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7章 我知道你恨我
    a ,最快更新都市少年医生最新章节!

    罗子凌和叶小丽说了下情况,再给杨青吟的手机留了条信息,说他帮一个摔伤的同学治疗去了。

    他在信息中说,今天就不打扰杨青吟睡觉,一会他自己回寝室睡。

    罗子凌让杨晓东送罗雨晴回去后,也没把自己的行踪再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他先回寝室取了治疗用具,再去找欧阳蕙蕙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三个家伙去干吗,反正寝室里没见到他们。

    在拿了东西走出寝室的时候,罗子凌拿出手机翻看微信消息,发现曹建辉在半个小时前曾给他消息。说今天下雪天,大家兴致很高,出去吃火锅了。如果罗子凌回来,可以去火锅店找他们。

    看曹建辉所说的火锅店名称,罗子凌赫然发现,就是他们晚饭时候吃火锅的那家店。

    他没回曹建辉的消息,而是直接去了欧阳蕙蕙所住的宾馆。

    按响欧阳蕙蕙所说的房间门铃后,并没听到动静,而是等了好一会,门才被打开。

    门半开后,探出欧阳蕙蕙的脑袋,看到罗子凌后,这才把房门全部打开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下身是牛仔裤,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毛衣。

    外套脱掉后,美好的身段完全被紧身毛衣构勒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罗子凌只是瞄了一眼,就没再看欧阳蕙蕙,而是直接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罗子凌走进房间后,看欧阳蕙蕙并没马上跟进来,不禁有点好奇:“你站在那里干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走,”欧阳蕙蕙说着,并没要求罗子凌搀扶,而是自己一跳一跳走回了房间,再在床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骗你,真的摔伤了,而且伤的不轻,”欧阳蕙蕙幽怨地看了眼罗子凌,“当然,如果你不愿意替我治疗,我叫我姐过来送我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罗子凌将装治疗器具的袋子放下,走到欧阳蕙蕙身边,令她躺下来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听话地躺了下来,并拉了拉牛仔裤,让罗子凌查看伤情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的左脚腕处有一大块红肿,应该是扭伤了,还有皮肤擦破的痕迹。

    手上也有伤,肯定是摔倒的时候手下意识拄到地上时候擦伤的。

    罗子凌替她检查了一下后,一声不吭拿出了消毒的东西,替她擦洗了皮肤擦破的地方,再施了点药。

    “擦伤地方明天就会好,你别浸水就行了,”罗子凌说完,准备替欧阳蕙蕙治疗扭伤的地方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坐了起来,自己脱去袜子,但就在罗子凌抓住她的脚,准备替她治疗的时候,她小声提议了句:“要不,我把牛仔裤脱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没关系,”罗子凌拒绝了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把外套脱了,已经足够诱惑人,那高高顶起的胸前,及纤细的腰身,给了他足够多的诱惑。他强迫自己不去看她身体的高低起伏地方,要是她再脱了裤子,那诱惑来的更大,要是把持不住,那怎么办?

    “膝盖上还有伤,很疼,”欧阳蕙蕙撅着嘴巴解释道:“我没看,但肯定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罗子凌最终还是没拒绝,站起身让欧阳蕙蕙自己脱裤子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坐了起来,背过身去,准备把挺紧的牛仔裤脱下来。

    但她将裤子脱到大腿部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的时候,就停了下来,脸上的肌肉都有点痉挛。

    “很疼,”欧阳蕙蕙轻轻说了一句,但并没要求罗子凌帮忙,而是两腿挣扎着,试图用腿把裤子脱下来。

    罗子凌看了一会,最终还是忍不住,上前替她脱了裤子。

    在罗子凌替她脱牛仔裤的时候,欧阳蕙蕙的脸忍不住红了。

    牛仔裤里面还有秋裤,秋裤上有血迹渗出来,看样子膝盖部位伤的还真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把秋裤也脱了,或者剪掉吧,”罗子凌提议。

    不脱掉或者剪掉,是没办法替她治疗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,好吗?”欧阳蕙蕙可怜巴巴地请求,“我真的很疼!”

    罗子凌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他马上就觉得尴尬了,因为脱了秋裤后,欧阳蕙蕙里面除了一条小裤,就没穿其他东西了。

    小裤很性感,缕空的那种,在秋裤解下的瞬间,罗子凌居然看到了一些弯弯曲曲。

    女人身体的味道,还有视觉的冲击,让罗子凌瞬间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似乎也挺尴尬,身体都在微微颤抖,但她反应很快,马上就抓过扔在一边的枕头,遮住了自己的下腹位置。不过她的美腿还是暴露在了罗子凌的面前,白的耀眼的两条长腿,依然强烈地诱惑着可怜的小处男。

    但在看到欧阳蕙蕙腿上的伤处后,所有的诱惑瞬间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这跤摔的还是挺重,两边的膝盖位置都乌青有血肿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摔的这么惨?”罗子凌皱着眉头问的同时,也将脱下的秋裤扔到一边,并拉过被子盖住欧阳蕙蕙的腿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,下午想去外面看看雪景,就出去了,吃了晚饭回来的时候想着事,没留神地上滑,就摔倒了。所幸旁人帮我扶起来,不然不只摔伤,还要冻伤了,”欧阳蕙蕙一脸幽怨地看着罗子凌,“你还以为是我故意骗你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先替你治疗吧,”罗子凌不想解释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也就闭了嘴。

    很仔细地替欧阳蕙蕙治疗后,欧阳蕙蕙疼痛的感觉终于轻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别走路,就在床上躺着吧,要不,就在这里多住两天。”在治疗结束,收拾东西的时候,罗子凌小声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欧阳蕙蕙没拒绝,但又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但我一个人住在这里,吃喝怎么办?”

    罗子凌没有回答,而是摸出手机拔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稍一会,电话接通,传来欧阳菲菲柔柔的声音:“喂,子凌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罗子凌马上就把打电话的目的说明,“你妹妹刚才在街上摔伤了,伤的不轻,这两天最好不要走路。现在他在燕东宾馆内,我替她做了治疗。要不,你过来带她回去,省得没有人照料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过来。”欧阳菲菲答应了后,也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欧阳蕙蕙听到了两人通话的内容,顿时很生气。但她只是气鼓鼓地看着罗子凌,轻轻地问了一句:“你真的这么恨我,连我受伤都不愿意帮我治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帮你治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恨我!”

    “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