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9章 有人伤神了
    “既然只是误会,那就算了吧!”罗子凌故作姿态了一下后,也马上开口:“我们怕菲菲和陈大小姐,及另外几位朋友有麻烦,所以就下手重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李建国这么忌惮欧阳菲菲,罗子凌干脆把陈晓怡也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陈晓怡会不会自报家门,但让李建国更顾忌一点,他还是乐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一听罗子凌说陈大小姐,李建国不禁一凛。

    能和欧阳菲菲并列介绍的陈大小姐,身份肯定不会简单,但他并不认识面前的陈大小姐。又不能当面问询,因此只能打着哈哈,向陈晓怡表示抱歉,并向其他人再次道歉。

    见罗子凌不愿意计较,欧阳菲菲也没再表示什么,主动向李建国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李建国伸手和欧阳菲菲轻轻一握后再次道了歉,并表示等他日一定设宴向欧阳菲菲赔罪,今天就不打扰他们了。

    李建国带着一群人全部走了,娱乐会所的工作人员,也赶紧过来清理痕迹。

    包厢的门挺结实,几次暴力踢门,门都没损坏。

    清理了一番后,把门关上,包厢里的气氛依然保持。

    罗子凌笑着问其他人,是继续玩,还是回去。

    李菁想回去,罗玉青也是,她们怕出事情,但陈晓怡、欧阳蕙蕙还想继续玩,欧阳菲菲也不想这么早回去,最终还是留下来,继续唱歌。

    罗子凌坐到欧阳菲菲身边,小声问询了李建国的情况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也没隐瞒,把她知道的与李建国有关的事情,都告诉了罗子凌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李建国和凌正平关系还不错。”说到后面的时候,欧阳菲菲斜眼看着罗子凌,“你觉得,会不会是凌正平授意他们故意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,但没证据,也不能乱猜。”罗子凌苦笑道:“不过,李建国和那个李清河,倒不是一般人。李建国确实厉害,自己的两个儿子,被我们打成这样,居然没有发怒,还陪着小心。这样气量的人,很少见啊!”

    “李建国这个人头脑很灵活,人也很精。他心里肯定介意,只是因为他的南都集团与我们欧阳家合作很多,现在他不敢撕破脸而已,不然的话,他要破产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欧阳菲菲有点戏谑的神色。

    听欧阳菲菲这样说,罗子凌心里一动,小声问道:“你觉得,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:凌正平知道你们合作很多,因此故意挑起今天的事,想让你们的合作关系破坏,为我们增加一个强有力的敌人。如果你们合作很密切,那合作中止的话,对双方的打击都非常大。他甚至还可能是一石数鸟之计,想同时算计我,再算计你们欧阳家,还趁机让李建国有点麻烦。说不定,以后他会继续利用李建国对付欧阳家,或者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听罗子凌这样说,欧阳菲菲好看的眉毛扬了扬,但神情并没太多变化。

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,”她点点头,道:“我会让人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,李建国也肯定为今天的事情伤神了,如果他不是在演戏的话!”

    欧阳菲菲看了看罗子凌,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也在想今天事情背后的蹊跷,并准备让人好好调查一下。

    罗子凌所猜还是挺准确,李建国确实为今天的事情伤神了。在令两个儿子跟他一道回去后,他铁青着脸,大步上了自己的豪华专车,并令两个儿子与他同乘。

    李建国的座架也是辆劳斯莱斯幻影,父子三人坐在后面,隔音板被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详细说说今天的事情经过,”李建国一脸严肃地盯着李清河和李清江,“不许有任何的隐瞒。”

    “王明远说666包厢有几个外地来的女孩子很漂亮,而且价格也公道,所以我就和其他几个人过去看看了,”李清江一脸委屈地说道:“没想到,刚刚到他们包厢,一个男的就动手打人,直接把我们扔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建国脸色一沉,“有人说那些女人是做皮肉生意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王明远说的,”李清江点了点头,“但我们进去后还没开口问,他们就打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清河,你好好查一下王明远为何这样说,是不是故意陷害我们李家。”李建国杀气腾腾地命令李清河,又骂李清江道:“你个猪脑子,也不想想,出来卖的人,怎么可能开一个豪华包厢?这种日子,能拿到豪华包厢的,会是普通人吗?还有,你们是怎么进去的?”

    “王明远踢门进去的,”李清江气势弱了下来,一脸沮丧地说道:“他踢门进去后,就退到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好好查查王明远这样做的原因,”李建国脸色更黑了,“这其中一定有阴谋。”

    再恶狠狠地骂李清江道:“你就是个猪脑子,到别人包厢,敢踢门进去,活该挨揍。也不看看他的保镖是什么人,身手这么厉害的人,你们挨打了,还敢再去第二次、第三次?”

    李清江不敢说话,耷拉着脑袋,心里更是委屈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建国的手机响了,看了看来电显示,他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几句嗯哼后,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那个陈大小姐是谁吗?燕京陈家的大小姐。欧阳菲菲和她的妹妹在场,陈家大小姐也在,你们敢去调戏他们,没将你们打死,已经是幸运了。”李建国有点气极败坏,“还好,今天我低声下气向他们道歉。如果没认出欧阳菲菲,与他们来硬的,我们李家,就彻底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不是和新来的凌省z是朋友吗?”李清河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凌家影响力不比陈家差啊!”

    “我和凌正平只是普通的朋友,”李建国冷冷地说道,但并没有多说什么,最后只是意味深长地提醒两个儿子,“很多时候,要靠自己,外面的朋友,相互利用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清河不敢再问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建国的手机又响了,接起一听,他再次变了脸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