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3章 像个女主人
    进了屋后,凌若楠上楼换衣服,准备做饭。

    吴越也跟着走进了屋,先于凌若楠到厨房里。

    平时只要凌若楠进厨房做饭,她都当下手。只不过平时凌若楠很少自己烧饭,除非罗子凌过来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是个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女人,从来没下过厨房,因此想帮忙也没能力。

    她有点尴尬地对罗子凌说道:“我经常来吃白食,是不是有点厚脸皮?”

    “你是有事来找我妈的,我妈顺便请你吃晚饭,有什么厚脸皮?”看欧阳菲菲说话的时候,脸上有俏皮的神色,罗子凌顿时觉得心神大悦,笑道:“我才不信你没事情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要是没事情,我就不能过来蹭饭吃了?”欧阳菲菲歪着脑袋看着罗子凌,“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女人太聪明不是好事情,”说话的时候,罗子凌一脸玩味的笑,“那天我看到几句话,觉得挺有道理:女人太聪明,不是给人当情人就是当尼姑,或者当大龄剩女。”

    看欧阳菲菲变了脸色,罗子凌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换了一身家居服饰的凌若楠从楼上起来,欧阳菲菲恨恨地瞪了罗子凌一眼,迎向凌若楠了。

    “凌儿,你陪菲菲说说话吧,”凌若楠吩咐了罗子凌两句,再有点歉意地对欧阳菲菲说道:“这小子,就喜欢开玩笑,你别听他瞎说。”

    刚刚罗子凌的玩笑话,凌若楠也听到了,不禁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只是,当着欧阳菲菲的面,她又不好责怪罗子凌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冲罗子凌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,再对凌若楠笑了笑,“凌姨,没事,反正他老是不正经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我好像调戏你一样,”罗子凌不满地嘀咕了句。

    这话让欧阳菲菲的脸一下子红了,凌若楠看两人这副样子,微微叹了口气后,也没说什么,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喝茶还是喝什么?”罗子凌问欧阳菲菲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,”欧阳菲菲恢复了正常的神色,“你要喝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泡什么我就喝什么!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白了罗子凌一眼,去柜子里拿了龙井茶的茶盒。

    拿了茶叶后,她就替罗子凌泡茶,非常专注和认真。

    “有点女主人的架势,”罗子凌依然没忘记开玩笑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再度红了脸,但她并没恼怒,只是怪怪地看了他一眼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罗子凌知道冲口而出的一句玩笑话,可能让欧阳菲菲误解,赶紧解释:“只是玩笑,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南北气候差异太大,这几天燕京雾霾挺重,染了风寒,嗓子有点疼,”欧阳菲菲一边泡茶一边说道:“罗大神医,小女子想请你妙手施治,可否愿意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免费帮你诊查,”罗子凌起身,过去拿了自己的袋子,“还好今天带了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在你妈这里帮我针疗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要针疗啊!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怪怪地看了几眼罗子凌,最终还是咬着嘴唇说了自己的要求:“还是一会另找地方帮我治疗吧。顽疾的治疗,应该还需要几次吧?”

    看欧阳菲菲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点怪异,罗子凌突然间有点冲动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一会去你那里,再帮你治疗。”想到几次帮欧阳菲菲治疗时候的暧昧,及被林岚的疯狂所开发出来的那方面冲动,罗子凌有点向往和欧阳菲菲之间的暧昧,因此也就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看罗子凌眼神有点怪异,欧阳菲菲心里不禁猛跳了几下,脸也有点红了。

    但最终她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泡好茶后,欧阳菲菲替罗子凌端过来,放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看你有当贤妻良母的潜质呢,”罗子凌又开了句玩笑,“以前倒是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事情,如果心甘情愿去做,都可以做好,”说了这话后,感觉自己太唐突了,欧阳菲菲赶紧再解释了句:“就像你习针法一样,你喜欢去做,就愿意做,并能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的时候,我并不喜欢针灸,也不愿意学,被我爷爷教训了好几次,才被迫学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怔了一下,再冲罗子凌翻了个白眼,但没再说这事情。

    “哪天有空,一起去制药厂看看,如果你觉得哪里需要改进,你就直说。”欧阳菲菲呷了口茶后,轻轻说道:“我不希望生产制作出来的药物,不合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前段时间,罗子凌听欧阳菲菲说过这事,今天她再提起,也不想拒绝,当下也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安排就行了,到时候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趁你空的时间吧,你什么时候方便了,告诉我一声,我临时安排就行了。”欧阳菲菲恢复了从容和镇定,“临时去检查,更能看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罗子凌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:“你妈放在我这里的那些钱,我已经按你妈的意思,投到凌云医药的定向增发上。以你的钱,再加一比一的融资,参与凌云医药的定向增发,共计一亿五千万股。增发价格是二十元七角一股,现在凌云医药的股票价格是三十元,市值已经过了四十亿。你现在是凌云医药的第五大股东,所持股份占总股本的百分之四点九,没达到举牌线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对数学没太多天赋,数字的东西他有点头疼,认真想了一下后,他才算出来,欧阳菲菲帮他操持的这件事情,已经替他赚了近十个亿。他有点愕然地看着欧阳菲菲:“难道定增的价格打折吗?”

    如果不打折,不可能短短一个多月时间,就增值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定向增发的价格,一般是前面二十个交易日的百分之九十。这段时间,凌云集团的股票受到资金的追捧,股份涨幅比较大。机构给出的目标价格是五十元,这是在我们年报没有公布情况下他们的预测。”说到商业上的事情,欧阳菲菲像变了个人一样,又变得很精明,“反正你也不会去关注股票交易的事情,我也把一些年报的资料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见欧阳菲菲说的郑重,罗子凌有点好奇地问道:“难道涉及机密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欧阳菲菲点点头,“如果年报公布,凌云集团的股票肯定还会疯长。如果现在买进凌云集团的股票,收益一定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是希望我再买凌云集团的股票?”罗子凌有点不明所以了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想不到罗子凌会这样问,像看白痴一样看着罗子凌。

    罗子凌顿时大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