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1章 居然是陈家海
    来的居然是陈家海。



    这是罗子凌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。



    不过他也马上明白了过来,这酒吧背后依靠的力量就是陈家,难怪没有人敢在这里惹事情。



    罗子凌也清楚,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很可能就是陈家海的女人,是他的情人或者相好。



    作为回报,陈家海将酒吧交给了她。



    或者出钱办了个酒吧,交给这个女人管理。



    欧阳菲菲今天一定要到这个酒吧里来,并且在酒吧内发生冲突后,也不愿意离开,肯定是故意想挑起事端。很有可能,今天欧阳菲菲选择这里,目的就是要让陈家海难堪。



    因此,在看到陈家海出来后,罗子凌转头看了眼欧阳菲菲。



    但让他意外的是,此时的欧阳菲菲已经侧过了脸,并将头发耷拉了下来,不让人看到她的真面目。而王青也从座上站起了身,隐入后面人群中。

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,今天晚上居然把我当猴耍,让我和陈家海再起冲突。”罗子凌心里有点恼怒。



    一会离开的时候,他一定要好好问问欧阳菲菲,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


    他可不喜欢被人当成棋子,他的行为必须由自己支配。



    看到陈家海出面,白玫瑰松了口气,马上退后一步,靠近陈家海,并露出一副委屈的神色,小声说道:“大少,今天有人欺负上门来了。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,不然酒吧就没了。”



    陈家海鼻子哼了哼,但并没有说话,只是皱着眉看着杨晓东,他总觉得杨晓东有点面熟。



    罗子凌不想把事情搞的更大,因此马上站起了身,迎向陈家海:“陈大少,别来无恙?”



    一看罗子凌在这里,陈家海不禁被吓了一跳。



    他马上想起来了,刚刚觉得面熟的这家伙,就是罗子凌身边的护卫。罗子凌身边来了保镖,陈家海费尽心思拿到了一些资料,但资料只是很可怜的一点,连杨晓东叫什么都不知道。



    罗子凌在这里闹事,事情可是没这么简单了。



    想到前面几次被罗子凌欺负的很惨,陈家海变了脸色。



    一会前接到白玫瑰的求救,说有来头很大的人在这里闹事,希望陈家海能过来救救场。



    陈家海原本根本不会管这种小事情,但白玫瑰是他很喜欢的女人,这个女人那方面的功夫太厉害了,每次都让他死去活来,因此对她还是挺宠爱。加上不想失去脸面,恰巧他人又在附近,因此在接到白玫瑰很可怜的求救后,也就带着几个人过来了。



    看到罗子凌出现,陈家海知道,今天晚上实在不应该来,他做出的决定非常错误。



    如果知道是罗子凌在闹事,他宁愿不要“夜北酒吧”,也不会过来亲自干涉。



    “原来是罗大少,好久没见了,真是幸会,”回了罗子凌的招呼后,他低声吩咐了白玫瑰一句。



    白玫瑰听了后,脸色再变,但还是不敢违抗陈家海的吩咐,马上就对另外一个人耳语了几句。&l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t;/p>

    很快,酒吧内的音响内就传来一个女人好听的声音:“各位朋友,真是抱歉,今天酒吧的营业到此为止,请大家先行离开。今天所有客人的费用都免了,希望大家能听从工作人员的安排,有秩序地离开。欢迎大家明天再来!”



    听酒吧工作人员这样说,客人顿时像潮水一样往酒吧门口方向涌去。



    一些不想离开,还想看热闹的人,也工作人员劝走。



    杨晓东和王青出手并不重,只是将酒吧内的那些工作人员打翻在地,并没让他们身受重伤。



    因此,那些保安躺了一会后,都可以自行起身了。



    在工作人员劝顾客离开的时候,陈家海转头吩咐白玫瑰:“把最好的酒拿来,我要和罗大少喝一杯。”



    白玫瑰脸色再变,她现在才明白,原来今天来踢场子的人与她背后的陈家大少熟悉,不然陈家海不会请对方喝酒。当下也不敢反对,马上令手下的人,将最好的酒拿来。



    见陈家海这样的表示,坐在一边不吭气的欧阳菲菲,知道今天自己的计划没可能完全成功了,因此也从座上站了起来,走到罗子凌身边,冲陈家海打了个招呼:“陈大少好!”



    一看欧阳菲菲居然在酒吧里,陈家海更是惊的目瞪口呆,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回话。



    而这时候,被杨晓东暴打了一顿的光头还有另外那个中年男子,看到陈家大少陈家海居然亲临酒吧,马上就像看到救星一样激动,冲过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控诉罗子凌和他同样的“罪行”。



    光头是知道这个酒吧是陈家海的产业,因此做任何事情都有恃无恐。



    因为整个燕京,敢惹陈家大少的人没有。



    不需要陈家海出面,只要他派个人过来,那就能将大部分人治的服服帖帖。



    今天陈家海亲自过来,那无论什么事情,他肯定能搞定。



    因此,被打的有点失去理智的光头,马上就跑过来哭诉了。被打的中年男人,从来没和陈家海接触过,但为了制造更悲惨的气氛,他也跟在光头后面哭诉了一番。



    “我和子凌到这里喝酒,居然被人调戏,将调戏的人赶跑后,还被酒吧的工作人员威胁,”欧阳菲菲冷冷地看着陈家海,“如果陈大少想插手此事,最好先给我们一个解释。”



    “菲菲你长的太漂亮了,男人看到你,都忍不住生出仰慕之心,酒吧里又是猎艳的最好场所,因此有人来搭讪,那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陈家海笑着回答欧阳菲菲道:“这不是证明你太有魅力了吗?何必生这么大的气!”



    这时候,服务员用拖盘送了一瓶红酒过来,红酒边上还有几个杯子。



    陈家海吩咐白玫瑰亲自倒酒,在白玫瑰将三杯红酒倒好后,他拿起两杯,递给罗子凌和欧阳菲菲:“今天肯定是误会,如果两位还生气,那我就用这杯酒来赔罪。请罗大少和菲菲别介意,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。”



    “陈家海,我为什么要答应和你喝酒?”罗子凌还没回答,欧阳菲菲冷声回道:“我太好欺负了是不是?”



    欧阳菲菲的话,让陈家海和罗子凌都变了脸色。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