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5章 又是意外情况
    罗子凌已经不是很相信罗雨晴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,因为罗旭升的否认。

    但听罗雨晴这样脑洞大开地一说,他也觉得有这样的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他经历过类似的事情,和欧阳菲菲、欧阳蕙蕙、林岚一起时候,在替她们治疗后,他脱力睡着了,睡梦中和她们做了亲密的事情。如果他再“主动”一点,说不定就已经和她们发生关系了。

    那种时候,他强迫她们做那种事情,并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无论是林岚,或者欧阳菲菲、欧阳蕙蕙,在他治疗后失去大部分反抗能力,在他抚摸和亲吻时候都没有抗拒的情况下,再发生更亲密的事情,也不一定会反抗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罗旭升也经常替美女治病,在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失去知觉后,和别人有了亲密的关系,也是有可能的事情没有自己的亲身经历,罗子凌是不会相信罗雨晴刚才所说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肯定不会和罗雨晴说,他有过差不多的经历,也不会承认罗雨晴所说是真的有可能存在。

    他只是告诉罗雨晴,等罗旭升下次来燕京,他一定想办法取他的标本,将事情弄清楚。

    罗雨晴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叮嘱罗子凌,下次罗旭升再来燕京,一定要告诉她,并带她去见见罗旭升。罗旭升的标本一定要取到,两人是否是姐弟关系,必须要搞清楚,不然她日子都过不安生。

    “学弟啊,我说过,如果你不是我弟弟,我要主动追求你。现在没办法弄清楚事情,你让我怎么和你相处?”在和罗子凌一起进了小树林,跟着罗子凌练武的时候,罗雨晴可怜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罗子凌答应教授罗雨晴武艺,趁今天遇到,也教她一些基础性的动作。

    但罗雨晴并没用心学,在罗子凌教的时候,她依然问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罗子凌被罗雨晴的话弄的哭笑不得,“你还是当我的姐姐吧,有这样漂亮的姐姐罩着我,我肯定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罗雨晴认真地看了罗子凌两眼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没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不过她马上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“学弟,上次你扮成我妹妹单挑了跆拳道社,跆拳道社的那些人不愿意罢休。他们将矛头对准了武术社,要与武术社的人再次较量。据说,一些南韩的留学生准备请几位著名的跆拳道高手来助阵,那几个人拥有跆拳道黑带的……头衔,而且他们都是南韩人。学弟,你想不想再暴打一次高丽棒子?”

    “学姐,你很痛恨高丽棒子?”罗子凌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确实很讨厌,还曾经有两个高丽棒子想追求我,一起聊天的时候,他们很自然地说起了那些被乱改一气的厉史,说我们华夏一半国土曾属于他们,我们历史上的很多名人都是韩籍,反正在认识了他们后,原本对南韩挺有好感的我,就从路转黑了。”罗雨晴说了自己的观点后,再嘻嘻笑道“你要知道,作为学生会主席,我不能当众表示观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明白了i

    i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>

    ,”罗子凌点点头,“既然你想让我去教训一下高丽棒子,那我就尊你的令。”

    一听罗子凌答应了,罗雨晴顿时很开心“知道你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痛恨高丽棒子啊,”罗子凌一脸愤愤地说道“他们居然把传到南韩的华夏传统医学拿去申遗,还大言不惭说这是他们的国粹,光这一点,我就对高丽棒子没好感。”

    “那说好了,你一定要出场,”罗雨晴向罗子凌伸出了手,“如果你不出场,派任何一个人上都没有胜算。比武败了是小事情,被高丽棒子打败,失了脸面那就是大事情。这种面子,要是失了,那就是失了……唉!”

    罗雨晴虽然没说后面的话,但罗子凌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,马上点头表示了认同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找上门来,你打电话给我就行了,除非我不在燕京,不然我肯定到场。”罗子凌说着,和罗雨晴的手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的手紧紧一握后,也就放开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先走了,你一会再出去,不然被人看到,又有闲言碎语了,那个可能是我以后的弟媳妇肯定会吃醋,”罗雨晴嘻嘻笑着开了两句玩笑后,也就跑步离开了小树林。

    看着罗雨晴修长苗条的身影慢慢远去,罗子凌也微微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现在觉得,罗雨晴其实各方面都非常出色,而且没有杨青吟、欧阳菲菲那样的傲气,给人很阳光的感觉。和她相处,感觉也是很好,反正罗子凌从来没有不自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而且也早早认识,那会不会与她一见钟情呢?”突然间想到这一点,罗子凌自己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上午上课的时候,罗子凌接到了凌若楠的消息,让他中午的时候,务必抽空去替凌锦华诊查一下身体。下课后,罗子凌马上给凌若楠回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早上的时候黄秘书打来电话,说今天太姥爷的精神很差,刚刚又打来电话,说今天太姥爷没有一点食欲,还拉肚子,拉了好几次,好像是病了,有点严重。中午的时候,我们一起过去看看。”电话中,凌若楠的声音没有罗子凌预想中的那么平静,而是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这让罗子凌心里咯噔了一下,从凌若楠说话的语气中,他感觉到了事情有点严重。

    黄晨秘书一上午两次打电话给凌若楠说明此事,已经足够说明事情的严重程度。如果只是一般情况,黄晨不可能在短短一个上午时间内,两次打电话给凌若楠,凌若楠也不会要他马上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罗子凌自然不会拒绝,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中午十一点钟左右,凌若楠的车子就在学校门口等了。

    路上的时候,凌若楠只是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,并吩咐罗子凌,一会好好替凌锦华诊治一下。

    但他们抵达老宅的时候,发现情况比他们预计的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凌锦华已经卧床不起,而且凌明瑞和凌正平居然也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