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9章 不实际的想法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罗子凌陪着吴越在院子里锻炼了一会后,也就先回学校了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,凌若楠没起床,罗子凌打算上午回学校上课,中午时候再和凌若楠去凌家老宅,帮凌锦华治疗。

    吴越自然不会违抗罗子凌的意思,在和罗子凌对练了一会后,也就让他走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跑步回学校,在回学校的时候,看时间还早,于是又跑步去了操场。

    冷冰冰的早上,晨练的人很少,但罗子凌还是看到了罗雨晴在那里跑步。

    “学姐,我没来,也没其他护花使者陪你跑步啊,”罗子凌将脱下来的衣服挂到双扛上,快跑到罗雨晴身边,笑着打招呼:“燕大的学生,真的没有几个好样的,这么如花似玉的女孩一个人晨练,居然没有相陪。要是有流氓来调戏,那不就惨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来了吗?”罗雨晴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罗子凌笑道:“那我继续当你的护花使者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走了后,你妈和你说了什么?”罗雨晴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说什么,我想知道当年的事情,她不愿意说,其他事情,当着你的面说的差不多了,”罗子凌想了想,再郑重地说道:“我想,她应该不排斥你。对了,昨天晚上,我妈送你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“挺名贵的一只手镯。下次带给你看看,”说起凌若楠送的礼物,罗雨晴显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那恭喜你得一件钟爱的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杨青吟没有吃醋吧?”

    “你去问她啊,我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!”罗雨晴扁了扁嘴,再问罗子凌:“听说你的夜北酒吧明天要重新开业,我去捧场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你去捧场,还是想免费吃喝?”

    罗雨晴伸手掐了罗子凌一把,嗔道:“捧场顺便白吃白喝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只不过没有请柬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请柬呢!”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跑的非常轻松。

    路了大概半个小时步后,两人这才分开,各自回寝室。

    回寝室的时候,曹建辉、李复明、吴龙江刚刚起床。

    他们马上拷问罗子凌,昨天晚上睡在哪里,是和罗美女共度良宵,还是和杨大美女一起。

    结果问的罗子凌恼羞成怒,每个人脑袋上一记爆粟,当成回答。

    曹建辉等人也没在意,嘻嘻笑着没当回事地起床洗漱了。

    上午的课,罗子凌认真地上完了,并在食堂吃了中饭。

    十二点左右,凌若楠给他打来电话,说她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以后会到学校门口,让罗子凌在那里等。看时间还早,罗子凌给杨青吟打了个电话,问她在干吗。

    杨青吟下午也准备翘课,想到爷爷那里去看看。

    罗子凌打电话给她的时候,她正坐车离开校园。

    接到罗子凌电话后,车子就停在了学校门口,罗子凌过去和她会合。

    趁等凌若楠的时候,罗子凌问了杨青吟一些事儿,主要是杨远山昨天检查的事情。

    杨青吟并没看到所有检查报告,因此她知道的情况,都是父母所说。

    从杨青吟所讲的内容中,罗子凌没办法做出更精确的判断,因此他吩咐杨青吟,想办法把所有检查报告结果都拍个照片带过来让他看看,有可能的话,再带他过去见见杨远山。

    杨青吟几乎没犹豫就答应了罗子凌的要求,并说一定会劝服爷爷,让他接受罗子凌的治疗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里说话的时候,凌若楠的车子过来了。

    杨青吟和罗子凌一起下了车,过去向凌若楠问好。

    凌若楠也客客气气地待杨青吟,还叮嘱她哪天和罗子凌一起过来吃饭,杨青吟自然答应。

    车上的时候,罗子凌详细地和凌若楠讲了与杨远山有关的情况,并说打算替杨远山治疗。

    昨天,罗子凌并没说这件事情,今天突然间说起,凌若楠挺吃惊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”最终她并没有阻止罗子凌这样做,“你是学医的人,救死扶伤是你的本份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觉得,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修复与杨家的关系,”罗子凌没隐瞒自己的想法,“杨远山肺部真的有恶变的可能,如果我替他治好了病,他肯定欠我一个人情。冤家宜解不宜结,如果通过这件事情及后续的一些交往,能让两家的关系改善,那也是件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对杨家,我并没有太多恶感,只不过他们还耿耿于怀当年的事情而已。”凌若楠一脸苦笑,“如果他们愿意放弃仇恨,改善关系,那我举双手赞成。只是,事情并没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,”罗子凌点点头,“我会慎重行事,反正,我们释放善良就行,领不领情是他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能这样想就好了,”凌若楠笑了起来,这次笑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妈,昨天晚上睡的应该不错吧,”罗子凌转移了话题,“看你这段时间挺累,以后别这么辛苦了,要注意休息。我给你弄点调理身体的药,再多过来替你按捏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有吴越在,我不算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吴越姐的气色确实不太好,找个机会,我替她好好诊查一下,省得落下病根。”

    凌若楠和罗子凌说这些话的时候,是开着隔音装置,因此坐在前排的吴越并没听到。

    在说起吴越的事时候,凌若楠关了隔音设备。

    关了隔音设备后,凌若楠对吴越说道:“吴越,凌儿说找个机会替你诊查一下,助你调理,我正有此意,今天如果时间来的及,那就让他帮你查一下身体。”

    吴越想不到凌若楠会这样说,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,她顿时心虚。

    还好,多年历练下来,她已经能处变不惊,当下回头冲凌若楠笑了笑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小姐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“没事,凌儿的医术很不错,这段时间你太操劳,让他给你开一剂保健药方,省得落下病根。”凌若楠说着,又吩咐罗子凌,“今天晚上还是睡在妈那里吧,顺便再替妈按捏一下,并替吴越检查一下身体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母后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子又胡言乱语了,”凌若楠伸手掐了罗子凌一把,一脸的溺爱。

    见罗子凌和凌若楠这副亲密,吴越心里挺是羡慕,也感觉到暖暖。

    不过她又马上叹了口气,知道自己起了一些不实际的想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