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9章 你记挂的肯定是美女
    罗子凌不但在吴三民身上演示了透天凉、烧山火及纯粹的太乙神针外,还有一些自创的针法。

    “真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今天我算是开眼界了,”王许云在看了罗子凌的针法展露后,忍不住惊叹,“如果不是亲眼见到,打死我都不相信这么年轻的一个人会这么厉害的针法。”

    其他三个人,董其昌、贺炎、程不识虽然依然不服气,但他们还是认可王许云的话。

    罗子凌的针法,真的比他们厉害了很多,完全不是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罗连盛的医术,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了,他们不敢去想象。他们也清楚,以今天罗子凌展示的针法,完全有资格当他们的老师。最终,他们没有什么怨言地行了拜师礼,以师父相称罗子凌。

    罗子凌虽然有点尴尬的感觉,但这些人称他为“师父”,他还是很开心,心里是忍不住的得意。

    因此在师拜师仪式结束的时候,马上给杨青吟发了条消息,告诉了她这个“好消息”。

    吴三民的一个助手,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和视频,并在仪式结束的时候传给了罗子凌。

    罗子凌也将这些照片发给了杨青吟。

    杨青吟原本以为罗子凌在吹牛,但看到罗子凌发的照片和视频后,还是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学弟,你真的厉害啊,居然收了这么多老徒弟,”杨青吟发来的信息中也有忍不住的惊讶,“看样子,你的辈份一下子就起来了。以后,是不是要称你一声大师?罗大师,请受小女子一拜!”

    “我被他们称作大师,你也倍有面子啊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面子?”杨青吟的消息后面很自然地加了个白眼表情。

    “大师的朋友,以后还是师母,难道没面子?”

    罗子凌的这话消息,成功地让杨青吟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她连续发来了三组表情符号,一组是血淋淋菜刀的表情,还有一组是敲脑袋的符号,另外一组是很生气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以后,我让他们叫你一声杨师母,怎么样?”罗子凌呵呵笑着给杨青吟回复消息,“一堆别人眼中的老前辈,喊我们小辈师父、师母,多有成就感。”

    杨青吟又回复了几个白眼表情后,再好奇地问罗子凌:“事情怎么会这样?他们心甘情愿接受了这事实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有人策划,策划的人是我爷爷的好友。”罗子凌没有隐瞒,把这一点告诉了杨青吟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这些人是被策划的人算计了?你也一样?”

    罗子凌回了一条长长的信息:“可能是我爷爷的安排,只是我不知道而已。如果这几个弟子以后能心甘情愿地听服于我,那也是好事一桩。我爷爷的目标其实挺远大,他就是想让传统医学焕发新生。要做到这一点,凭我们爷孙的力量肯定不行,要有很多有名声有实力的同盟军。这应该只是爷爷计划中的第一步吧,后面肯定还有其他的安排。等我爷爷回燕京,我好好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,详细和我说说吧!”发了这条消息后,杨青吟又问罗子凌年会什么时候结束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今天晚上就结束了,晚上有结业式,一些领导要参加,还有庆祝宴会。如果想提早走,下午就可以走了。不过大部分人都是明天上午离开。”罗子凌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回燕京?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还要再过两天,准备明天去琼岛,看看李海阳前辈去。现在他的病情恢复到了比较关键的时候,按道理,我应该一直陪在他身边。看情况吧,如果需要,我在琼岛多呆几天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的这条消息,又换来了杨青吟两个白眼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记挂的肯定不是李海阳,而是某一个漂亮的军花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病人,我都记挂!”

    “不想理你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罗子凌能想象的出来,杨青吟在发来这条消息时候委屈的表情。他回了一句为什么后,又赶紧说道:“我回来时候给你带很多礼物,到时候,你请我吃大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钱!”

    “我借你!”

    “没能力还,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到这消息,罗子凌忍不住又笑了起来,赶紧回了条:“要不,就以身相许吧,所有欠偿都可以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美!!!本小姐就这么不值钱?”

    “杨学姐是无价的,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,哼!”

    在罗子凌躲在一个房间里,和杨青吟互发消息打情骂俏的时候,另外一个房间里,刚刚带着屈辱心情,向罗子凌行拜师礼的贺炎、董其昌、程不识三个人聚在一起,小声讨论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罗子凌并没表现出高傲,接受了他们的拜师后,还客气了几句,说以后大家要多多交流,共同进步,把传统的针灸**再提高,让传统医学能焕发出生机,造福更多的百姓。罗子凌这样表现,让贺炎、董其昌、程不识等人的心里稍稍舒服了一点,但他们对罗子凌肯定不会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三人聚在一起后,贺炎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说给了另外两个人听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这很可能就是一场阴谋。罗子凌和吴三民、王许云合演的戏,”贺炎有点忿忿地说道:“吴三民导演了这场戏,挑起我们和罗子凌之间的争斗,再让罗子凌在针法比试中击败我们。我们败了,被迫拜他为师,以后只能听令于他。罗子凌对吴三民的帮助肯定很感激,能捞到不少好处。王许云也是个帮众、同伙,我们被他们坑了!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这样的感觉,”程不识点了点头,“总觉得事情有点蹊跷。”

    董其昌也点了点头,但又说道:“不过呢,罗家小子的针法确实厉害。这两天,我让人打探了他的不少情况,他还真的做了不少让人惊叹的事情。京城一些名头吓人的权贵,都因为他的治疗而恢复了健康。还有一点,或许大家都不知道,那就是罗子凌的身世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身世怎么样?”完全不知道罗子凌情况的贺炎,皱着眉头问董其昌。

    “罗子凌的母亲,是燕京凌家的公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董其昌这话,让贺炎和程不识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在董其昌详细说明了打探到的与罗子凌身世有关的事情后,他们更是吃惊。

    “难道,凌家人有很特殊的目的,想通过控制传统医药界,而控制某一方势力?”这是贺炎惊讶之后得出的结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