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章 我会一样一样讨回来
    宋柏彦……

    这个名字瞬间跃入唐黎的脑海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记错,黎老夫人口中的“宋部长”,让黎文彦客气以待的“宋老弟”,就是现在的财政部长——宋柏彦。

    也是s国的下任总统。

    上辈子,她拦下那辆凯迪拉克,只远远见过宋柏彦本人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宋柏彦的身体已经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隔着半降的车窗,唐黎看见坐在轿车后排的男人,右手拿了块手帕掖在口鼻处,似乎咳了一声,五官清瘦却不显孱弱,透着上位者的严肃,没有因为她的冒失就让警卫驱赶她。

    唐黎会记得这么细致,可能因为——

    往后那几年,这位新总统是唯一给过她帮助的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她被韩继风关在家里半年后,她看电视新闻得知,总统因亲眷干政被弹劾下台。

    不出半月,宋柏彦在医院病逝,享年36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黎坐在房间的床上,看着手机上她找出来的,和宋柏彦有关的信息。

    其实,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搜这些。

    可能纯粹出于好奇。

    也可能,因为对方今晚替她解围。

    没有谁会平白无故做善事……

    维基百科上,关于宋柏彦的资料不多。

    除了个人履历,只有担任的职务。

    唐黎目光刚停留在宋柏彦的出生年月上,房门就被人重重推开,门框撞到墙壁,响声震耳。

    闯进来的是黎鸢儿。

    看出来者不善,唐黎放下手机,缓缓起身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唐黎!”黎鸢儿怒气冲天。

    唐黎抬眸——

    黎鸢儿已经换了身干净衣服,右手臂也被重新包扎过,没有了刚从泳池被打捞上来的窘态,她死死盯着唐黎,突然从背后伸出拿着杯滚烫开水的右手!

    唐黎躲闪不及,脖子和大半个肩头被烫红。

    黎鸢儿如愿看到唐黎的狼狈样,心里立刻就舒坦了:“给你长长记性,寄人篱下还敢给我嚣张,别忘了,谁才是这个家的主人!”

    闻言,唐黎唇角噙起弧度。

    黎鸢儿顿时恼羞成怒:“你笑什么!”

    唐黎抬手,缓缓抹掉溅在脸颊边的开水,然后走近黎鸢儿,没有任何的征兆,一巴掌就甩过去!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黎鸢儿的头被打偏。

    脸颊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她捂着脸,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像寄生虫卑微地在她们家讨生活的私生女,居然敢打她?

    唐黎,居然敢抽她耳光?!

    这个认知,让黎鸢儿满腔愤懑,随即,她的双颊被捏得变形,耳边传来唐黎如魔鬼般邪恶的低喃:“这么不乖,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?”

    黎鸢儿心生恐惧:“吴妈!吴妈!”

    唐黎却像是被她歇斯里地的模样逗乐,慢慢松了手:“下次进我的房间,如果再不敲门,或者带危险品进来,下场就不会这么轻。”

    对上黎鸢儿嫉恨的眼神,唐黎表现得不痛不痒:“还不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你的真面目!”望着一夜之间性情大变的唐黎,黎鸢儿咬牙切齿:“以前的畏畏缩缩,还有刚才在花园里的委屈样,都是你装出来的!”

    唐黎忽然笑,再次挨近黎鸢儿,和她耳语:“那你以后可要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你们黎家欠我和我母亲的,我会一样一样讨回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