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4章 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你准备怎么将我毁了?”罗子凌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黄萌兰嗫嚅了好一会,这才细声说道:“我想在和你发生关系的时候,把你命根子毁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罗子凌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,心里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陈家海还真的狠毒,想将他的根本毁了,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罗大少,对不起,”看罗子凌一脸的愤怒,黄萌兰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不是我想害你,是陈家海他逼我的。如果我不听他的话,他会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为了打动罗子凌,让罗子凌不杀她,黄萌兰把所有罪责都推到陈家海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告诉罗子凌,以前她是个单纯的女孩,但有一次被陈家海玩弄了,并被拍了照片和视频,最终被陈家海控制。那时候,她还天真地以为,陈家海会娶她,至少会给她丰厚的报酬。

    没想到,陈家海只是玩她,并将她当成工具。

    反正,黄萌兰把自己说成了是无辜的受害者,全都是因为陈家海的逼迫,她才不得不做这些事情。她哭着请求罗子凌,别杀她,她以后再也不敢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并没马上说什么,只是冷冷地看着痛哭流涕的黄萌兰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五官依然很好看,身材也好的不得了,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,非常的惹人疼爱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演戏的功夫很好,浑身上下充满了女人的魅力,如果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就看她这副哀哀哭泣的样子,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动心。

    “不杀你可以,但我有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陈婉清停止了哭泣,抹着眼睛看着罗子凌。

    “陈家海想毁了我,那你就用同样的方式毁了陈家海,”罗子凌一脸冷笑地看着陈婉清,“我猜,昨天晚上,你们就在一起过夜,你今天一副被男人滋润后的满足样子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心里的杀意已经很重了。

    陈婉清想了想后,并没否认,老实交待了昨天晚上就是和陈家海混在一起的事情。

    并说陈家海功能很差,她早就厌烦了。

    她对罗子凌的要求并没马上表态,而是继续哀求,让罗子凌放过她,她愿意替他做牛做马报答。

    “既然做牛做马都愿意,那就按我的吩咐去做,”罗子凌被她哭的有点烦了,不耐烦地喝了声,“如果不愿意,那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!”陈婉清怕罗子凌真的就这样走了,马上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相信你,”罗子凌说着,伸手在陈婉清的腰间捏了几下。

    瘫痪的感觉顿时消失,陈婉清的整个身体,又可以动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施的是太乙神针里面的封穴之术,但你的气血并没完全顺畅,如果我不再替你解,再过二十四个小时,你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”罗子凌一脸冷笑地面对陈婉清,“用你的行动来表示你的忠心吧!”

    不过话一出口,他就想打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不是告诉陈婉清,刚刚喂她服下去那并不是毒药吗?

    那药还真不是毒药,只是一颗普通的药物,罗子凌用来吓唬人的。

    还好,陈婉清害怕之下,并没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陈婉清一副面如死灰的样子,她从床上起来,跪在地上,面对着罗子凌:“罗大少,求你放过我,好不好?我不敢杀人,陈家海折磨人的手段很残忍,如果他知道我想害他,那我肯定会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我是太仁慈了!”罗子凌很大声地笑了起来,“刚刚给你施的这点手段,你完全没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陈婉清是无意,还是故意这样,她跪在地上的时候,胸前全部洞开,风光是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只不过,罗子凌完全无视,他冷笑道:“想不想再尝尝更难受的味道。还有,你别忘记了,你服下去的药,如果不服解药,等你睡着了后,你就会窒息而死,除非你永远不睡觉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撒谎,但也要把谎撒到底。

    “不,罗大少,你不能这样,”陈婉清有点神经错乱的样子了,“我不敢杀陈家海,也不会再害你,求你放过我吧。其他的事情,我都答应你。现在我就可以陪你,我什么都会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下子就将身上所穿脱了,还朝罗子凌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罗子凌一脚就将陈婉清踢回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这一脚,踢在了她的小腹上,陈婉清顿时痛的瘫在了床上,再也起不了身。

    罗子凌没理她,将她的浴袍扔回到她身上,将她的身体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身体,对男人太具有诱惑力,罗子凌怕自己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稍一会,陈婉清的疼痛才缓解下来,她不敢再说什么,只是抱着被子,哀哀地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答应还是不答应,再给你十秒钟时间考虑,”罗子凌说着,开始倒计时,“十、九、八…...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”陈婉清在罗子凌数到三的时候,突然坐直了身体,“但罗大少你要保证我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太美了!”

    “我会帮你做很多事情,我可以帮你对付男人。”陈婉清抹着眼睛请求,“求你,保护我。我答应你,把陈家海毁了,但你要保护我,不然我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想了想,改变了态度:“如果你有利用价值,我当然不会让你死。你要证明你对我来说有价值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天天服侍你,一定能把你服侍的很舒服!”陈婉清嗫嚅着道。

    “呸,谁稀罕你被很多男人玩过的身体,”罗子凌很生气,身边那些冰清玉洁的女神,他都没有想过去品尝她们的滋味,一个被陈家海玩过的女人,还想和他发生关系,想的太美了。

    陈婉清不敢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又把话题扯回到原来:“先用陈家海向我证明什么,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条。别以为我会放过你,想害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,你也一样,除非你死心塌地帮我做事情,再没有二心!”

    说着,伸手在陈婉清那半露的上身掐了一把,陈婉清顿时感觉到疼痛难忍,像被火烧了一样,只得马上求饶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很快就能给我好消息,”罗子凌站起身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婉清怔怔地看了罗子凌一会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