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6章 近乡情怯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罗家老宅的建筑风格与东阳卢宅的一样,典型的江南民居格调,只不过规模比卢宅小了很多,总面积只有三四千平方左右。

    正门外面是一座挺大的牌坊,走过牌坊后,是一条短而宽的巷子,巷子尽头,就是罗家老宅的正门。正门前面,有两头挺威严的狮子,台阶挺高,台阶上的门槛也很高。

    门槛代表的是一种身份。

    古代,门槛越高表明该户主人的社会地位越高,而且门槛是要跨过去,不能踩的。

    大户人家的正门和偏门和来访的客人有关系,身份高,尊贵的人的来才开正门迎接,并出入正门,一般人员是要走偏门的,平时正门也是不开的。

    今天,罗家老宅的正门并没开。

    平时,老宅的正门也不经常开,但今天正门紧闭,侧门也关着,则表示了住在这里的主人不欢迎客人来访。

    一溜豪车停在晒谷场上后,已经引起了附近村民的注意。

    大冬天,天气很冷,但今天太阳挺好,这里背风,很多人躲在墙角晒太阳。

    看到这么多豪车停下来后,原本在拉家常的那些乡人,全都住了嘴,好奇地往这边看过来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下了车后,赶紧跑到宾利车边上,将车门打开,扶着爷爷罗连盛从车里下来。

    王青已经将另外一侧门打开,打扮的非常漂亮的欧阳菲菲从车里下来。

    杨青吟和其他几个人,也都从车里下来了。

    罗连盛从车里下来后,挣开了罗子凌的手,站在车旁,怔怔地看着面前这熟悉的一切。

    村子里面变化很大,但老宅附近,却没多大变化。

    依然是几百年前的牌坊,巷子尽头的老房子,还是梦境中的那般,仿佛完全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以前,牌坊附近的房子周围,冬天时候也有晒太阳的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晒太阳的房子及面前这个晒谷场,已经大变样了。

    罗连盛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,罗子凌也没说话,陪着他站在车旁看着面前这一切。

    那些晒太阳的人,也好奇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这些人气度都不同寻常,而且所乘车都是豪华的轿车,他们自然认为这些人都身份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罗连盛静静地看了一会后,并没马上走进牌坊里面的巷子,而是走向了那群晒太阳的人。

    晒太阳的人,大多是中老年人,以老年人居多。

    看到罗连盛走向那群晒太阳的人后,罗子凌也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,跟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罗连盛走到那些人面前大概十米远的距离时候,停下了脚步,微眯着眼睛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罗家老大吗?”人群中一个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罗老大,连盛,是你吗?”

    罗连盛想不到村子里居然还有人将他认出来,不禁很意外,他盯着说话的那老头看了一会后,终于绽出了笑容:“你是运盛吧?娄运盛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真的是连盛回来了,”那个叫娄运盛的人,见自己没认错,罗连盛也将他认出来,马上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哈哈笑着迎了上来,“你离开家这么多年,终于舍得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老了,落叶归根,总是要回来的,”罗连盛伸出手,和娄运盛重重地握了握手后,又用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“二十几年没见,想不到还能再见到老弟你,哈哈,你没老!”

    “你更没老,”娄运盛也拍了后罗连盛的肩膀,笑的很开心,“你比我大三岁,想不到,现在看起来比我年轻很多,真有你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是用越州方言说的,一起来的这些人中,除了罗子凌外,其他人都听不太懂。

    罗子凌自小跟着罗连盛长大,罗子凌小时候是先学会越州方言,再学普通话。

    平时,他和爷爷两个人单独一起的时候,都是用方言交流。

    乡音,听着是最亲切的,至少在罗连盛心里肯定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“乡音无改鬓毛衰,”这句诗可以用在罗连盛身上。

    “近乡更情怯”,其实也是他今天心里的写照。

    不过在看到熟悉的景况,看到小时候的玩伴时候,他不安的感觉瞬间就没有了,心里荡漾的是浓浓的温情。

    一听是罗连盛回来了,那些认识他的人,全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集在这里晒太阳的,最小的一个都有四十几岁了。

    罗连盛只是这二十年没有回家,此前是经常回来,因此上了年纪的人,都认识他。

    毕竟,罗家是娄家村最显赫的一个家族,罗家的房子最大,最有年份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已经风光不在,但在这些年纪大的人心里,地位还是不同一般。

    再因为罗连盛能力很不错,以前可以说是村里威望最高的人,因此他出现在乡亲面前,大家都挺兴奋。

    看着爷爷和乡亲们很亲热地围在一起说着话,一张老脸满是红光,显得很激动,罗子凌不禁挺感慨。

    他有点理解爷爷回越州来看看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这里都是他的乡亲,很多是伴他一起成长的人。

    人老了,恋乡,回到自己长大的地方看看,这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听着围在爷爷身边的这些乡邻,用越州方言叽叽喳喳说着家常话,而爷爷一改平时的高傲,和他们有说有笑,罗子凌居然有种想落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正在罗子凌也跟着动情的时候,衣角被人轻轻拉了拉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却是欧阳菲菲。

    “子凌,我让王青准备了一些礼物,要不,现在分发一下?”欧阳菲菲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他们在说什么呢,我一句听不懂。你能听懂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听的懂,”罗子凌笑了笑,再很好奇地问欧阳菲菲,“你准备了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我让王青准备了五百条金项链,当作你爷爷送赠给乡亲们的礼物,只是不知道够不够,”欧阳菲菲眼神清澈地看着罗子凌,“要不,我们一起分发吧!”

    站在一边的杨青吟,听欧阳菲菲居然准备了分给乡亲们的礼物,不禁怔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她想不到,欧阳菲菲居然能想到这事情。

    瞬间,就心里就起挫败感,还有深深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做事情,比她老道多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