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3章 欠了一个大人情
    罗子凌来到黄晨母亲所住的宾馆时候,看到黄晨的妻子吴小珍在那里。

    今天她请了一天假,在边服侍。

    罗子凌和凌若楠过来的时候,她正准备去接女儿放学。

    吴小珍没有车子,接送女儿都是电动车,或者让女儿自己乘公交车。

    今天因为时间不早了,她准备乘出租车去。

    看到罗子凌和凌若楠过来,她又走了回来,并给老师打了个电话,说稍迟点来接。

    凌若楠知道后,吩咐吴越,安排司机去接一下黄晨的女儿。

    吴小珍原本不情愿,但在听了凌若楠的几句劝后,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凌若楠说,罗子凌要替黄晨的老母亲治疗,如果需要帮忙的地方,还是要吴小珍在边做点什么。听凌若楠这样说,吴小珍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吴小珍和凌若楠平时并没什么交集,凌若楠虽然很想帮黄晨一家,但她也没有表现的很热情。

    她清楚,如果表现的太热情,那会让吴小珍表现出警惕。

    一切,自然而然行了。

    在罗子凌替老奶奶治疗时候,凌若楠静静地坐在一边,并没和吴小珍交流,她怕影响罗子凌。

    吴小珍也很安静地坐在一边,静静地看着罗子凌在那里如天女散花一样施针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黄晨有过吩咐,看到罗子凌这样施针,吴小珍肯定会被吓住。

    替黄晨的老母亲治疗了近一个小时,时间近五点钟的时候,满头大汗的罗子凌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凌若楠马起身,走过去替他擦汗。

    吴小珍也赶紧起来,替自己的婆婆擦拭了一下身体,再替她盖好被子,让婆婆安静入睡。

    在罗子凌收拾停当,准备离开的时候,吴小珍不好意思地走前,轻声说道:“凌总,罗…...大少,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。我想问一下,我婆婆的药,还有治疗所需的其他费用,到时候怎么算?”

    说了这话后,她又赶紧解释:“你们帮了我们的忙,这治疗费,还有药费肯定要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,”罗子凌摇摇头,“我来燕京以后,都是免费替人治疗,不收费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以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遇到想收费的病人呢,”罗子凌咧嘴笑了起来,又很认真地对吴小珍说道:“如果真的要收费,你们也付不起诊金和药费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“给你婆婆服的那颗药,有续命任用,价格没办法估量,还有所要的其他药,也非常昂贵。那些药不是买的,而是我们自己制作的,原材料全都是野生的珍贵药物。更不要说我用自己的精气做治疗,这才是无价的。”认真地说了这些后,罗子凌又笑了起来,“我不会轻易替人治疗,只要我愿意替人治病,那不会收费,无论是有钱人,还是没钱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在通过替人治疗努力提高自己的医术,医术有所成,他满足了,”凌若楠也开口说话了:“他爷爷也是一样,出去替人看病,全是自己贴力气贴药物,并不是对你婆婆特意这样。”

    吴小珍算是明白了凌若楠和罗子凌的意思,但仍然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,以后我们也需要你们的帮忙,”凌若楠笑了笑,拉着吴小珍的手,道:“别这么客气了。这几天,子凌都会过来替你婆婆治疗,有什么事情,你们直接和他说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吴小珍最终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在送凌若楠和罗子凌下去后,回来监督女儿做作业了。

 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黄晨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黄晨的心情,明显下午的时候好多了。

    吴小珍并不知道黄晨的心里起伏,很多事情,黄晨都不会和她说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提防,而是很多事情不能说,久了,黄晨也习惯不把工作遇到的事情告诉吴小珍了。

    见黄晨过来,吴小珍马起身,把今天的事情和他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先别和他们讨论报酬的事情,”黄晨并没什么意外,他清楚罗子凌和凌若楠肯定不会收他们的费用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迟迟不愿意向罗子凌求助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不想欠别人的情。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呢?”吴小珍问黄晨。

    “算我欠他们的情吧!”黄晨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情欠的太大了,他不知道怎么报答。

    在罗子凌和凌若楠走后,他又了解了一些情况,并准备了怎么回复凌锦华的问询。

    凌锦华醒了后,唤他过去问事情了。

    凌锦华问了他老母亲的病情,还有家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黄晨依然以平时的口气说,一切都好,母亲有罗子凌帮忙治疗,应该无大碍。

    家里虽然不富裕,但日子还是能过下去。

    何况,他和妻子都在燕京,收入也马马虎虎,女儿读书很不错,日子能这样过下去也可以了。

    凌锦华丝毫没有责怪黄晨昨天的所作所为,而是和罗子凌一样,怪他对母亲的病情少了些关心,对家里其他人也照顾的不够好。

    凌锦华交给黄晨一笔五万块的钱,说这是他从稿费里拿出的钱,不是送给黄晨,而是给黄晨的母亲---这是一位老人给另外一位老人的慰问。

    黄晨没办法推辞,只得收下。

    凌锦华告诉黄晨,他会让人关照一下黄晨家里的情况,让那边的官员,给他们家解决医保、社保等福利问题,再想办法给黄昽及他的妻子安排一份工作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军属,军属原本应该得到政府的优待。”在黄晨很惶恐地准备推辞的时候,凌锦华摆摆手示意他别推拒,“这些事情解决了,你也没了后顾之忧。昨天罗子凌帮你们要来的五十万赔偿,也收下吧,给你哥,有了这笔钱,再有一份稳定收入的工作,他们也能过安稳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凌锦华这样说,黄晨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挺感激凌锦华的照顾,他更清楚,有人在凌锦华面前告状的事情,也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情,凌锦华不会责怪他,也不会再加以理会。

    “欠的情太大了,我们怎么还?”吴小珍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黄晨想了想后,道:“他们母子在燕京的处境挺困难,凌家的人待他们也不好,关键时候,我帮他们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!”

    罗子凌并没听到黄晨和吴小珍嘀咕的话,如果他知道,他肯定高兴死了。

    因为,这正是他需要的结果。都市少年医生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