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40章 再做亲子鉴定
    罗旭升不说话,在看到罗雨晴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后,也把眼光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刚回来吗?见了我妈没有?”罗子凌见罗旭升不答话,继续问道:“你是回来陪我们过年,还是怎么?爷爷过几天就回燕京了,我妈说的,他准备和我们一起过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回来看看你们,”罗旭升喝了口茶,闷声说道:“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,如果有空,到时我会来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告诉我见到我妈没有,”罗子凌感觉自己心里的气越来越大,自己这个老爸,怎么就这样让人生气呢?

    “还没,晚上刚到,”罗旭升再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他没告诉罗子凌,是杨晓东和他联系后,告诉了罗子凌的踪迹,因此就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罗子凌也猜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和雨晴在一起,所以你就拦我们了?”罗子凌说着,再问罗旭升,“像不像你女儿?”

    “像!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一起做个亲子鉴定,你愿意配合吗?”罗子凌再问罗旭升。

    “要怎么配合?”

    见罗旭升不拒绝,罗子凌松了口气:“毛发,或者血液、体液都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罗旭升没说什么,从腰间摸出一把短刀,割下了自己头上的一丛绺头发,递给了罗子凌。

    罗子凌赶紧接过,抽了张纸包了起来,再交给罗雨晴。“学姐,这下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罗雨晴赶紧接过,放进了自己的包里,再冲罗旭升挤出了个笑容:“那个,罗……叔……子凌爸爸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她很尴尬,不知道叫罗旭升叫什么。

    罗叔叔,感觉不合适,要真的罗旭升是她爸,现在叫他叔叔,以后会很尴尬。

    没证实的情况下,那当然不能叫爸,即使证实了,“爸”这个称呼,也不一定叫的出口,至少不会叫的那么干脆,现在打死她都不会叫。

    叫罗先生更不行,太生疏了,最终只能叫了声“子凌爸爸”,只不过这个称呼也很尴尬。

    罗旭升没说什么,只是笑了笑,又瞄了罗雨晴几眼。

    此时的罗雨晴,哪里还有和罗子凌相处时候的笑靥生辉?现在的她,比谁都紧张。

    很快,火锅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将一堆小菜扔进来,再向服务员要了瓶黄酒,分别为罗旭升和罗雨晴倒上。

    罗子凌举杯。

    “爸,雨晴,无论我们是不是一家人,今天都要好好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罗旭升没说话,拿起酒杯,一口就干了。

    罗雨晴端起酒杯,郑重地敬了一下罗旭升:“无论你是不是我生父,我都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猛地喝了杯口酒后,罗雨晴再道:“自我懂事起,我就没享受过一天真正的父爱。如果你是我父亲,希望你能以一个父亲的身份爱护我。如果你不是我父亲,我也希望你能以长辈的身份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罗旭升看了罗雨晴几眼,微微笑了笑,依然没说话,只是替自己倒了杯酒,向罗雨晴举了举,一口就喝干。

    吃夜宵的过程中,罗旭升几乎没说什么话,挺尴尬的罗雨晴说的也不多,就罗子凌一个人嘴巴没停过。

    但一些事情又不能当着罗雨晴的面问,比如罗旭升后面的安排,到东部z区任职的情况他都不能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问,因此问的只是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在后来,他也好奇地问起了当年的事。

    听罗子凌问起当年的事情,罗雨晴也挺好奇,但罗旭升拒绝回答。

    这让罗子凌和罗雨晴很失望,但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吃完夜宵后,罗旭升也直接离开,并没告诉罗子凌他去哪儿,明天怎么见面。

    罗子凌想了想,给吴越打了个电话,问她在哪儿。

    吴越告诉罗子凌,她刚刚回到凌若楠的别墅,还没来的及洗漱。

    罗子凌让吴越在选个合适时候告诉凌若楠,罗旭升回来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估计自己那闷葫芦的父亲,肯定不会主动把回来的事告诉凌若楠。

    罗旭升最可能做的事情,就是偷偷出现在凌若楠面前,把人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罗子凌真的想不明白,自己这样性格的父亲,怎么就会讨这么多女人喜欢呢?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与罗旭升相比,魅力值高的不只一个档次,至少他不会像罗旭升那样当个闷葫芦。

    “很快就可以知道结果了,”罗雨晴的心情和罗子凌却是不一样,她显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就拿去检验吧。”罗子凌揽住罗雨晴的肩膀,“早点得出结果,也可以省点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天我们一起去。”罗雨晴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约好明天一起去警局物证鉴定中心送标本后,也就分头回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学生公寓已经关门,但罗雨晴是学生会主席,并不担心回不去宿舍。

    罗子凌更是不怕回不去寝室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都起来晨练,晨练的时候,约好吃了早饭后,一起去物证鉴定所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一起去的时候,才发现情况不对,因为今天是周末。

    罗雨晴马上给她认识的那个朋友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还好,那朋友告诉罗雨晴,周末他们那里也有人值班。

    她让罗雨晴去找今天值班的人,她会打电话给值班的同事,让同事将标本收下来。

    罗雨晴和罗子凌一起来到分局的物证鉴定所的时候,值班的一名男警员接待了他们。

    这名男警员已经接到罗雨晴那名朋友的电话,待他们很热情。

    今天值班的并不只有这名男警员,还有另外几名警员,其中有一位负责标本收录的女警员。

    那名女警员在录入检验人员信息的时候,明显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将标本收存,并登记后,那名三十几岁的女警员躲了起来,偷偷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大少,他们三个人一起来做亲子鉴定了。”那女警员小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:“要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你是聪明人,应该知道怎么做,”电话那头的人口气淡淡地说道:“这件事情,别再告诉我,我不知道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,”那警员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马上走进了标本存放区,将刚刚送来的那三份标本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