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1章 我们自己商量
    欧阳菲菲委派的那些人做事情还是挺有能力的。

    他们雇请的工人,也非常敬业。

    原本这些人准备回家过年,但头给他们开了五倍于平常日子工资,还有过年时候的大红包,想回家过年的念头,马打消了。

    过年几天的收入,抵的平时的一个多月,等忙完了这些事情,再回家转一圈,意思也是差不多。因此,腊月二十九,老宅的翻修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罗子凌已经三天没到老宅来了,三天不见,老宅居然发生了近乎“天翻地覆”的变化。

    罗连开和罗连关曾在这里住过的痕迹,全被抹去。

    前院,原本那个被填没的池子,也重新被挖开。

    一些临时搭建的东西,也全被拆掉,原本乱七八糟的前院,重新恢复了原来的高雅和整洁。

    整个老宅的所有院子,都已经打扫干净,木质建筑还了一层没有味道的环保油漆。这种没有颜色的油漆建筑学叫清漆,主要作用应该是给木质建筑镀一层保护膜,防止因为和空气的接触而老化。

    墙面的破损也全都补好,坏的木板或者墙壁也差不多换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,一眼看去,现在的罗家老宅,和十几天前是完全的不一样,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    特别是后院,那变化是真正的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后院的那个大池,完全修竣完毕,池子里面清水已经灌满。

    池子边,种了不少梅花,还有桃树、柳树及牡丹。梅花开的正艳,但因为泥土是新翻,因此整体看去不是很协调,没有将梅花的美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等春天到了,绿草长出来,柳树泛青,桃花开了,那才会觉得美。

    “次去欧阳家,看到他们那完全江南园林味道的别墅,心里很羡慕,”走进后园的时候,罗子凌挺感慨地对凌若楠说道:“现在看我们的老宅,欧阳家的别墅档次高了不少。他们的别墅虽然是新设计的,但年份远不如我们家的老宅,没有这份古朴和沧桑,更没有这些精致的雕花。我想哪,我们家的老宅,他们的别墅还要值钱。”

    “欧阳老头建造那别墅,前后花了五个亿,”罗连盛呵呵笑着说道:“我们这老宅,如果是新建,并且全是旧东西搭起来,估计也要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花园还是太小了点,”罗子凌跟着笑了起来,“欧阳家的别墅,建筑不是很多,大部分是园林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造这房子,是为了很多人住,因此房舍很多,有三个这么大的园子,已经难能可贵了。”罗雨晴插了句嘴,“去一些古城玩过,那些地方,这么大的古建筑,也是不太多见。保护好了,说不定以后还有剧组租场地拍电视呢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笑着回道:“如果真的剧组来这里拍电视,我们借地主之便,去跑个龙套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跑龙套太掉价了吧?”罗雨晴翻了个白眼,“像我们姐弟长的这么漂亮帅气,怎么都要当个女一号男一号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马点头认可:“说的也是,什么时候我们弄部电视剧拍一下,说不定成了明星!”

    听罗子凌和罗雨晴这几句玩话后,凌若楠古怪地看了他们一眼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最安静的还是吴越,她走在最后面,在参观过程,什么话都没有说,只是静静地听着。

    见吴越很低调,罗子凌主动凑到她身边,陪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吴越姐,你是我姐,过年时候,是不是给我包个大红包?”罗子凌嘿嘿笑着打趣吴越,“我知道,你薪水很高,还有年终大奖,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富婆…...”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我的红包?”罗雨晴也凑了过来,一脸嬉笑,“我可是个穷学生,还寄望过年时候拿几个大红包充学时候费用呢!”

    “向长辈要去,”吴越没好气地瞪了眼罗子凌,再指着走在前面的罗连盛和凌若楠,“他们有钱,我可是个穷人。我账的钱,不及你的百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吴越知道罗子凌名下有多少资产,因为一部分资产还是她在管理。

    “小气鬼,”罗子凌冲吴越翻了个的眼,然后再凑到她耳边,轻声说道:“吴越姐,等你嫁人的时候,我会给你包一个超大红包,嘿嘿!”

    一句话,把吴越说的红了脸,她恨恨地瞪了眼罗子凌,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参观了一阵老宅后,也驱车回城里。

    找了家酒店吃了晚饭后,凌若楠把罗子凌和吴越都叫过去,再商量点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是商量杨晓东和王震军去了燕京做了一些事后,他们要做出的应付措施。

    “凌正平和凌海宁明天也会回燕京,陪两位老爷子吃团圆饭,凌家的其他人,能回来的都会去老宅。”凌若楠声音轻轻地说道:“如果吴越所调查没错,这段时间,凌正平和凌海宁借自己不在燕京的便利,策划了很多事情,只不过基本没成功而已。我想不到,我那哥哥,居然会对我这亲妹妹这么怨恨。”

    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”罗子凌笑了笑,“希望杨晓东和王震军,能将这帮人打痛,让他们在做任何事情前,都有所顾忌。过去这几个月,他们策划了好多事情,我们不好好还击一下,还真把我们当病猫了。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年纪大的,不太方便动他们,那些年纪与我差不多的同辈人,如凌海宁,一定要他们尝尝自找苦吃是什么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避免的,是授人以柄。”凌若楠看出了罗子凌的义愤填膺,声音轻轻地说道:“事情发生后,我们要做好应对他们报复的准备。我们在越州的这段时间,一定要避免出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妈,争取让他们连报复的勇气都没有。好吧,我的意思是,现在做不到,争取尽快做到。”罗子凌嘿嘿笑了笑,“等过年以后,我们回燕京了,我会找几个帮手,再行动几次,争取让那些人忌惮和害怕。过去这几个月,他们欺负我们够多了。”

    凌若楠并没马回答,而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妈,一些事情,你别参与了,到时我和吴越姐商量行。”

    凌若楠抬起头,惊讶地看着罗子凌。

    但在看到罗子凌脸闪现的那点小兴奋后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