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5章 车祸
    陈晓怡并没有完全消除怀疑,她还是觉得罗子凌和陈家海受伤的事情有关。

    只是,罗子凌这样说了,现在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罗子凌参与了此事,她又不好指责什么。

    让她伤心的是,罗子凌居然丝毫不给她面子,不客气地拒绝了她帮忙的请求。

    这表明,她在罗子凌的心里,根本没什么地位。

    如果罗子凌在意她,或者喜欢她,那他肯定会卖面子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愿意帮忙?”陈晓怡再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这话问出口的时候,她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幽怨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参与这件事情,不想和这件事情有任何牵涉。”罗子凌摇头,拒绝的很坚决,“希望陈家海命够硬,能活下来。但我不会去救他,我不会救一个有可能杀了我的人,即使人是你的亲哥哥。”

    见陈晓怡满脸失望,罗子凌再道:“我知道,我是好人,但没必要要求好人一辈子都做好事。好人也会偶尔做坏事,坏人也会偶尔做好事。你不能因为坏人偶尔做了好事,就否认他的坏;也不能因为好人做了几次坏事,就改变他的性质。我把你当朋友,但你哥是我的仇人。不,是他把我当仇人,一而再地想要我的命,我只能将他列为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陈晓怡深吸了口气,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清楚陈家海的情况吗?”罗子凌问陈晓怡。

    “他下面被那女人咬断了,还咬烂了,没办法接回去。即使能救回来,也没那个功能了。他心脏部位被扎了一刀,伤及心包,导致大出血,这才是致命伤。他被送到医院的时候,血压已经是零。还好,救护车上的医生和护士,轮流给他做心肺复苏,并止血。不然,他就死在路上了。”这些话,陈晓怡是面无表情地说出来。

    不待罗子凌再问什么,她又说道:“失血性休克导致了严重的后果,手术进行了八个小时,输血量达到了一万两千毫升,相当于身体里面的血液换了两次。他现在依然没有苏醒过来,还处于昏迷中。医生说,能不能醒过来,他们也不知道,只能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些伤病,传统医学的治疗效果远不如现代医学,就比如陈家海的伤。这是传统医学的短板,手术止血是最佳方案。”罗子凌面无表情地说了几句话后,再重申了自己的态度,“我就不参与此事了,希望你能理解。你如果要怪我,那我也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不说什么了,”陈晓怡说着,放下筷子,站起了身:“那我先走了,我要回医院,我爸妈在那里,我陪一下他们。他们只有这么一个儿子,现在不但不能传宗接代,连性命能否保住都不知道,很伤心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罗子凌点了点头,但又指了指陈晓怡面前的咖啡,“你的咖啡还没喝。”

    “不喝了,”陈晓怡摇摇头,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起身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罗子凌并没起身相送,而是拿过了那杯还没喝过的咖啡,自己慢慢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和陈晓怡的友情或者超友情的东西,在今天晚上过后,也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有点遗憾,但也没想过解释或者挽留。

    陈晓怡离开包厢后,并没马上离开,而是在自己的车里坐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,罗子凌会送她出来,顺便安慰她几句,甚至改变态度。

    她这个时候提出离开,当然有负气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罗子凌丝毫不在意,甚至没起身送她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说不出的伤心。

    “罗子凌,你是不是有点过分?”想了一会后,陈晓怡用力拍了一掌方向盘,怒气冲冲地喊道:“我知道,这件事情你肯定参与了,不然陈家海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。那个女人,应该是你安排的人,你知道陈家海好色,因此就让一个漂亮的女人接近他,趁做那事的时候要了他的命。虽然我也很讨厌陈家海,但他毕竟是我哥,我不愿意看到,我的亲哥哥被人杀死。”

    骂了一堆话后,心里的怒气更甚了,掏出手机,给罗子凌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的时候,她很愤怒地吼了一句:“罗子凌,我会亲自调查这次事件,如果发现你参与了此事,我就不再当你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吼完后,她就挂断了电话,再趴在方向盘上,狠狠地哭了一会。

    平生第一次的恋爱,就这样结束了,甚至还没真正开始就结束了,她当然很伤心。

    因为心情激动,以至于在开车离开的时候,情绪都难以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车子驶上大路后,她就加大了油门,不停地在车流中穿梭。

    她的车技非常不错,甚至还参与过飙车活动。

    但今天,驾驶技术明显受到情绪的影响,几次差点和人刮擦。

    前面红灯,但她并没想过刹车,而是疯狂地变道到对向车道,准备趁另外方向放行车子行驶的空隙冲过去。

    但情绪激动之下,控制车子的能力下降了不少,再加上雪天路滑,刹车效果比平时差了很多,最终陈晓怡所驾驶的车子,撞到了一辆正常行驶的出租车车尾。

    车子相撞后,马上发生了甩尾,再和一辆私家车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后面一辆公交车,来不及刹车,一头撞到了陈晓怡的保时捷卡宴上。

    公交车的速度虽然不快,但车体庞大,再加上陈晓怡的保时捷卡宴和其他车子相撞后,车体失去了平衡,因此整个车被公交车撞翻在地上,车身被撞的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还好,陈晓怡有上车就系安全带的习惯,身体被安全带紧紧地勒在驾驶位上,车子翻了几个转,也没将她甩出去。

    但她的头却狠狠地境在了a柱上,又再次撞到了前档。

    变形的车门,给予了她重创,在惨叫了几声后,她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在车子翻滚,全身疼痛传来的时候,她心里大声悲鸣:“我要死了吗?天哪,为什么要这样待我?”都市少年医生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