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9章 燕京很热闹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燕京的动静挺大,”欧阳菲菲转移了话题,“你接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过年的,又闹出了什么动静?”罗子凌显得很惊讶。

    对于罗子凌这不入流的演技,欧阳菲菲一脸的鄙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眼神啊?”罗子凌有点忿忿了,“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以为你眼睛大啊?你仔细瞅瞅,我眼睛不比你小,而且比你还要好看。”

    结果这话换来了欧阳菲菲更加鄙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两人上车后,升起了隔音板,这样他们说什么,前面的司机是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凌海宁和凌海俊去‘盛世豪门’娱乐会所唱歌的时候,被人打了,”欧阳菲菲一脸戏谑地看着罗子凌,“你知道他被什么人打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怀疑,是我手下的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凌海宁和凌海俊与陈江南起了冲突,陈江南的一名手下,冲进凌海宁和凌海俊的包厢里撒野,将他们都打伤了,凌海航和凌海洋也受了伤。”欧阳菲菲恢复了平静的神色,慢悠悠地说道:“后来他们气不过,过去和陈江南的人打了起来,结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啊,”罗子凌有点恼怒,“别学那些无良的网络小说作者,断章卡文到关键地方很要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愣了一下,这才明白过来罗子凌的意思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笑了就好,整天一张扑克脸,累不累,”罗子凌白了欧阳菲菲一眼,催促道:“到底怎么了,赶紧说!”

    “结果当然就是两败俱伤!”欧阳菲菲一笑之后,表情生动多了,“凌海宁和凌海俊当场被打晕了过去,但并没受很重的伤,看样子,下手的人很有分寸。凌海航和凌海洋在和陈江南的人厮打的时候,受了比较重的伤,需要手术。陈江南受的伤更重,被打的脾脏出血,已经进行了手术。他们手下的保镖,很多也受了重伤。”

    “哦,居然这么狠!”罗子凌忍不住惊讶,“那警方介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介入了,”欧阳菲菲微微地笑了笑,“如果没有警察及时赶到,说不定会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,”欧阳菲菲一脸冷笑,“你要演戏,也不要在我面前演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,”罗子凌嘿嘿笑了笑,“昨天晚上,我在吃年夜饭的时候,接到你妹妹的电话,心急火燎地去接,结果年夜饭也没吃好。吃完年夜饭,她和罗雨晴又各种耍心计,本来想陪她们搓麻将,结果两人吵架了。害的我没办法把她们的红包赢过来。昨天晚上和今天上午,我就是个呆在乡下的孩子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杨晓东和王震军呢?”欧阳菲菲依然一脸冷笑,“他们都没跟在你身边,你不觉得...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轻松多了,少两个跟屁虫,多省心!”

    “哼,”欧阳菲菲有点生气了,“你就这么不信任我?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燕京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不会去打探,他们也不会和我说,”罗子凌嘿嘿笑了笑,“不过还真感谢你把事情告诉我,听到他们狗咬狗,我比收到一个大红包还要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大家都会相信是他们起冲突,而不是被人利用?”

    “被人利用也是他们智商欠缺,怪的了谁?他们两家的人相互打架,那是实打实的事情,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,”罗子凌收起了玩笑之色,冷冷地说道:“要是闹出了人命,那才可乐。至于谁信谁不信,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“杨云中的小命,差点就丢了,”欧阳菲菲嘴角又露出一点冷笑,“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对付这个人?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智商,这种事情不应该问我。”罗子凌很严肃地看着欧阳菲菲,“好了,什么事情都别问我,相信凭你的智商,都可以猜到。但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,谁都不会向我报告,还是你告诉我吧,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杨云中在家里吃年夜饭的时候,供暖管道突然发生爆炸,结果他整个人被炸飞,受了很重的伤。还好,他的老婆和儿子不在身边,得以幸免。”欧阳菲菲没再问罗子凌什么,而是神情平静地说起了她所知道的事情:“警方及供暖公司已经上门检查,初步判断是管道老化,再加上压力出现异常,所以导致了爆炸。杨云中伤的挺重,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些事情后,又小声问罗子凌:“上次你受伤的事情,确定是他策划的?”

    罗子凌非常肯定地说道:“百分之百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罪有应得!”欧阳菲菲轻轻地叹了口气,“对自家侄女,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也太可恶了。也还好,没有累及妻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搞连诛!”罗子凌笑了笑,再问欧阳菲菲,“没有其他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么多事情还不够热闹?你觉得再折腾出事情来,不就是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,是有人在故意折腾事情?”欧阳菲菲又是一脸鄙视,“你们也够狠的,挑除夕夜做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,你也别怪我,”罗子凌不客气地回敬道:“反正你记住,我没参与这件事情,他们这是恶有恶报。如果他们再继续做恶事,说不定哪天小命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情我很不明白,”欧阳菲菲没理罗子凌刚才恶狠狠的话,而是转移了话题,“为何陈家海至今没有脱离危险?我了解过他的病情,及治疗情况。按正常,早已经可以康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在医院多躺几个月,你我不都少些烦恼?”罗子凌呵呵笑了笑,很郑重地提醒欧阳菲菲:“其实,你不说陈家海,我都忘记还有这个曾经的敌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比我想的还要可怕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可怕?”罗子凌瞪了欧阳菲菲一眼,“你任我采摘,我都没有下手,你居然还说我可怕,真是…....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手背上的肉已经被欧阳菲菲掐住了。

    脸通红的欧阳菲菲,恨恨地威胁道:“你要是再敢乱说话,我就把你做的那些破事都告诉别人…...”

    “..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