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6章 要把衣服脱了吗
    a ,最快更新都市少年医生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吃夜宵的时候,罗子凌告诉陈晓怡,一会他还要替欧阳蕙蕙治疗。

    今天欧阳蕙蕙喝了酒,吃了海鲜,可能导致了身体的过敏,刚刚洗澡的时候昏厥了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他替欧阳蕙蕙做了治疗,一会要回去查看一下情况,看看需不需要再次治疗。

    “我很想看看你是怎么替人治疗的,我跟你去行吗?可以将整个过程都记录下来,”陈晓怡扬了扬自己的手机,“到时候,我截取一些片断放到节目中,更有说服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恐怕不行,”罗子凌摇摇头,“他们姐妹俩肯定不同意你拍摄。”

    “干吗要这么小气,”陈晓怡有点不解地问道:“又不会将她们的**暴露。”

    “很可能会暴露**,”罗子凌压低声音道:“因为针灸的一些很重要的穴位,都是不方便让人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哪知道,陈晓怡听了顿时很兴奋,“也就是说,要脱光衣服?”

    看陈晓怡一脸的八卦之色,正色地说道:“必要的时候这样,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欧阳蕙蕙的身材如何?”

    看陈晓怡一脸的兴奋,罗子凌忍不住调侃道:“如果你也脱光了衣服,那我可以比较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还真的看到过欧阳蕙蕙脱光了衣服的样子,”陈晓怡越加的兴奋了,“说说么,她的身材怎么样。c还是d?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罗子凌打断了陈晓怡的八卦,“如果有一天,你要生小孩了,你肯定脱光衣服,没一点遮挡躺在待产床上待产。你觉得,这种时候,你还会去在意这些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一样吗?”陈晓怡依然一副充满八卦的样子,“那肯定不一样啦,你替欧阳蕙蕙治疗的时候,她没这么惨。她的身材很好,只可惜,无缘一见到底如何,要不,今天你就带我看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陈大小姐,虽然我在替女人治疗的时候,会有心情起伏,但我有基本的职业操守。在医生眼里,至少在治疗的时候,病人的性别已经被自动忽视了。还有,我治疗的时候,必须心无旁骛,不然不但治不好病人,而且很容易自己受到伤害。”说到这里,罗子凌很遗憾地对陈晓怡说道:“很抱歉,我不能满足你的要求,特别是病人**需要暴露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陈晓怡不屑地撇了撇嘴,“当医生的福利还真的多,很多时候可以光明正大地窥看异性的**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妇产科医生都是男的,你可以去问问他们,对所从事职业的感觉。我想,没有一个妇科男医生认为这是福利,相反,看了太多有病患的女病人,很可能影响他们对女人的性趣。”

    陈晓怡不禁红了脸,她横了罗子凌一眼,没好气地说道:“有这样的福利,借替人治疗的名义,看尽女人的身体,还在这里叫委屈,你好意思么?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好意思?”罗子凌也没好气地回道:“难道我还因为男女授受不亲而拒绝替女人治疗?”

    陈晓怡一下子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好了至少一分钟后,她才说道:“你治疗的时候,难道一定要让病人光着身体?”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“那不是,”罗子凌摇摇头,“只不过光着身体方便一些。一些特殊的穴位,比如两乳中间的膻中穴,你穿着衣服就没办法扎针。不可能隔着衣服把针扎进去,那样肯定认不准穴位,而且也容易导致感染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还在想,如果下次染了病,就找你来治疗,有点不敢了。”陈晓怡吃吃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罗子凌笑了笑,只是说了一个成语:“讳疾忌医。”

    陈晓怡想了想后,最终还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酒店后,陈晓怡还是想跟罗子凌去看看,但被罗子凌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看我扎针的过程,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想看看么,”陈晓怡有点撒娇般地拉着罗子凌的手臂,“你大人大量,让我一饱眼神么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没得商量!”罗子凌拒绝的很坚决。

    “小气鬼,”陈晓怡放开了罗子凌的手,有点气乎乎地走了,“我回去睡觉了。昨天别忘了,陪我跨年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回到房间后,过去敲欧阳菲菲的门。

    稍一会,门打开了,探出的却是欧阳蕙蕙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你陪美女陪的高兴的忘记了答应我的事情。”欧阳蕙蕙抱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两次治疗,肯定要隔一段时间,”罗子凌解释了一句后,再道:“进去吧,再帮你检查一下,看情况决定怎么治疗。你姐呢,她睡着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睡,”欧阳菲菲的声音从里面传来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不满地撇了撇嘴,把罗子凌让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罗子凌伸手开亮了房间里的灯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开着一盏小夜灯,显得很昏暗,打开灯后,房间里一下子亮堂了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从床上起了身,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只穿睡衣,风光隐现的美女,房间里又充满了女人的气息,罗子凌心里的某一方面的欲*望,很强烈地生了出来,身体的一些反应,很自然地起来,怎么都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还好,手中拎着装治疗用具的袋子,能将不雅遮掩掉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已经走回床上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里面没穿内衣,只一件不是很厚的睡衣,她仰面躺着的样子,和不穿衣服的诱惑差不多,罗子凌显得很尴尬。走到近边的欧阳菲菲,自然也看到了欧阳蕙蕙睡衣下面的两个点,她两样很尴尬,不知道要不要提醒。最终,她还是什么也没说,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。

    罗子凌替欧阳蕙蕙搭了脉,又检查了一些其他情况,再拿出银针,准备再替欧阳蕙蕙治疗一下。

    “要把衣服脱了吗?”欧阳蕙蕙问罗子凌。

    罗子凌尴尬地看了眼欧阳菲菲,见欧阳菲菲没反应,犹豫了好几秒钟后,才点了点对:“脱了方便一些。”

    欧阳蕙蕙没一点犹豫,就将身上的睡衣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于是,没办法用言语说出的诱惑,又展露在了罗子凌的面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