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0章 我该怎么做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刚好十五分钟,罗子凌就出现在了杨青吟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学姐,带了你爱吃的馄饨,”罗子凌举着手中所提的一碗打包的小馄饨,很得意地对杨青吟说道:“是先吃东西呢,还是帮你治疗?”

    洗完了澡,换了身睡衣躺在床上看手机的杨青吟,没好气地横了一眼罗子凌,“当然先吃东西,今天晚饭只吃了一点,早饿了。有些人也不知道关心我一下,自己到处逍遥。哼,想着就生气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顿时有点心虚,但他已经学会处变不惊,最终只是嘿嘿一笑,打趣杨青吟道:“哎哟喂,我居然忘记了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杨青吟很自然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忘记买一瓶镇江陈醋来,”罗子凌说着,哈哈大笑起来,“某个学姐是个大醋缸,我怎么就忘记了呢!看样子,以后每次吃饭,两瓶陈醋起步的节奏。”

    杨青吟顿时恼了,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,扑到罗子凌身前,就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罗子凌赶紧将手中的馄饨放到桌上,任杨青吟施暴了一阵后,就将她的两只手抓住,笑道:“学姐,今天的表现有点异样,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讨厌的学弟,放开我,”杨青吟越加恼羞成怒,“就知道欺负我,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当然不会就这样放开,而是将杨青吟往自己身边拉了一把。

    杨青吟轻呼一声中,整个人扑入了罗子凌的怀里。

    娇香入怀,一片温润,罗子凌没犹豫就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刚在欧阳菲菲那里被**起来的冲动,依然没完全消散。

    杨青吟挣扎了两下后,也就任罗子凌施坏。

    不过在和罗子凌亲吻了一会后,她突然用力挣扎了起来,再狠狠地将罗子凌推开。

    “刚刚和哪个女人呆一起吧,”杨青吟似笑非笑地看着罗子凌,“身上都是女人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陪我妈吃饭,说话,还帮我妈按捏了一会,在她肩膀上撒了会儿娇,你不会连我妈的醋都要吃吧?嘿嘿,小气的学姐,心眼比针眼都小。”说完后,罗子凌为自己的急智而得意。

    听罗子凌这样一解释,杨青吟心里才松了口气,不过她依然一副娇哼哼的样子,“我就小气,你怎么着?如果不满意,你找欧阳大美人去,或者陈大记者,还有你的罗学姐,她们比我大方,可以容忍你和其他女人保持亲密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学姐,我知道,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坏脾气,今天有气你就撒吧,打几下也没关系,”话虽然这样说,但罗子凌并没松开杨青吟的手,还趁她委屈地撅起了嘴巴的时候,再亲了下去。

    杨青吟没挣扎,接受了罗子凌的亲热。

    一番缠绵后,杨青吟以进的怨气也没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虽然有点心虚,但他也有点开窍了,那就是在女人面前,很多时候不能老实交待问题,一定要哄。把她们哄高兴了,很多事情就不会有了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些,罗子凌心里还是有点得意,为自己的急智及善于总结而骄傲。

    “小爷还是挺厉害的,才出来这么几天,生活经验就总结了不少,”在杨青吟挣脱开去,准备吃馄饨的时候,他心里还小小得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今天其实想和你说点事情,”杨青吟吃了几口馄饨后,停了下来,“我爷爷在傍晚的时候给我打过电话,要我哪天带你去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杨青吟脸上有点微微的泛红。

    罗子凌听了,却是皱起了眉头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愿意?”杨青吟顿时有点不高兴了,“他想见你,你不愿意见他?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在大会堂里面和他见过面,他当面威胁我,不许我再找你,还说只要他活着,就不可能让我们一起,”罗子凌很郑重地说了这几句话后,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,大概和杨青吟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杨青吟听了,顿时白了脸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爷爷想见罗子凌,是有另外的目的,没想到今天他这样威胁过罗子凌。

    爷爷要见罗子凌,让她带罗子凌过去,会发生什么事情,她能想象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,”她有点垂头丧气地说道:“不要去了,我和爷爷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见你爷爷一面吧,”罗子凌却是没怎么在意,“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见面,无论是争吵,还是其他,我都不怕。如果我不去,不但他会看轻我,你也两头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杨青吟认真想了想后,道:“那我安排一下,哪天带你过去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再道:“不过我希望你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,别和他们争执,算是给我面子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和他们争吵,但如果他们质问我,我肯定要解释几句。”

    杨青吟看了两眼罗子凌,最终没再强求什么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心情已经变坏。

    和罗子凌打电话的时候,她心情还是不错的,因此也和罗子凌调侃了几句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事情会有转机,爷爷主动要见罗子凌,她觉得如果这次机会把握好,那两人的未来就可能光明一点。却没想到,今天白天时候,爷爷已经当面威胁过罗子凌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想的全是错的,因此很受打击。

    见杨青吟心情变得低落了,罗子凌也没再打趣她什么。

    在她无精打采地吃完馄饨,漱了口后上床后,他就很殷勤地替她按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学弟,要是我爷爷真的下定了决心要你远离我,你准备怎么做?”在罗子凌替她按捏的时候,杨青吟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前段时间已经威胁过我,现在只不过老调重弹,没什么实质意义,”罗子凌没考虑就回答道:“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别人的威胁,所以,你爷爷的威胁,我只当作耳边风。”

    看杨青吟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侧过了脸,奇怪地看着他,他马上反问了句: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杨青吟重重地叹了口气,并没回答罗子凌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做?我自己也不知道,”这是杨青吟心里哀叹的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