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1章 纠结的罗子凌
    罗子凌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,只是裹着酒店提供的浴巾,里面只有一条短裤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还是拿着睡衣,进卫生间去换了。

    换好睡衣后,罗子凌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舒服呢?”罗子凌问欧阳菲菲。

    “浑身发痒的感觉,”欧阳菲菲红着脸说道,并勇敢地抬起了头,“你替我检查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躺床上,”罗子凌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身上,散发出来的诱人体香,让他一阵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他看的出来,欧阳菲菲身上只有一件睡衣,至少里面没穿内衣。

    胸前那微凸的几个地方,让他一阵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也一副很紧张的样子,但最终还是依罗子凌的吩咐,躺到了他的床上。

    床上有罗子凌的气息,这对于现在的欧阳菲菲来说,是一种极大的诱惑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更加的快,连手心都出汗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在后悔,不应该冲动之下,到罗子凌的房间里来,弄的现在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但已经没有办法,只能躺到罗子凌的床上。

    罗子凌替欧阳菲菲搭了脉。

    此时的欧阳菲菲,心跳很快,居然让罗子凌一下子诊查不出异样来。

    只能让欧阳菲菲稍稍平静一点再说。

    罗子凌再进卫生间洗了把脸出来后,欧阳菲菲稍稍平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仔细替欧阳菲菲检查了一番后,罗子凌笑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喝的有点过量了,酒精能让人兴奋,心跳加快。你酒量不好啊!”

    “很少喝酒,”欧阳菲菲轻轻地回答道:“今天是难得!”

    “岁末狂欢!”罗子凌笑的有点无耻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处理?感觉有点心慌慌的样子!”欧阳菲菲瞪了一眼,怪罗子凌在笑话她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替你按捏一下吧,扎针就不需要了。”罗子凌收住了笑,“几个穴位按捏一下,应该就能睡安稳觉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欧阳菲菲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搓了搓手,开始替欧阳菲菲按捏下来。

    解酒需要按捏的穴位,大部都在胸腹部,不过罗子凌并没掀开欧阳菲菲的睡衣,而是隔着衣服替她按捏。罗子凌按捏的手法,自然不需要说,很快欧阳菲菲就舒服的发出了轻轻的呻吟。

    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,原本紧绷的身体,也舒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身体舒展开来,身上的肌肉也更柔软,触之手感更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隔着衣服,但罗子凌还是能感觉到欧阳菲菲肌肤的细腻和柔滑,不禁再起异样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闭上了眼睛,不过随着罗子凌的按捏,她身体的异样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见欧阳菲菲的身体轻轻地扭动了起来,罗子凌也有强烈的冲动起来。

    在不小心触到欧阳菲菲的胸前,她轻呼了声,但并没有躲开的时候,罗子凌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。还好,他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怕这样下去会出问题,因此马上就变换了手法,准备把欧阳菲菲按捏的入睡。

    效果很快就起来,只一会儿,原本还春心萌动的欧阳菲菲,就感觉到了无比的困意。

    努力想睁开眼睛,但怎么也睁不开,最终还是昏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看到欧阳菲菲睡着了,罗子凌也停了手,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居然感觉到身上起汗了,赶紧进卫生间洗了把脸,用冷毛巾擦了一下后,人才感觉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走出卫生间的时候,他又犯难了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现在睡在他的床上,这当然不合适。

    犹豫了半天,罗子凌终于决定,将欧阳菲菲抱过去。

    心动马上就行动,将欧阳菲菲从床上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入手处,感觉到是欧阳菲菲身体的柔滑。欧阳菲菲的腿很长皮肤很嫩,触之如丝绸一样,罗子凌很无耻地趁机摸了两下,反正欧阳菲菲不知道。

    在将欧阳菲菲抱起来的时候,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子体香,罗子凌身体有强烈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最终,他还是将欧阳菲菲通过暗门抱到了她的房间里,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在将欧阳菲菲放到床上,替她盖好被子的时候,刚好欧阳蕙蕙转了个身,还把被子踢掉了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也只穿着睡衣,昏暗的灯下下,能隐约地看到身体的轮廓。

    姐妹两人,诱人的身体就在眼前,罗子凌觉得自己真的控制不住,心里荒诞的感觉越加强烈。

    要是能左拥右抱这对姐妹花,那……

    不敢再多呆,狼狈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晚上,他并没睡踏实,而是很可耻地做了一个充满色彩的梦。

    梦见他不但将欧阳菲菲正法了,还将欧阳蕙蕙也一道吃了。

    左拥右抱搂着两姐妹,他觉得心满意足,居然得意地笑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后,他在感觉到身体的粘糊时候,顿时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一看时间,已经是早上六点钟了,决定不再睡觉。

    进卫生间洗了个澡,再给杨青吟发了问候新年的消息。

    想不到,杨青吟的消息马上就回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学弟,有美人相伴,怎么还会想到给我发消息?”杨青吟的消息里面包含了浓重的酸意。

    “我是独守空房呢,不小心做了个春天的梦,”罗子凌在消息后面加了几个笑嘻嘻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梦见了那对姐妹花,对不对?”杨青吟的消息后面跟着几个捶脑袋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梦见学姐,将学姐就地正法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又换来了杨青吟几把血淋淋的菜刀。

    两人用微信聊了一会后,杨青吟说她还要睡个回笼觉,不理罗子凌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却是没有睡意,又不想起来晨练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发了会儿呆后,罗子凌打开手机通讯录,编写了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元旦,新年快乐。我过来看你,飞机航班是c6879,等我下了飞机,再和你联系。”

    发了这条消息后,罗子凌长吁了口气,准备穿衣起床,去吃夜宵。

    但还没等他穿好衣服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一看来电显示,他马上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有点轻,也有点冷,“我到机场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中午见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