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1章 变了性格的欧阳菲菲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那写字的大师,看到欧阳菲菲漂亮,想博美人一笑,把自己刚写的字送给她,没想到被人当众拒绝。

    当众拒绝,已经让他脸面无处搁,想不到,漂亮女人还直接说他的字不怎么样,远不如身边的英俊男生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他差点气个半死。

    浸润于书法中几十年,他自认小有所成。

    如今,他已经是华夏书法协会会员,越州书画协会理事、副会长,在业界小有名声。

    特别是他临摹的《兰亭序》,更是被许多人惊叹,还有人直接说和原贴放在一起,都有的一比。

    刚才他写的虽然不是《兰亭序》,而是楷书,后面几个字因为欧阳菲菲这个美女的影响,质量稍稍下降,但懂书法的人,也基本会无视前后的那一点点变化,会把他这一贴当成精品。

    今天这么多人围观,他不可能不用心写。

    但想不到,居然被人嫌弃。

    而且,说他字不好的还是个漂亮女人,这太伤他自尊了。

    心里的怒气,当然不能冲着漂亮女人发。

    估计任何一个男人,看到欧阳菲菲的俊俏模样后,都不会生气---罗子凌是个另类和变态。

    不能冲着欧阳菲菲发火,怒气只能撒向罗子凌了。

    但罗子凌并没说什么,直接冲他发火,肯定不合适。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游客的面发火,也太辱没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因此,这位大师以一副不屑的样子看着罗子凌,还学着古人样冲罗子凌拱拱手:“原来今日兰亭来了一位书法界的天才。恕老朽眼拙,不认识这位年轻俊杰。不能能否报上你的名讳?在下是华夏书法协会会员、越州书法协会的副理事长刘宏伟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言重了,”罗子凌瞪了一眼欧阳菲菲,怪她口不择言,给他拉仇恨。“我只不过练了几年字,不敢与先生比高。我的朋友不懂书法,只是觉得我写的字比较端正,所以乱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他并没有当众展示自己书法水平的想法,而且他也不愿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写毛笔字。

    他学书法,是在爷爷的逼迫下学的,当然后来也爱上了写毛笔字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书法水平也挺自信,但他从来没想过以此打压别人。

    今天和欧阳菲菲来兰亭游玩,只不过是想瞻仰一下这个书法圣地,顺便拍几张照片,以曾到此一游聊以***。没想到,原本挺寡言少语的欧阳菲菲,居然给他拉仇恨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难道又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了?

    看到大师一副很不屑、不满的样子看着他,罗子凌真的想把欧阳菲菲按倒,在她那肥满的臀上狠狠打几下。嗯,今天晚上回去后,一定要好好惩罚她一下,再把她调戏的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还算有自知之明,”刘宏伟见罗子凌谦虚,心里稍稍舒服了一点。“别以为练了几年字,就能把自己写的字当成书法。你们要知道,这里是兰亭,不是书法培训班。”

    他认为,欧阳菲菲虽然长的漂亮,但肯定不懂书法,只不过是胡言乱语而已。

    练习书法,虽然有天分在里面,但最重要的还是勤学苦练。

    需要岁月的积累,长年累月的练习,才可能写出一手好字。

    他浸润在书法中几十年,才有现成所成。

    看罗子凌才二十几岁,即使三四岁开始认字的时候就练习,也不过十几年时光。

    而且,看罗子凌一副贵家公子的模样,刘宏伟才不会认为他会天天练习书法呢。

    听刘宏伟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气,还责怪他们没有自知之明,欧阳菲菲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她不客气地说道:“你这副作品本来就不怎么样。特别是后面几个字,明显就写乱了。相信,你自己也明白这一点。很多事情,并不是年龄大才有所成,无论是王右军还是颜真卿、柳公权,他们书法被世人所知,所承认的时候,年龄都不大。年龄大了后,风格才固定下来而已。还有,我认为,心境不高的人,再练几十年书法,也没办法有所突破。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平时寡言少语,但在和罗子凌交往后,话多了很多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是在越州,一个她认为是乡下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的人她都不认识,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,她又以罗子凌女伴的身份出游,她没必要继续扮演高冷总裁的角色。再加上心里恼怒,因此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的气势不是一天养成的,她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神非常凌厉,很多人听了,都觉得她说的有道理。她的话,给人以不容抗拒的气势---连刘宏伟都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这让刘宏伟更加生气了,原本他觉得欧阳菲菲很可爱,但听她这般不客气地指责他,甚至可以说是侮辱他,他有点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因此不客气地回敬道:“原来真的是某位书法界的天才光临兰亭,那能否让我们见见你们的书法水平?别空口说大话,拿出你们的水平来,不然只会惹人耻笑。还有,我说小姑娘,如果你不懂书法,回去好好和家里的老人请教一下。不懂装懂,胡言乱语,只会失了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和他争了,”罗子凌低头对欧阳菲菲轻轻说了一句,再笑着对刘宏伟说道:“不好意思,打扰大师了。我们只是来这里玩的游客,刚才只是好奇过来一看,不打扰你继续献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,”刘宏伟见罗子凌完全没有底气当众书一副字,越加认为他水平一般,没有挽回脸面,他怎么会放罗子凌走,“你们今天当众侮辱我,以后我还怎么在兰亭混,怎么在书法界呆下去?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样?”罗子凌有点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写一副字啊!”刘宏伟说着,收起自己刚才的字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冲罗子凌做了个请的手势,并对周围围观的人说道:“大家可以一起见证一下,什么叫年轻人的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听了罗子凌谦虚的话,及刘宏伟的嚣张后,欧阳菲菲静静地看着罗子凌,“我帮你磨墨,你委屈一下,和这位所谓的大师较量一下吧。就当为我挣个脸面,今天回去后,你怎么处理我都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冲罗子凌妩媚一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