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6章 盲针比试
    a ,最快更新都市少年医生最新章节!

    (今天除夕,一年中最重要的一个节日,祝所有追看本书的兄弟姐妹们新春快乐,过年好。今天2月15日也是闲清的生日,同祝自己节日快乐。)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“好,我接受你的挑战,”罗子凌眼睛盯着贺炎,很冷静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输了,我也愿意拜你为师,”王许云也跟着凑热闹,“等你跟贺老师比完,我跟你比。比试的针法随你选,只要你能让我输的心服口服,我会兑现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愿意和你比,输了就拜你为师,”三才针法的传人程不识也走到一众人面前,叫嚷着道:“我才不信,你的针法比我们厉害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有几个人跟着嚷嚷,要和罗子凌比试针法,输了就拜他为师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景,在一边静看这一幕的欧阳菲菲,心里不禁一动。

    她已经感觉到,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,肯定有幕后推手在操作。

    而且,幕后推后好像并不想让罗子凌难堪,而是准备借罗子凌击败那些针法大家的手法,获得名声,一鸣惊人成为中医界响当当的人物。只是欧阳菲菲判断不出来,到底是哪个人在推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贺炎不是很像,但如果真是他,只能说这个看上去脾气不太好的家伙,演戏功夫太好了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没有声张,只是静静地看着,想看看后面的戏,究竟怎么演。

    罗子凌想不到这么多传统医学的名医,要和他斗医,比试针法,而且全都放言,输了拜他为师。

    他也和欧阳菲菲一样,马上想到这事情很可能有阴谋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所想的和欧阳菲菲不一样。

    欧阳菲菲认为,是有人在帮罗子凌,而罗子凌则认为,是有人想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。

    因此,他很小心地应对,在面对一群年长者的激动时候,他还是很冷静地问他们:“如果我输了,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?”

    这些人很狂热的要和他比试针法,但目前他们所说,只是上他别再顶着太乙神针传人在头衔,并马上滚出会场。

    罗子凌怕他们还有要求,并且在比试规则上给他设陷阱,毕竟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死对头凌正平和凌海宁又来到这里任职。如果是凌正平导演的好戏,那他入套的话,一切就很惨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输了,马上公开道歉,并永远不再使用太乙神针传人这个称号,还要立即离开会场。”贺炎气势很足地说道:“我们也会将你的事情公之与众,让大家都见识你丑恶的嘴脸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见这些人没提过分的要求,罗子凌马上答应。“那就比!”

    于是,一众领导就被无视了,一群平均年龄约五六十岁的大爷,自作主张地准备开始和罗子凌比试针法。看到好好的一个年会变成了闹剧,主持人及那些领导都有点无奈。

    但事情已经这样,他们走也不好,只能留下来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主持人还算机智,她马上提议,让一些不参与比试的医界名家及官员当评委,评判谁的针法更厉害。并现场招募试针者。没有针灸模型,只能以人试针法。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一听这些名家准备当众演示针法,进行比试,一些身体有恙症的人,马上就自告奋勇地站起来,愿意接受针灸治疗,以此验证哪个人的针法更厉害。

    临时选出的评委接受了这样的比试,让比试的两方,在活人身上试针。

    “盲针如何?”贺炎得意洋洋地向罗子凌提议,“蒙上眼睛,比试针法?”

    罗子凌却是摇了摇头:“这个方法确实是比试针法的最直接办法,但这对被施针者有点不负责任,万一谁出差错,那受苦的就是受试者,我觉得,还是明针为好。当然,如果受试者愿意接受盲针,那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愿意接受盲针治疗,”主动站出来当试针者的两个人,再次自告奋勇地提要求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个是贺炎门下的弟子,另外一个是针灸爱好者,这次年会的参与者之一,但与任何一个名家都不相关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罗子凌有点不情愿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于是,一样的银针很快就准备好,消毒用物,还有针灸所用的床,也马上就被推了上来。

    中医年会,这些实用的技术,本来就有交流,因此这些用物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罗子凌的施针对象就是贺炎手下的弟子,贺炎施针的是另外那名志愿者。

    同一部位,同几个穴位。

    两人很干脆利落地做好了准备,扎针部位消毒后,银针消毒好后,两人眼睛都被蒙上。

    贺炎被蒙上眼睛后,开始用手触摸受试者的身体位置,而且丈量的很仔细,就怕出一点差错,在确认无误后,这才开始扎针。

    但罗子凌与他完全不同,罗子凌只是简单地触摸了一下受试者的位置后,就开始扎针。而且他扎针非常快,根本没一点犹豫。扎进第一个穴位后,马上就开始运气旋针。

    也就在众人的关注中,银针位置出现了稍稍的雾气,并随着罗子凌的动作,雾气慢慢浓了起来。

    银针也稍稍有点变色。

    这让很多人变了脸色,因为传说中的太乙神针针法,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而贺炎的针法,比起罗子凌就显得没那么从容自如了。在罗子凌扎完一针,开始扎第二个穴位的时候,他才试探着开始运气。但他所运的气量,完全不能和罗子凌相比。

    第一针结束,高下立判,罗子凌的针法,比贺炎高明很多。

    当然,还在比试的贺炎并不清楚这点,他全身心地投入进去,在扎完第一针后,开始扎第二针。

    也就在贺炎刚刚扎完第二针的时候,罗子凌已经在规定的五个穴位上都扎了针,而且运气旋针完毕。

    受试者感觉到了一种无比舒服的状态,整条手臂都好像有暖流有涌动,还往全身各处流去。

    受试者也是懂针之人,学习针灸的时候,同伴之间经常相互扎针,能感觉的出来针法的厉害与否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,罗子凌的针法比他的师父,也就是贺炎的厉害多了,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的。

    那些懂针法的人,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
    准备和罗子凌比试针法,但还没开始的几个人,董其昌、程不识、王许云都变了脸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