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5章 你可以不信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杨青吟神情一僵,但她反应很快,马上拦住那两名警卫:“没事,子凌在帮我爷爷检查身体。你们要是不放心,就在边上守着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又马上冲着站在外头那个刚刚领他们进来的人说道:“清叔,能不能帮我拿瓶消毒用的酒精?”

    叫清叔的那中年人探进了脑袋,认真地看了两眼后,听从了杨青吟的吩咐,让人去拿消毒用的酒精了。杨远山怒哼了声,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,也没再挣扎。

    罗子凌替杨远山搭了脉,再检查了一下他的呼吸心跳情况。

    在替杨远山检查这些情况的时候,他忍不住鄙视了一下这个老头子。

    杨远山只是拉不下面子而已,其实还是希望他这个混蛋小子帮忙治疗。

    检查了一番后,罗子凌停下了动作,再用很郑重的口气对杨远山说道:“如果我所料不错,杨老前辈你患有中度的肺萎缩,只不过经过治疗,有了一定的转机而已。但是,你肺部的毛病并没有痊愈,而是在慢慢变坏。如果你现在去拍片检查,肺部应该有不明显的阴影,那是肺部肿瘤变的前兆,肯定会发展为肺癌。至多两年,就会要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的话,让杨远山瞬间变了脸色,站在一边的杨青吟也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“罗家小子,休得胡言,”杨远山有点恼羞成怒地喝道:“你别以为用这样的方式就能胡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杨老前辈可以不信,”罗子凌却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笑了笑,“如果我计较以前我们罗杨两家的仇恨上,我可以完全不说这事,不提醒你。但看在青吟的面子上,今天我就直言说了,而且我还告诉你,我完全能在不开刀不化疗、放疗的前提下,将你的病完全治愈。这是我想给你的礼物,但如果杨老爷子不愿意接受,那我也不勉强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说着,回头冲神情异样的杨青吟笑了笑,再对杨远山说道:“好了,礼物我已经送出,接不接受是杨老前面的事情。接下来,小子准备接受杨老前辈的教诲。不知道今天杨老爷子唤我过来,有什么事情要吩咐?”

    杨远山今天让杨青吟带罗子凌过来,当然是有事情要吩咐,或者说他要训斥一下罗子凌,并当面警告罗子凌远离杨青吟。但被罗子凌刚才一番话惊的有点乱了心绪,教训罗子凌的心思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当下不耐烦地冲罗子凌挥挥手,“赶紧滚!你们都走,见到你们我就烦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罗子凌和杨青吟面面相觑,都想不到杨远山居然让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这么正儿八经让他们过来,一番话后,居然就让他们走了,连正事都没说呢!

    杨青吟倒是很快就回过神来,她知道罗子凌刚才一番话,让爷爷没心情教训他了。

    她松了口气,赶紧拉了拉罗子凌的衣角,再对杨远山说道:“爷爷,那你先休息吧,我们走了,有空再过来看你,陪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,”杨远山再次不耐烦地挥挥手。

    罗子凌也没再说什么,向杨远山作了个礼后,拉着杨青吟的手,走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杨青吟挣扎了两下,但没挣扎出来,不禁又羞又恼。

    杨远山也看到了罗子凌拉着杨青吟的手离开,不禁又是一阵气恼。

    只不过,罗子凌走的步子很快,还没等他发作,已经拉着杨青吟手走到院子里,只得罢休。

    叶小丽将车子停在院子门口,人从车里下来,到院子里等他们。看到两人这么快就出来,而且还手拉手,不禁一阵愕然。

    但她很明智地没问什么,在听杨青吟说,现在就离开这里后,也就去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路上的时候,杨青吟并没说什么,也阻止了罗子凌说点什么的打算。

    车子直接驶回杨青吟所住的房子附近,下了车后,杨青吟直接拉着罗子凌上了楼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拉着罗子凌进了房间后,杨青吟很认真地问罗子凌:“还只是想吓唬一下我爷爷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”罗子凌同样郑重地回答:“这样的事情,我怎么可能开玩笑?”

    杨青吟听了,一颗心顿时沉到了水底。

    她宁愿相信罗子凌是在开玩笑,或者说为了避免今天被杨远山训斥,而编出的谎言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是学医的,但也很清楚肺癌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预后最差的几种癌症,肝癌、肺癌就位列其中。

    杨青吟知道,她的太公,也就是杨远山的父亲杨尚明,就是死于癌症,好像是肺癌转移到肝脏。

    具体情况她不是很清楚,但太公死于何种疾病,却是听自己的父亲说过。

    她完全相信罗子凌的医术,在听罗子凌说他并没有开玩笑,而是实话实说后,当然是被吓的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虽然说现在杨远山对她不是很满意,但爷爷自小疼爱她,比待任何一个晚辈都要好。杨青吟对自己的爷爷感情也很好,即使爷爷不同意她和罗子凌一起,甚至因此对她改变了态度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很关心爷爷的身心健康。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办?”她紧紧地拉着罗子凌的手,有点无助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现在情况并不严重,只是病情刚刚有点变化,现代化的医学诊疗手段,还没办法查出明显的异常。很多指标,只是稍稍增高,没办法用这些指标做出诊断。我想,即使做ct、mri,也不可能查出明显的病变灶块。但是,肺部癌症如果有了明显的灶块,那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期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这一番话,并没让杨青吟完全听明白。

    他只得再解释:“传统医学与西医的原理并不一样,可以这样说,传统医学更注重治本。把因消除了,果就没有了。西医很多时候只是切一刀,或者把异常的细胞杀死,这样效果虽然在短时间内明显,但也会伤及无辜,甚至把整个人的抵抗力彻底毁掉。很多重病,并不是因病而死,而是被治死的。传统医学的治疗,见效虽然不是很快,但却治本。痊愈后,就不会再犯。如果你爷爷信任我,我会无偿替他治疗,直至彻底康复。但如果他不愿意接受我的治疗,那我也没办法!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的时候,罗子凌意味深长地看着杨青吟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