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4章 不卑不亢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子凌,我爷爷染了什么病?”杨青吟有点着急地问罗子凌。

    杨远山身体一向健康,但平时喜欢抽烟,烟龄至少五十年了。

    当年在部队当兵的时候染上的烟瘾,转业后曾暂时不吸过,但后来因为遇到了麻烦事情,为了解忧,又开始抽,最终烟瘾伴随终身。

    很多人劝过他,但他不以为意。抽烟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一件不可或缺的事情。

    别人劝他,他就以张学良和毛伟人相比喻,说他们都不讲究这些,两人都挺长寿。

    杨远山的性子挺倔,他不主动改变主意的事情,别人再劝也没用。

    这些年,杨远山身体情况一直还不错,因此家里人也听之任之,没有人再劝他不要吸烟。

    杨青吟知道吸烟的危害,她怕杨远山因为吸烟而染上呼吸道疾病,甚至肺癌。

    因为她听说了太多因为吸烟而染上肺癌的悲剧,怕自己的爷爷也遭此厄运。

    她非常相信罗子凌的医术,因此听他这样一说,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远山却不以为然地冷笑道:“别在我面前卖弄你的医术,和401医院的那些专家比起来,你连个屁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,很骄傲地说道:“可是,我这样一个连屁都不是的人,却治好了401医院那些专家教授都没办法治好的一些疾病,比如原本已经瘫痪的李海阳前辈重新站了起来,我太姥爷也重新焕发了生机,原本他挺难挨过这个冬天。只要不是睁眼瞎,就不会像你这样说话。”

    见面后,杨远山有点气极败坏的感觉,一再打击他,罗子凌倒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最怕的就是杨远山和他玩阴招,他清楚像杨远山这样的老狐狸,心机实在太深,即使他加以提防,也有可能中招。杨远山直接表现出厌恶,冷言冷语讥讽他,罗子凌倒是能从容应对。

    “那只是你撞大运而已,”杨远山依然脸有讥讽之色。

    “经常撞大运,也就不是运气问题了。杨老前辈,那天在大会堂里遇到你,我就感觉到你气色不太好。今天看你,气色越加的差了。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,你肺部肯定有问题。说不定,因为长期吸烟而染上迁延性疾病,只不过比较轻微,用现代仪器没办法查出来而已。如果你不相信,我可以猜测一下,你这段时间,是不是经常有无意识的空咳,晚上睡觉的时候,呼吸有点困难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后,看到杨远山脸上露出惊讶之色,这才停下了嘴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的?”杨远山不友善地盯着杨青吟,“想让他用这种方式讨好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杨青吟赶紧摇头,“我一直觉得爷爷身体很健康,什么事情都没告诉过他。”

    杨远山却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,冷冷地瞪了杨青吟两眼后,再看向罗子凌。

    但罗子凌抢在他开口之前再说话了:“杨老前辈,我替人诊病,从来不需要别人帮我说明情况。我只相信自己看到、检查的结果。当然,你可以选择不相信。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,你的肺部有病症,不加以治疗的话,会要了你的性命。如果你愿意,我现在就帮你诊查一下,再还你一个完全健康的身体。这算我送你的礼物吧!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就让子凌帮你检查一下吧,”杨青吟有脸着急地看着杨远山,“他的医术真的很不错,很多医学专家都很敬佩他。上次中医年会,他用自己的医术折服了所有的人。连自诩为天下第一针的顾建安,也败在了他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顾建安一直在帮杨远山做私人保健方面的事情,这些年杨远山身体健康情况不错,还真的有赖于顾建安的帮忙。

    上次罗子凌和顾建安比试针法,最终顾建安落败,把传家宝针灸铜人也输了的事情,杨远山也有耳闻。

    罗子凌治好了凌锦华的病,并且让李海阳也重新站了起来,这些事情杨远山也清楚。只不过,他是不会承认罗子凌医术不错,在他眼里,罗子凌什么都不是,需要一棍子打死的混蛋。

    但罗子凌这么郑重的提醒,他还是不敢无视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年龄,对生命的珍惜程度,比年轻时候更甚。

    通俗一点,就是怕死,越老越怕死,特别是像杨远山这样身居高位的人。

    荣华与富贵,想再享受更多时间,手中的权力也想多握几年。

    罗子凌的医术,杨远山也是认可的,只是嘴上不承认而已。

    听罗子凌说的郑重,他心里也有点发毛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又拉不下面子,让罗子凌诊查。

    听杨青吟这样说,他有点恼怒地瞪了自己很钟爱的这个孙女一眼,再冷声对罗子凌说道:“我可以让你诊查,但要是你诊查错误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罗子凌呵呵笑了两声,再很郑重地说道:“杨老前辈,你错了。你别认为,你让我替你检查身体,是我的荣幸。我是医生,我奉行的救死扶伤的人生恪言。我帮人治病,救人性命,是我付出了努力,恩赐了别人。能得到我的治疗的人,是他们的荣幸。你也是一样!”

    杨远山一听,顿时大怒:“小小年纪,就学会了摆架子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却丝毫不避让地看着杨远山:“这是为医者的傲气,不是摆架子。在真正有医德的医生眼里,病人就是病人,没有贫贱与身份高低之分。只要染了病的人来求治,都会施以治疗。如果你觉得自己身份尊贵,看不起替你诊查治疗的人,那我只能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凌,我爷爷可能得了什么病?”杨青吟怕一老一少吵起来,赶紧出言掺合,“你赶紧替他检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又对杨远山说道:“爷爷,子凌肯定不会危言听耸,让他替你检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杨远山并没理会杨青吟的话,而是侧过了头,继续看自己的书。

    对杨远山性子有点了解的杨青吟,见杨远山这样子,赶紧冲罗子凌示意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罗子凌会意,从口袋里掏出银针,再吩咐杨青吟去拿点酒精。

    “杨老前辈,让我替你把一下脉,”罗子凌说着,不待杨远山答应,就抓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杨远山用力挣扎了一下,但并没有挣扎出来,不禁大怒:“来人,将这小子拿下。”

    随着杨远山的声音,马上就有两名身材魁梧的壮汉,从门外闪进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