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8章 事情又变复杂了
    杨云林是杨青吟的父亲,无论谁都不会相信,当父亲的,会害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虎毒尚不食子,更何况人?

    凌若楠可是知道,杨云林一直对自己的宝贝女儿杨青吟非常疼爱,直到近段时间,才因为和罗子凌有感情纠葛,这才态度稍稍改变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凌若楠还是罗子凌,都不相信,杨云林会恨自己的女儿恨到这种程度,假其他人的手,将自己的女儿清白毁了,甚至要了女儿的命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杨云林和禽兽无异。

    无论是凌若楠,还是罗子凌,都不认为杨云林是禽兽。

    因此,吴越所说的推测,他们两人都不太相信,下意识地认为,肯定是吴越弄错了。

    吴越自己也不敢完全相信这种推测,但种种迹象表明,这种可能还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凌若楠也没多问吴越什么。

    她看出来了,吴越还有一些事情没说出来,应该是顾忌罗子凌的反应。

    因此,她很明智地让吴越先去忙事情,这案件有什么新的进展后,再回来告诉她。

    吴越也马上起身离开,但在离开的时候,她的脚步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她想单独和罗子凌说点事情,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,一些事情以后再和罗子凌聊。

    在吴越和凌若楠、罗子凌说这事情的时候,已经基本恢复正常的叶小丽,也在和杨青吟说类似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身份特殊,因此叶小丽和吴越一样,能得到一般人难以得到的资料。

    鲁伟光的口供,她拿到了一个备份的资料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完整版,但主要内容都在里面。

    看了鲁伟光交代的事情后,叶小丽心里波澜起伏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她想不到,事情居然会这样,心情非常的失落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在和杨青吟说这事情的时候,情绪还是很平静,没有任何的激动。

    杨青吟还躺在床上,她身体和叶小丽完全不能比,再加上摄入的安眠药量挺多,因此恢复的比较慢。

    叶小丽被打了麻醉针而晕倒,麻醉剂量不少,但吸收的很快的后果是,并没有后续持续的摄入。

    杨青吟体内的安眠药通过肠道吸收,并没如叶小丽那样马上就达到血药浓度的高峰,而是有一个过程。她的持续吸收时间长了很多,因此药效的持续时间也稍稍长了一点。

    再加上体质完全不能和叶小丽相比,情绪影响也挺大,睡了几觉后,依然没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整个人变得懒洋洋,不想起来,就想躺在被窝里。

    叶小丽坐在床边,和杨青吟说了这些事情,她也和杨青吟说了,这事情很可能是杨家人指使,最大的可能就是杨云林。

    杨青吟听了后,整个人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,一个劲地质问叶小丽,事情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叶小丽告诉杨青吟,这只是根据鲁伟光口供得出的推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杨青吟断然否定,“肯定不是真的,我爸怎么可能这样待我?呵呵,即使我和他闹番了,他也不会这样待我。而且这中间漏洞太多,我想任何人都不相信,是我爸所为。”

    听杨青吟这样说,叶小丽松了口气,她难得地反问杨青吟道:“小姐,那你是说,这次是谁的嫁祸手段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这样,”杨青吟点了点头,“应该是其他和我们杨家有仇恨,又想把罗家拖下水的人策划的事情。只不过,策划的并不成功,而是把事情搞的一塌糊涂。”

    叶小丽犹豫了一下,再问道:“小姐,那你认为会是谁策划的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陈家的人,可能是凌家的人,”顿了顿后,杨青吟再道:“也有可能是我们杨家的人!”

    叶小丽听了后,越加的惊讶。

    但杨青吟并没解释什么,而是准备起身。“准备一下,去找子凌说说这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叶小丽答应后,马上就起身了。

    在距离凌若楠所住别墅大概五公里的一个办公楼下面的地下停车场,一辆低调的奥迪a6静静地停在那里,司机并不在车上。车窗和车门都锁着,但后座上却有人。

    一个面相严肃的中年人正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说什么,只是静静地听对方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鲁伟光按我们的吩咐做了,而且鲁家父子并没怀疑什么,他们依然认为,是杨家的人要他们这样做的。鲁伟光在警局里被问出了口供,口供中也是这样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听了对方说了一通话后,车中的男子才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什么事情都不要去管,就让他们狗咬狗吧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心里依然一肚子疑惑,他并没完全明白其中的意思,因此不解地问道:“只是,他们会相信吗?如果杨云林知道这事情,他介入的话,事情不就一清二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鲁连大一直追随杨云林,连他都觉得是杨云林指使的话,那很多人会相信。杨云林么,肯定不会承认,更不会让人知道他想害自己的女儿。但要把一切解释清楚,那是要时间的。”车里的男人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说不定,事情还没弄清楚,他们就狗咬狗咬成了一团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,听了这话后,好像有点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但还没等他说什么,车里的男人又再吩咐道:“这件事情,你不要再关注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要去打探。接下来的事情,已经和我们无关,我们只看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车里的男人狞笑了几声,再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希望,过年的时候,燕京能更热闹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又摸出手机,拔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后,他没客套就吩咐:“可以行动了,别留下任何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电话那头的人,轻轻地答应了声后,也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鹬蚌相争,渔夫得利,我要看看,谁才是渔夫,”默念了这话后,车里的男人,这才通过装在车里的对讲系统,将呆在附近另外一辆车上的司机唤了过来。

    稍一会,一溜三辆车,驶出了地下停车场,并很快没入外面主干道上繁忙的车流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