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1章 我做事情从来不需要理由
    罗子凌离开龙腾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杨晓东开车过来接他。

    在知道罗子凌晚上要和欧阳菲菲一起吃晚饭的时候,杨晓东显得很高兴。

    罗子凌有点鄙视这个见色忘义的家伙。

    罗子凌下午和欧阳菲菲联系的时候,欧阳菲菲让他直接去她住的地方,晚上她会叫餐。

    罗子凌原本不是很情愿去,但想了想后,最终还是没拒绝。

    路上的时候,又飘起了雪花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风很大,但接近傍晚时候,风反而小了。

    有经验的人知道,一场大雪很快就要来临。

    昨天的小雪,只是这场大雪的前奏而已。

    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看到罗子凌进来,早一步回家,已经换了一身休闲家居服的欧阳菲菲,笑着问罗子凌,“有越州带来的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欧阳总裁这么有兴致,那就陪你喝一杯,”罗子凌也跟着打趣了一句:“有这样的美人相陪,有这样的雪景,喝上几杯,一定很有诗意。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横了一个白眼,气哼哼地说道:“就知道贫嘴!”

    说着,让罗子凌去拿那坛从越州带来的十年陈雕酒。

    罗子凌拍开泥封后,就闻到了一股清香的味道,忍不住叫道:“好酒!看样子,一定要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听了后,顿时变了脸色:“少喝一点,别喝醉了!”

    “怕我酒后乱性?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,但并没理罗子凌的话,而是去准备碗碟了。

    稍一会,他们要的菜送过来了,六个菜,两个汤类,刚好摆了一桌。

    罗子凌替欧阳菲菲倒了一碗酒,自己也倒了一满碗,再举杯敬道:“多谢你的美酒。”

    看到罗子凌想一口喝了,欧阳菲菲赶紧阻止:“慢慢喝,今天最多只能喝三碗。”

    “三碗只有一斤左右,你觉得我就这点酒量?”罗子凌抓住了欧阳菲菲阻止他喝酒的手。

    “喝酒伤身!”欧阳菲菲静静地看着罗子凌,“你是学医的人,知道不能喝太多的酒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那天我喝醉了酒以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也喝醉了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欧阳菲菲一点不意外罗子凌会再纠缠这个问题,因此一脸平静地回答,“所以,希望下次不要再听到你问这个问题。不就是一次喝醉酒吗?你又没有脱光衣服在街上......奔跑!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这副轻描淡写的样子让罗子凌很生气,他放开了抓着欧阳菲菲的手,略带恼怒地说道:“我会弄清楚所有事的,如果有一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在安排,那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眉头挑了挑,但声音依然平静:“你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这个,”罗子凌不想和欧阳菲菲继续这个话题了,“我今天来找你是,是想告诉你,我准备和方东讯一起,投资一个影视传媒公司。我想知道,我还有多少闲散资金能动用?”

    “大概三个亿。”欧阳菲菲并没意外罗子凌这样说,依然神情平静地回答:“既然你们想投资影视娱乐方面,那我也打算入点股,不知道可以否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此前我也没涉足这方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和你们罗家,及方家,还有更多方面的合作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接受你这个理由,”罗子凌点了点头,“但这事情还要问问方东讯!”

    “确实要问问,但他肯定会同意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自信?”罗子凌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方家只是表明姿态,他们愿意和你们罗家有任何的合作。而有另外力量的加入,是他们最希望看到的。”欧阳菲菲笑着说道:“如果不出意外,方东讯会亲自邀请我!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话音刚落,她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,一看来电显示,她不无得意地说道:“说曹操,曹操就到!”

    “方东讯的电话?”罗子凌有点讶然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点了点头后,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罗子凌能听到方东讯在电话中说什么,意思其实就是刚才欧阳菲菲所猜的,邀请她一起投资影视娱乐方面。

    方东讯在电话中告诉欧阳菲菲,他已经和罗子凌谈好合作方式,但希望欧阳家也能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并没马上答应,她告诉方东讯,这件事情她会好好考虑一下,并尽快给方东讯以回复。

    挂了方东讯的电话后,欧阳菲菲再似笑非笑地看着罗子凌:“你永远不要小看这些纨绔公子,他们没你想的那么简单,即使被你欺负的很惨的凌家及陈家子弟,也一样别小看。对了,你可能还不知道,陈家海已经准备出院了!”

    “他恢复健康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!”欧阳菲菲点了点头,“但消息封锁的很严密,我也是无意中得知此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罗子凌笑了笑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他恢复了健康,以后你们之间的争斗会更加激烈。更何况,你和方东讯刚刚欺负了陈家湖!”

    “还不全拜你所赐,”罗子凌没好气地瞪了眼欧阳菲菲,“如果没有你,我也不会和他起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感谢我!”

    “感谢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感谢!”欧阳菲菲很认真地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有和陈家海起的冲突,你能得到的东西,肯定没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想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商人,我只是个学生,没你想的那么复杂!”

    “你很快就会变成商人!”欧阳菲菲一脸戏谑地看着罗子凌,“你已经快蜕变成商人了!”

    “爷爷希望我,能振兴传统医药,以后我的精力,还会放在这方面。答应爷爷的事情,我一定要做到!所以,我不会变成商人,商人重利轻离别。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依然似笑非笑地看着罗子凌,“你才二十一岁,年轻的很,你有的是时间和机会。还有,我也很喜欢《瑟琶行》这首长诗!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!”罗子凌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商人重利轻离别”,这是白居易长诗《瑟琶行》中的一句。

    “哼!”欧阳菲菲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个,如果我死了,那什么都没有了!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想不到罗子凌会这样说,怔了一下,好一会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谁想杀你,你就想办法让他们失去杀你的能力。”说到这里,欧阳菲菲露出坚决的神色,“如果需要,我会全力帮你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做事情从来不需要理由!”欧阳菲菲深深地看了罗子凌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...”都市少年医生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