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章 阿黎,闭上眼睛
    “阿黎,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韩继风温柔安抚的声音回绕在耳畔,枪声随即响起:“嘭——!”

    唐黎霍地从梦里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上,脸色惨白,额头满是虚汗。

    用手捂住自己炸裂般疼痛的脑袋,抬头之际,恰好看见液晶电视屏幕上映出的自己。

    唐黎有片刻的恍惚。

    随后,她掀开身上的被子下床。

    站在镜子前,唐黎看清自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巧的巴掌脸,肌肤白如凝脂,柳眉如墨,海蓝灰的波浪卷中短发,显得她憔悴的五官更柔美,脸上并没有被绑架后的狼狈。

    至于头疼——

    她轻轻摩挲着额角的纱布。

    这不是枪伤。

    唐黎记得,自己回到黎家2年后,也就是她19岁的时候,便是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……她明明已经26岁。

    意识到某种可能,唐黎快步离开卫生间。

    站在卧室里,环顾着周遭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这是黎家,不是韩家。

    不是那个嫁给韩继风后让她独守6年空房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她,确实重生回到了七年前。

    濒死前的画面,一幕幕浮现在她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她同父异母的姐姐黎盛夏被绑架,韩继风把她骗去交换人质,因为她和黎盛夏有六分相似,他告诉绑匪,她才是黎家的大小姐,是黎文彦和欧阳倩的长女。

    然而,在她被绑匪劫持后,韩继风却指挥特警开了枪。

    当子弹打穿她的脑壳,她的视网膜上,还是韩继风冷静到近乎无情的脸庞。

    那刻她终于相信,韩继风对她真的毫无情意。

    娶她,不过是她像黎盛夏。

    ——因为他对黎盛夏的爱而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,当他有足够的权势,当黎盛夏离婚回国,她这个替身成了扎在他心头的蚊子血。

    唐黎忽然想笑,眼眶却是湿热的酸涩。

    既然让她回到过去,为什么不是她和母亲相依生活在滇南的时候?

    那年,母亲还没因病去世,她也没北上寻父。

    窗外隐隐传来鼎沸人声,也拉回唐黎游离不定的思绪。

    顷刻间,往事如潮水般涌来。

    唐黎想起来,现在额头的伤势,是她跟黎文彦和欧阳倩的幺女黎鸢儿发生争执滚下楼梯造成的。

    她跌倒磕破脑袋,黎鸢儿摔断一条胳臂。

    医院里,黎鸢儿大哭不止。

    为此,回家后,黎文彦把她关在房间自省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叩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黎儿小姐,寿宴马上就要开始,议员让我通知你下楼。”

    黎家保姆吴妈说着话,也用钥匙开了门。

    她推门进去,一眼就瞧见那抹坐在梳妆台前的倩影。

    唐黎把梳子放回抽屉里,扭过头,微微一笑:“爸爸真的不关我禁闭了?”

    吴妈微愣,没料到唐黎是这种反应,自从唐黎回到黎家,她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寡言自卑外加敏感,何曾这样明媚地笑过,还是在和二小姐打了架的情况下?

    失神只是一瞬间。

    随即,吴妈就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她把手里的裸色长裙放在床边:“这是太太为黎儿小姐准备的衣服,太太说了,让你换好衣服自己去后花园,她得陪老夫人招待女宾,就不再派人来催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件镶嵌着碎钻的长裙,唐黎弯唇笑,随后抬眸望向吴妈:“替我谢谢阿姨,我很快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等房门重新合上,唐黎起身走至床畔。

    长裙上,摆着一枚精致的胸针。

    至于这裙子,是欧阳倩为黎鸢儿定制的成人礼礼物。

    黎鸢儿很喜欢这条裙子,因为舍不得,也只在18岁生日那晚穿过一次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没参加黎鸢儿的成人礼,所以没见过这裙子。

    即便时隔多年,唐黎依然清楚记得这场寿宴,正是这场寿宴,将她曝光人前,坐实她黎家私生女的身份,也让她贪慕虚荣、手脚不干净的名声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唐黎闭上眼,压制着胸口翻涌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早就不是那个软弱莽撞、动不动就相信旁人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既然重活一世,有些事,她不会允许它再发生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