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5章 做出决定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罗子凌没有参加下午的会议,陈婉清,就是现在的黄萌兰,也没参加下午的学习。

    罗子凌原本还想参加学习,但吴越给他打来电话,说有要紧的事当面报告,罗子凌就去找她了。

    陈婉清么,被罗子凌折腾的起不了床。

    深深的恐惧感,让她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。

    她抱着枕头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但她不想死,虽然陈家海对她来说是个很特别的人,但现在受制于罗子凌,她不敢不听罗子凌的话。

    她虽然怀疑罗子凌给她服的药是假的,但又不敢不理会。

    只是,让她去害陈家海,她又下不了手,因此心里很纠结。

    她知道,陈家海对她并没有爱,有的只是身体的索取,还有玩弄,就像昨天晚上一样。

    但她现在拥有的这些,全是陈家海所给。

    离开了陈家海,她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陈家海是她的第一个男人,女人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,总是念念不忘的。

    她有点浑浑噩噩地躺了好几个小时,直到门铃再次响起来。

    门铃响了好一会后,陈婉清才起来开门。

    她在猫眼中看到站在门口的又是罗子凌后,不禁被吓的软了腿,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但最终,她还是战战兢兢地把门打开。

    在门打开的时候,她才发现,自己身上没有穿衣服,只有一条裹着的浴巾。

    赶紧用手捂住浴巾,跑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点想不明白,为何你造假的身份这么容易就能查清楚,”罗子凌在床边坐下后,皱着眉头问陈婉清,“你现在这个身份,完全经不起查。告诉我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陈家海的安排,他告诉我,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,”面对罗子凌那冷酷的眼神注视,陈婉清打了个激灵后,最终还是老实交待问题,“原来的黄萌兰去南韩整容后,因为手术出意外死了。陈家海让人和那边的领导打了招呼,我顶替黄萌兰后,并没回去上班,而是直接来参加会议。会议结束后,还安排我在燕京进修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们的模样相差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整容后,完全变了一个人,并没什么奇怪,”陈婉清一脸苦笑,“你不是也没认出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罗子凌点了点头:“还真是,你说了后,仔细看,才有一点点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我人在燕京,短时间不会回去,所以不担心那边的人知道我是个假冒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没怀疑,陈家海这样做,就是希望你身份暴露,借其他人的手,将你除去?”罗子凌耐心地分析道:“如果你报复成功,将我毁了,那我的人肯定不会放过你,你难逃一死。只要你不交待出是谁指使,那陈家海就可以完全逍遥于法外。他这一石二鸟的计划虽然不是很周密,但很狠毒。如果你报复成功,即使不死于我的手,也会死在他的手上,你最终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的话,让陈婉清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是很认同罗子凌的分析,但她也知道,以陈家海行事的风格,真的有可能将她除去。

    一想到此,她心里就生出无比的怨恨。

    其实,她已经察觉到一些异常的情况,只不过没敢往这样想。

    她依然以为,陈家海需要她,也需要她的身体,并利用她做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…...如果我帮你,你会不会也将我杀了?”对死亡的恐惧,让陈婉清再次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罗子凌摇摇头,“杀人是犯法的,我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保护我!”陈婉清抓住了罗子凌的手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的动作,让她忘记了抓住围在胸前的浴巾,结果整块浴巾都掉了下来,几近完美的身体又展露在罗子凌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遮掩,而是紧紧地靠在了罗子凌的身上。

    罗子凌有点厌恶地拂开了陈婉清的手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以同样的方式回报陈家海,不然你的生命就不会太久了。”罗子凌冷冷地看着陈婉清,“至少,我不会像陈家海那样无情,如果你帮我做成功了事情,我会给予你报酬。”

    末了,他又再说道:“我也不怕你把事情透露给陈家海,他既然敢这样报复我,我以同样的方式回敬他,没什么不可以。他一再想毁掉我,终有一天我会要了他的狗命。如果你不知悔改,继续帮他做事,即使今天我饶过你,以后也会取你贱命。事情做好了,再来找我要解药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说着,将一颗药丸递给了陈婉清,“这是暂时缓解之药,药效能维持到后天下午。我给你认真考虑的时间,但希望你别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说着,将药丸扔到陈婉清面前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这颗药丸,才是特殊的药物。

    陈婉清赶紧拣起药丸,胡乱塞到了嘴巴里,再拿过罗子凌放在床头的水瓶,一口气喝了半杯。

    吃下药丸后,她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,感觉到神智清醒了后,这才从床上下来。

    光着身体走到卫生间,站在镜子面前,认真地看了一会自己几近完美的脸蛋和身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们都要这么逼我?”陈婉清愤怒地将面前的一个装化妆品的瓶子砸在了镜子上。

    塑料的瓶子弹了几弹后,掉在地上,并没有破。

    她默默地拣了起来,放回桌子上,愤怒的神情慢慢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手机响了,但她并没去接。

    电话铃声停止后,她才走出卫生间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是陈家海经常打给她的号码后,她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最终,她还是回拔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大少,计划没成功,他没上钩!”陈婉清黯然地说道:“他对女色有一定的抗拒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没用了,”陈家海有点愤怒地吼了一句:“你昨天晚上怎么保证的?今天一定要成功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我告诉你,他的人已经在调查我了,你一定要赶在他将事情调查清楚前,将他毁了,让他生不如死,否则,我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在陈家海愤怒地挂了电话后,并不知道陈家海为何愤怒的陈婉清,木然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站在落地镜前,呆呆地看了自己身体一会后,她咬了咬牙,做出了决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