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0章 不明所以
    凌明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认他为外孙,这是罗子凌想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征强当众将他的事迹说出来,更是罗子凌没想到过的事。

    刹那间,他就成了全场的焦点,所有人目光都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不需要多想,他知道,他的名字,已经被这些大佬所熟悉,甚至往他们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好事情,还是坏事情,罗子凌没办法判断。

    有一点他清楚,那就是这些大佬都知道,他在传统医学上非常有研究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好事,也可能是坏事。

    大家知道他在传统医学方面有研究,那遇到什么疑难杂症,他们可能会求助于他,这是好的方面;坏的方面么,要是这些人认为,他只精于传统医学,没有其他才学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不过面对这么多人的注目,他没办法多想,马上笑着回王征强的话:“多谢首长的夸奖。我爷爷一直希望,能将传统医学发挥光大,重新焕发生机,让更多的人受益。因此,这么多年以来,他一直勤于钻研,终于有所成,并将悉生所学都传授给我。爷爷还叮嘱我,一定要勤于钻研,并尽可能做到中西医结合,让更多的病患者能解除病痛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的一番话,引的了周围所有人都吃惊,包括对他很有成见的杨远山及陈如常。

    罗子凌直接和杨远山较量过,在杨家老宅曾和杨远山面对面争斗。

    陈如常听说过自己孙儿陈家海和罗子凌之间的恩怨,知道自己的孙女陈晓怡和罗子凌走的很近,可能在主动追求罗子凌。罗子凌是罗连盛孙儿,他也知道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对罗子凌肯定很有成见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杨远山还是陈如常,都惊讶于罗子凌在这种场合,还能如此镇定地说这样一番话。

    这个年龄的年轻人,无论是谁,见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,都会手足无措,说话不流畅,能做到从容的人,肯定极少。他们认为,罗子凌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今天罗子凌表现的很镇定,没有任何慌乱,回答的也很从容,所说的话让人震撼,这太过于妖孽。这么年轻的学生,面对这么一群超级大佬,是怎么做到处变不惊,从容面对的?

    杨远山不理解,陈如常也是一样,还包括林宗平及王征强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凌明瑞和凌锦华倒没什么意外,他们见多了这家伙的张狂。

    九十大寿时候,敢嚣张行事,当众打那么多人---想到这家伙那天的所为,凌锦华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明瑞,你这外孙,很不一般,哈哈,”林宗平伸手拍了拍罗子凌的肩膀,大笑了两声,“不错,不错!”

    马上就有其他人附和,直把罗子凌称赞的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他依然站的笔直,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茶话会,电视台、电台的记者当然少不了,大部分过程都要拍摄下来,但罗子凌出场的这段时间,摄像记者都被赶走了,并没有在现场拍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这么多人围着一个小子说笑了,”还是凌锦华出言解围,“我们站在门口说话,实在不像话,都进去吧!”

    凌锦华虽然已经退下来多年,但他的威望还在,他的话还是挺服众,因此众人相互作着礼,簇拥着他这个最年长的与会者,走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能来这里参加茶话会的,都是影响力巨大的人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与会者,除了罗子凌,其他都是不折不扣的大佬。

    在跟着进去,看清里面的情况后,罗子凌心里再起了疑惑。

    今天让他一起来的目的,可能还有他和凌若楠想不知道,更深层次的东西在。

    凌锦华和凌明瑞究竟想让他怎么样?

    茶话会的整个过程,罗子凌都在考虑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茶话会开始后,罗子凌没可能和那些大佬坐到一起去商讨大事,他只能以一名随从的身份,与其他工作人员坐在一起。还好,与他会一起的有凌锦华的秘书黄晨。

    罗子凌想问黄晨一些情况,但黄晨是个很守纪律的人,涉及保密的东西,他一概不说。

    一些能告诉罗子凌的东西,他才会说。刚刚罗子凌面对众大佬的情景,黄晨并没看到。罗子凌也不想和他说,因此最关键的东西,两人无从交流。

    凌锦华和凌明瑞及其他大佬谈了什么,罗子凌无从知晓,黄晨也不可能进去打探。

    不过谁都猜的出来,他们商量的肯定是国之大事。

    罗子凌也清楚,凌锦华这个九十高龄的老人,愿意参加这样的会议,最主要的就是现身于众人面前,让大家都知道,他身体无碍,健康的很。

    像凌锦华这种定海神针一样的老前辈出现在众人面前,即使不表示什么,也能引发很多人的猜测了。在场的那些人,都快到了成精的地步,他们哪个看不出来凌锦华的用意?

    因此,凌锦华也就成了今天茶话会的最重要角色,因为他那一辈的人,只他一个人出席。

    与他共事的人,大部分已经不在人世,还在人世的几个,也病魔缠身,没办法在公众面前露面。

    罗子凌虽然没有涉足政治,但也能从这几点想象出来凌家两位老头子一同出场的用意,那就是他们想让凌家的影响力更提高一点。

    通过这一点,再联想到自己,罗子凌猜着,凌家人想将自己也推到公众面前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知道,这代表的是什么,凌老爷子想帮他、助他一臂之力,还是想害他,或者两者都包含。木秀于林,风必吹之---突然间想到这句谚语,罗子凌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罗子凌觉得,他还是想的悲观一点为好。

    因此,他没把今天的事情当成好事,而是用心提防。

    绝不出差错,也尽量不与人表现张狂,低调行事。

    因此,他只和黄晨有所交流,其他那些主动过来打招呼的人,他也只是淡淡应对,没有更深层次的交流。

    但让罗子凌想不到的是,就在他想努力低调的时候,杨远山主动来找他说话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