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章 黎家不受宠的女儿
    男人背光而立,穿着白色衬衫,身型高大挺拔,在一米八零以上,房间灯光落在他的肩胛位置,有着柔和的光泽。

    有些看不清他的脸庞,但唐黎辨别出来,他不是黎家人。

    前世,她没在黎家见过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对方身上有着上位者的气魄。

    黎文彦是国会议员,也算身居高位,论及积威在内,却不如眼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刹那间——

    唐黎僵直在原地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她没料到这个房间有人,对方还正巧站在靠阳台的位置,她以为,这会儿黎家的别墅里应该没什么人……

    毕竟天色已暗,又是黎老夫人65岁的生日宴。

    就像吴妈,给她送完衣服也去花园帮忙。

    已经是10月初,晚上6点左右,夜幕降临,唐黎身后是一片初上的华灯,灯火阑珊下,她消瘦的身形显得格外单薄。

    透过半敞的阳台移门,唐黎看清了屋里的摆设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黎文彦的书房。

    好像为了佐证她心里的猜测,黎文彦的感慨从房间里传来:“关于医改法的提案,国会内部确实存在不少分歧……”

    同样是女儿,唐黎并不得黎文彦的喜欢。

    她母亲把“黎”作为她的名字,是在她身上寄托了对黎文彦的思念。

    可是,两年前她带着母亲的骨灰,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来首都,看见黎文彦的第一眼,她心里的期待和忐忑就统统落空,只剩无法描述的迷茫彷徨。

    母亲临终前给了她一个地址,却没告诉她,她的父亲在首都有家,家里有端庄淑雅的妻子和漂亮的女儿。

    唐黎还记得黎文彦当时的脸色,他并不想要自己这个多出来的女儿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黎盛夏22岁,黎鸢儿16岁。

    而她刚过完17岁生日。

    唐黎和母亲在s国和缅越边境清贫度日十余年,早就懂得察言观色,不管是黎文彦还是黎老夫人对她的态度,都让她意识到自己的出身有问题。

    上辈子,她嫁给韩继风第五年,陪着韩继风参加某次晚宴,遇到一位身份颇高的长辈,和她母亲称得上是故人。

    直到那时她才知道,她的母亲唐茵并非“小三”,二十几年前,黎文彦在边境执行一项卧底任务,为了打进敌人内部,黎文彦利用当时对他有好感的大小姐唐茵,两人的感情发展乃至结了婚。

    后来任务结束,唐茵的父亲身死,唐茵也失踪。

    没多久,黎文彦被调回首都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唐茵当时已经怀有身孕。

    前世唐黎回到黎家,直至她被特警失误击毙,期间整整9年时间,黎文彦从来没有把身世告诉过她,甚至一度默认她私生女的身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医改法真的实行,财政部以后每年的支出也会增加。”

    书房里,黎文彦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显然,他正往阳台走近。

    正当唐黎以为自己会被抓,眼前的男人却回过身,顺手拉上那层厚厚的帘布。

    然后,对方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唐黎心有余悸,脑海里,却是男人转身前落在她脸上的那一眼,温和得像在看顽皮小猫,他俊朗儒雅的五官上,又似有着淡淡的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