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章 位高权重
    一番话落,让原先剑拔弩张的气氛有所缓和。

    和黎老夫人表现出的客气不同,唐黎望着出现在泳池前的男人,有短暂的错愕,不知是因为对方身上的白衬衫,还是眉眼间略熟悉的气度。

    深邃内敛,又有着阅历沉淀的稳重感。

    让人初初见到他,或多或少有点被“唬”住。

    唐黎认出来,他就是先前在黎文彦书房里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路灯的光线明亮,也让唐黎彻底看清对方。

    那确实是个极有气势的男人。

    却又不仅仅如此。

    比起其他盛装出席的宾客,男人的穿着显随意,不系领带,即便如此,衬衫和长裤除了把他衬得身材挺拔,却未有丝毫失礼的地方。

    甚至,让人突然生出某种认知——

    像生日这种家宴,似乎就该这样穿。

    唐黎目光不经意下移,刚好落在对方的左手腕上,那里戴着枚腕表,黑盘棕带,稳重大气。

    黎老夫人那声“宋部长”仿佛仍在她耳畔。

    ——说明对方真的身处高位。

    最起码,不亚于黎文彦如今的位置。

    若是搁在几年后……

    唐黎觉得对方有些熟悉,却又具体记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对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也因为上辈子,她和韩继风结婚四年,黎盛夏婚姻破裂,只身回到国内,她撞破两人的纠缠后,韩继风以半囚禁的方式把她关在家里,除非必要的场合,不再轻易让她出门。

    那两年,她的生活几乎与世隔绝。

    陪伴她的只有一只橘猫。

    后来,那只橘猫也因偷跑出去被车撞死。

    可能是唐黎的视线停留太长时间,男人被她盯了良久,似乎早有察觉,所以余光瞥了过来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唐黎回过神,快速低下头。

    确认黎鸢儿没事,黎文彦的脸色已经转好:“出了这种闹剧,坏了大家赴宴的兴致,也请宋老弟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最后那句话,说明这位宋部长确实是今晚的贵宾。

    或许,也是所有宾客里身份最高的。

    唐黎再次投去目光,恰巧听见男人回答黎文彦:“既然都是孩子,打闹在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嗓音,隐约有施压感,却也帮黎家打了圆场。

    黎文彦顺势化解僵局:“寿宴刚开始,还请各位移步花园用餐。”

    那位宋部长却道:“我晚点还有事,已经向老妇人贺了寿,今晚就不再叨扰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位青年恭敬上前。

    他左手臂处搭了件西装,显然是这位宋部长的下属。

    唐黎瞧见青年的刹那,越发觉得眼熟。

    等到泳池边的宾客逐渐散去,她终于记起来,自己和对方有过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在她23岁那年,韩继风被卷入一宗牵扯甚广的行贿案,黎文彦对她的父女亲情淡薄,她求助无门,只能冒险去檀宫外拦大人物的车。

    当时,确实被她拦到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豪车。

    后来她知晓——

    那是总统的座驾。

    接见她的,是总统身边一位叫季铭的中校。

    便是那青年……

    唐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明年大选,继任总统就姓宋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