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69.第969章 事情闹大了
    母子两人终没今天袭击的事情做深入交流。!

    在罗子凌的几句插科打诨下,凌若楠的一点郁闷也消解了。

    她脱了外面的风衣,招呼罗子凌坐下和她说会话。

    凌若楠的身材保持的很不错,这么多年没一点走样。

    今天里面穿的又有点紧身,因此外衣脱掉后,良好的身材完全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罗子凌忍不住开了句玩笑:“妈,我爸这次过来,有没有称赞你容貌和身材保持的不错啊?”

    罗子凌一句玩笑话,把凌若楠的脸都逗红了,她恼怒地瞪了眼罗子凌,嗔道:“知道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还在想,这次我爸来,你会不会怀我的弟弟或者妹妹呢,要不要帮你搭脉诊查一下?”说这话的时候,罗子凌一脸的认真。

    凌若楠闹了个大红脸,忍不住站起来要打罗子凌:“你这个混蛋,尽瞎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是认真的,”罗子凌抓住了凌若楠的手,“趁现在不老,身体又好,再生一个不是挺好?反正,太姥爷和外公都答应让我爸回来了,到时候,你们再举行一个婚礼,那一切都名正言顺了。现在国家不是放开二胎了吗?作为高级干部,你们要以身作则,做好表率。”

    凌若楠被罗子凌一本正经的玩笑话逗笑了,她把手从罗子凌的掌间挣脱出来,扯了扯他的嘴巴:“知道瞎说话。妈可没想过这事情,也不可能怀孕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采取了避孕措施啊,”罗子凌顿时很失望。

    凌若楠再次恼羞成怒了,她虽然当了母亲,但与其他的妈妈相,脸皮却薄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个年龄的少妇,很多人敢当着很多人的面说床第之事,但打死凌若楠都不会说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罗子凌大大咧咧地说起这事,当然把她臊的慌。

    “不许再说这事情。”凌若楠恶狠狠地威胁。

    “要说,除非哪天你真的怀孕了,”罗子凌却不被凌若楠的威胁吓倒。

    不过在看到凌若楠像个小姑娘一样臊红了脸的时候,他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妈,你怎么她们那些女生还害羞啊?动不动脸红,平时你是不是这样?要是这样,你手下那些人还会服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淘气?我揍你了?”凌若楠继续一恼羞成怒的样子,伸手扯着罗子凌的脸蛋,“越加没大没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赶紧放手,”罗子凌只得求饶:“你再不放手,我毁容了,你舍得啊!”

    凌若楠趁势放开了手,依然一副气哼哼的样子:“来燕京后,学了一些油腔滑调。我可告诉你,接下来你得好好去课,不要动不动翘课请假。到时考试挂了科,那多丢脸?”

    “妈,一些课注定要挂,什么高数,什么马哲、英语,我完全不懂,也不想学,考试的时候只能交白卷了。”罗子凌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“还有,要替人治疗,总不能都放在周末吧?那我不是没有自由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尽量少请假行了,”凌若楠假装生气地说了两句后,再坐回沙发,“那今天也不和你说什么了,你记住一点行了,今天的事情,你什么都不要管了,我会来处理的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了,”罗子凌郑重地点了点头,“不过在我考虑,要找谁撒一下这气。”

    凌若楠想了想后,道:“周末好好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罗子凌说着,站起了身,“妈,我想去洗个澡,今天出了好几身汗!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凌若楠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罗子凌去洗澡的时候,这段时间有点灰头土脸的凌海俊,正被自己的父亲凌正辉骂。

    “今天午的事情,是不是你指使的?”凌正辉气势汹汹地冲自己的儿子喝骂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凌海俊一脸不解地问凌正辉。

    “今天午,凌若楠和罗子凌去北海公园赏雪,结果遭到袭击。”凌正辉阴沉着脸,气冲地喝道:“你不会告诉我,你对这件事情完全不知情吧!”

    “爸,我真的不知情,”凌海俊一脸的冤枉,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,“我根本不知道这事情,也没参与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老实交待,”凌正辉暴跳如雷地吼道: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,恨不得把罗子凌杀死。你自己说说,你做了多少糗事,搞的自己都要离开燕京。你居然不长记性,还要再使这种昏招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真的没有做啊,”凌海俊有点抓狂了,“爸,我可以向你保证,这几天我一直老老实实,什么事情都没做。现在这样子,我还敢做什么事情啊?”

    “但是,凌明瑞是认为这事情是你做的,你和凌海宁一起策划了今天的袭击事件。”凌正辉额头静筋直跳,“凌明瑞都这样说了,说明他们有了明确的证据,你还敢狡辩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做,”凌海俊一副要哭出声的样子,“在你面前,我怎么敢隐瞒,我真的没有做。”

    看凌海俊不像是欺骗的样子,凌正辉也有点疑惑了:“真的没策划今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爸,真的没有,”凌海俊痛心疾首地说道:“我现在什么事都不敢做,怕给你添乱。”

    “那凌明瑞怎么会认为是你做的?”凌正辉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爸,肯定是有人诬陷我们。”凌海俊见凌正辉露出了疑惑地神情,赶紧辩解。“说不定有人故意栽赃我们,让我们麻烦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这样,那会是谁?”凌正辉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那些与我们有意见的凌家人,”凌正辉很肯定地说道:“如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他想说几个人的名字,但在看到父亲凶狠的一瞪后,最终还是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参与这件事情?”凌正辉不确定地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,”凌海俊只差拍着胸脯保证了,“爸,你怎么不相信我呢!”

    凌正辉也没再问什么,挥挥手让凌海俊去了。

    在凌正辉审问凌海俊的时候,凌正平也在问凌海宁相似的事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