,对着这样一个满身伤痕的女孩,态度有所软化:“先生在见一位重要的朋友,恐怕没时间见你。”

    唐黎目光坚定:“我可以等他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她跟着季铭进了会所的电梯。

    到了包间的门口,唐黎站在走廊上,季铭先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大约过去20来分钟。

    包间门开,季铭出现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唐黎刚进包间,身后的门就被轻轻掩上。

    包间里,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绕过那扇画着水墨花鸟的屏风,唐黎看到那个独自坐在窗前的男人,他的衬衫袖子叠起几翻,右手拿着一盏紫砂壶,正往自己跟前的杯中续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