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6章 有人暗中关切
    a ,最快更新都市少年医生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到哪儿都行事高调,不怕得罪人。”在看了罗子凌所发的视频后,杨青吟再发来一条消息,还有一串可怜巴巴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但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冲动。”罗子凌回了条消息,还和杨青吟一样,在消息后面加了几个可怜巴巴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干吗不说自己臭脾气!”

    “学姐,你来看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来,来了要生气,眼不见为净!”

    “小心眼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我就小心眼,你怎么着?”杨青吟的消息后面还有几个血淋淋菜刀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小心眼的学姐,等我回来,给你带点羊城的土特产,还有我精心为你挑选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礼物?”杨青吟这条消息后面还有几个眼冒心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结果杨青吟又回了个白眼的表情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会后,杨青吟以自己要起来洗澡为由,不理罗子凌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这才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他心情更加好了!

    不过外面已经没有欧阳菲菲的影子,她回自己的房间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过去敲门,很快欧阳菲菲就把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欧阳菲菲神情淡淡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们好像在说事情!”

    “不想说了!”欧阳菲菲一副欲关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罗子凌也没强求,从欧阳菲菲的房间里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知道罗子凌刚才和杨青吟打电话的欧阳菲菲,顿时有点生气,不客气地把门关了。

    但关了门,在门口呆了呆,转身走回里间的时候,却看到罗子凌站在那里,不禁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这混蛋,速度还真的够快,一下子从暗门那边跑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睡觉了!”欧阳菲菲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这样做,目的是什么?”罗子凌直接问欧阳菲菲:“是想让大家都认为我是欧阳家的女婿,还是想让大家知道,欧阳家与方家的关系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目的,就是突然间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,”看欧阳菲菲一副没好气地样子,罗子凌走到她的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“你这样智商的人做这样的事情,怎么可能没目的?还有,我什么时候答应和你一起在羊城建药厂,还百分之五十的股份!”

    “正想和你说这件事情呢!”欧阳菲菲缓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我困了,想睡觉了,明天再说吧!”看欧阳菲菲听了他说这话后,神情一下子变得不自然,罗子凌顿时很开心。他没等欧阳菲菲有反应,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很想追上去,冲着罗子凌的大屁股踹上一脚。

    没见过像他这样小气的男人,欧阳菲菲真的生气了,居然和她这样计较。

    但罗子凌回房间了,她也只能气哼哼地在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就在罗子凌和欧阳菲菲相互怄气的时候,省府招待所的一个豪华套房内,凌正平和凌海宁正在说他们的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事情。

    “爸,这些就是今天发生的事情,”凌海宁向凌正平报告了他特意派人打探的事情后,再说道:“想不到罗子凌这家伙到羊城来行事依然这么嚣张。只是很奇怪,王晨鸣怎么会和他扯在一起,他们原来应该不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欧阳菲菲愿意在羊城投资,王晨鸣肯定有所表示,毕竟凌云集团的影响力不小。”凌正平神情淡淡地喝着茶,一副波澜不惊的语气说道:“这是欧阳菲菲替他牵线搭桥的关系。不过他们这招,还真的挺厉害。王晨鸣公开支持罗子凌,那卫计委的那班人,肯定不敢怎么样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那想让他难堪,还是有点难度。”凌海宁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,听手下人报告,说罗子凌和那些参加年会的传统医学大咖撕破脸的时候,凌海宁还很兴奋,觉得找到了一个报复罗子凌的好机会。听到下午的情况报告后,兴奋的感觉更强烈。

    他马上开始布置,想借卫计委的那般人,让罗子凌在传统医学领域没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王晨鸣居然会亲自替他出头,还在酒会现场盛赞了一番罗子凌。

    王晨鸣在羊城呆了多年,影响力非常大,远不是凌正平这个刚刚到任的粤省行政长官可以比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有吴三明等少数几位传统医学领域的权威支持罗子凌,想通过卫计委官员报复罗子凌的计划,肯定是行不通,也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错失了一个借他人之手报复罗子凌,让罗子凌灰头灰脸的机会,凌海宁觉得很遗憾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和好些人起过争执吗?”凌正平依然慢条斯理地喝着茶,“一些人与他比试针法输了,被迫拜入他门下,尊他为师。那些人都五六十岁了,在传统医学领域混了多年,要他们拜一个晚辈为师,他们肯定觉得是耻辱。”

    凌正平一听,眉头顿时舒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爸,我亲自过去,找那几个人聊聊。”凌海宁说着,起身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坐下,”凌正平威严地喝了一声,“这种事情,你怎么可以出头?”

    凌海宁神情一僵,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在凌正平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儿子,此来要在此地任职,我们又刚刚来,你就去做这种事情,要是被人捅出去,不只给我带来麻烦,也给你自己惹麻烦,更重要的是,凌家也会有麻烦。”凌正平语重心长地教诲道:“做事情啊,要多用脑子想想!”

    “爸,我明白了,我吩咐人去和这些人联系。”

    见凌海宁马上明白了他的意见,凌正平也没多说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凌海宁想了想后,又小声对凌正平说道:“王晨鸣是方家推荐上来的,看样子他以后肯定不会和你好好合作,要想办法将他弄走。欧阳菲菲不是要和王晨鸣合作么,就让他给父亲你作嫁衣裳吧!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不是你能参与的,”凌正平斜了凌海宁一眼,“记住,多做事,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爸!”

    “粤省是个不错的地方,很多人离开这里后,走到人生的最顶峰,我们父子俩都不要错失机会。”

    凌海宁马上说道:“爸,你上面那个人,是杨家人,你要想办法让他上不去,把机会留给你!”

    “还要乱说话?”

    凌正平的话说的很严肃,凌海宁被吓了一跳,但看到父亲并不是很恼怒,心里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自己这话说到父亲的心坎上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